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释放消费新活力 要解决这些痛点、堵点

自1999年首次设立“十一”黄金周,“黄金周”已伴随中国民众走过20个年头。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全国消费市场亮点纷呈,旅游出行数据再创新高,各地纷纷出台举措,保障民众乐享假日。国人的旅游意愿和消费能力持续攀升,对假日体验的需求也日益增加。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的通知,提出进一步放宽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

释放消费新活力,国务院发文破解消费体制机制障碍,舒心消费,堵点如何打通?放心消费,痛点如何纾解?鼓励消费,如何打好组合拳?10月12日晚,中国贸促会研究院研究员赵萍和财经评论员胡颖廉,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

释放消费新活力如何解决“痛点”“堵点”?

赵萍:当前消费稳增长的紧迫性依然存在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研究员赵萍:第一,消费特别重要,一个大国一般都会倚重内需,内需包括两个部分,投资和消费,发达国家和中上收入国家,消费对于GDP的贡献一般都是超过50%,我们国家消费率在去年已经达到53.6%,从贡献率角度看增量,消费的贡献高达70%—80%,因此我们要经济稳增长必须要稳消费,使消费能够保持持续快速增长。

第二,刚刚过去的黄金周消费数据非常喜人,但商品消费特别是以社零总额体现的商品数据的月度数据还是在个位数,因此要实现经济的稳增长,使消费的增速能够有所回升,当前的紧迫性依然存在。

胡颖廉:服务放开盘活商品市场存量

财经评论员胡颖廉:最近一些报道称景点在过节的时候人山人海,节后却人少了很多,甚至门可罗雀,这就说明我们消费的增长或者旅游市场的发展带有很强的政策性,导致了旅游消费过度聚集,使得旅游痛点较多,很多地方搞集中式、甚至打折式的消费。这就需要我们把市场机制能够真正发挥出来,而不仅仅是靠黄金周政策的规定来拉动,这是核心要点所在,让市场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舒心消费缺什么?

赵萍:保证带薪休假企业考评要效率优先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研究员赵萍:带薪休假很多人认为是企业内部的事情,虽然制度上鼓励职工带薪休假,职工也有权利带薪休假,但实际上很多企业有内在隐形门槛。我国的带薪休假是一条法律,带薪年休假制度是国务院出台的条例,无论你是机关企事业单位社团还是非政府组织都要享受带薪休假,职工有这样的权利。

企业内部在遵纪守法基础上要建立一个绩效考评机制,不要看员工每天耗在岗位上就给他一个好评,而要看他的工作效率和结果到底如何,效率优先是保证带薪休假制度落到实处最关键的步骤。

胡颖廉:舒心消费制度重要观念更重要

财经评论员胡颖廉:舒心的带薪休假制度很重要,观念更加重要,带薪休假的本质就是职工人力资本,在经济增长中的重要程度不断发生变化。当人力资本越来越重要的时候,它的舒心度、创造力就得到了尊重,因此带薪休假就显得非常必要。全社会应该从理念上有这种认识,带薪休假并不是浪费社会资源,并不会大幅度减少生产力,可能是一种创造力的激发,更好培地养职工的奉献意识或者创新精神。

放心消费靠什么?

胡颖廉:放心消费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

财经评论员胡颖廉:简政放权、降低门槛的同时还要做好加减法。做减法,就是说要降低门槛,让市场能够得到充分供给;但在这个过程中,它可能出现安全问题、质量问题等,因此事中事后的监管就需要跟上,也就是要做加法。这次方案的亮点,就是在加强监管的过程当中,不像过去一样是靠管控压罚,而是用技术门槛来使市场能够更加规范,这样一方面可以让监管部门财政权降到最低限度,减少寻租空间,另外让市场主体可以有一个更好的预期,提供更好的服务,这就是一个市场有序运行制度性的前提。

赵萍:优化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为消费增长松绑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研究员赵萍:我们国家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促进消费的政策已经出台很多,以前的政策可能更多注重直接刺激某一种消费品的购买,但随着我们国家市场经济体系不断完善,促进消费政策的着力点也在发生变化,从原来政府补贴的直接政策变为逐渐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使整个市场经济的活力被激发出来,消费的潜力才能够得到充分的释放。

来源:央视财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