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中兴拖累了谁:社保汇金外资齐中招 章建平又踩雷

(原标题:中兴通讯拖累哪些股东:社保汇金外资一个不少,牛散章建平踩雷乐视后再度中招)

4月27日晚,中兴通讯终于发布了一季报,在未考虑拒绝令对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的影响的前提下,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8.8亿,同比增长12.18%,实现净利润16.87亿,同比增长39.01%。

其实,此时看财务数据已经是明日黄花,我们还是看看哪些投资机构侥幸出逃,还有哪些不幸“躺枪”吧。

遭遇黑天鹅事件事件后的大幅杀跌恐怕要在中兴通讯身上重演。受美国制裁影响,中兴通讯的A股H股仍在停牌当中。

据悉已有超过40家基金下调该股票估值,较收盘价格下调幅度普遍达20%,最高者前海开源基金下调了3个跌停。面对 “黑天鹅”,众多机构或难“鹅”掌,而牛散章建平已是继乐视网之后,第二次品尝鹅肉滋味了。

中兴拖累了谁:社保汇金外资齐中招 章建平又踩雷

外资机构踩雷

擅长抄底逃顶的外资机构此次也并未撤离。十大股东中“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为其代理的在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交易平台上交易的公司H股股东账户的股份总和,其中包括不少外资机构,截至2018年3月31日,其持股比例约17.99%,与2017年年报相比并未变化,由此可推测通过此渠道买入H股的外资机构尚未撤离。

外资机构踩雷名单尚不明朗,但据悉踩雷机构中包括大批国际知名投行及其客户,如Credit Suisse、Morgan Stanley、高盛亚洲、UBS等。可以佐证的是中兴通讯历来是上述机构的宠儿,2017年国际机构机构频繁调研了中兴通讯, 2017年11月高盛还在新加坡举行了投资者会议,Credit Suisse则于同月在深圳举行了投资者会议。

另外,踩雷榜单中也有不少知名基金:

截至2018年3月31日,持股较多的有南方成分混合精选约1260万股、汇添富民营活力混合持股约954万股,富国中证国有企业改革指数分级有783万股、兴全合润分级混合718万股等,其中,中兴通讯占南方成分混合精选净值约8.18%,占汇添富民营活力5.87%,复牌后这两个基金的净值恐受冲击。

中兴拖累了谁:社保汇金外资齐中招 章建平又踩雷

此外,根据一季报披露,中兴通讯股东榜中还有中央汇金、全国社保基金四零一组合、全国社保基金一零四组合等大块头。其中,社保基金一零四、四零一组合一季度分别小幅增持120万股、300万股。

厉害的是,社保基金一一七组合退出中兴通讯前十大股东,其去年末持有2000万股。

牛散章建平又踩雷

牛散章建平也没能全身而退逃出雷区,这已是他继乐视网之后第二次踩雷。

根据2018年一季报披露,章建平控制的账户方德基(章建平岳父)仍然持有4216万股。

2017年年报显示,由章建平控制的账户方得基、李凤英(章建平岳母的名字)合计持股约6800万股,并且其中有不少是信用账户持股,在十大股东中分别排名第四和第八位,按照停牌时价格计算此前总市值超过了20亿。

但根据2018年一季报披露,按照收盘价格计算,其持有市值仍然要有13亿。就其体量和建仓位置来看,章建平可能很难全身而退。

第九大股东孙惠刚可能和章建平关系匪浅,此前章建平控制的方德基账户曾与孙惠刚一同出现在招商蛇口股东榜单。

但与章建平2017年4季度加仓不同,孙惠刚则稍显谨慎,于去年四季度大幅减持了4344万股,而最新披露的2018年一季报十大股东榜单上已经没有了孙惠刚的身影,目前来看孙惠刚可能已经大幅减持。

来源:上海证券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