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清退炒房团 这个国家房价跌得比金融危机时还惨!

(原标题:炒房团被赶走,这个国家房价暴跌,跌得比金融危机时还惨!)

据每日经济新闻5月5日消息,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正值金秋,但楼市却像跌进了冰窖。

在过去50多年里,澳大利亚房地产都是全球投资回报最佳的资产之一,平均价格上涨了60多倍,不少炒房客赚得盆满钵满。

炒房团被赶走,这个国家房价暴跌,跌得比金融危机时还惨!

但是疯狂的楼市透支了澳大利亚人的购买力,早在2016年,就有调查称澳大利亚人的住房自有率已经不足65% ,在“千禧一代”中,该数字更是只有28%。最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人的住房自有率仍然在下降。

炒房团被赶走,这个国家房价暴跌,跌得比金融危机时还惨!

如今,随着澳大利亚逐渐收紧投资和移民政策,狂欢了50多年的澳大利亚楼市也终于走到了转折点。

打击外资“投机”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住房价格数据,在过去一年里,澳大利亚整体的房价水平下跌了5.1%,其中澳大利亚最繁荣的房地产市场——悉尼,更是直接下跌了13.2%。

炒房团被赶走,这个国家房价暴跌,跌得比金融危机时还惨!

即使是在当年的金融危机时期,澳大利亚房价的跌幅也不过4.6%。

其中,澳大利亚几大城市下跌程度远高于平均水平,悉尼今年3月房价下跌了0.9%,较2017年中期的峰值下跌了13.9%;而墨尔本的房价在3月下跌了0.8%,较峰值下跌了10.3%。

澳大利亚把这波楼市寒冬归结于外资的离场。

2016年,澳大利亚多地开始对海外买家征收额外的印花税,特别是在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所在的州。据统计,在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一个海外买家买房需要缴纳基本印花税和额外印花税共计12.5%,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则为12%。

除此之外,澳大利亚还限制外国购房者能持有的房产种类,如外籍人士只能购买期房和一手新房;留学生可以买房,但只能自住不得出租,签证过期后若没有身份或没有留下工作,一定要将房产卖掉。

2017年5月澳大利亚政府又向外国投资者推出了“幽灵税”,即如果投资的物业空置、或每年出租不满6个月,则每年需要向政府交纳5000澳元的费用。

这让不少海外买家望而却步。据彭博环球财经,在悉尼港湾大桥以北、华人居民占三分之一的郊区Chatswood,房产销售额正在急速下降,最少时只有巅峰时的一半。

此外,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澳大利亚房屋供给迅速增加的同时,中国资金流入反而减少,房价因此加速下跌。

房地产咨询公司戴德梁行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境外地产投资创近四年新低至157亿美元,同比骤降63%。其中,对澳大利亚的投资跌幅不小,投资额降至13亿美元。悉尼当地有房地产经理表示,2018年以来澳大利亚房价下跌的最大原因是中国买家的离去。

这虽然抑制了澳大利亚房价过快上涨,但也阻断了外来资金的投资,而澳大利亚本地需求又萎靡不振,导致全国房产存量过多。

2018年第四季度,澳大利亚住宅物业总存量增加了42600套,而同期房屋平均价格(总价)下跌了1.5万澳元-65万澳元。

对此,房地产数据研究机构CoreLogic评价为:“这是澳大利亚房市在过去十年里表现最差的一年。”

移民大门关紧

除了限制外资进场外,澳大利亚还在今年收紧了移民政策。

据《卫报》3月报道,澳大利亚将在未来四年内大幅削减移民数量,每年绿卡配额从原来的19万下调到16万。

除此之外,澳大利亚政府还要移民“上山下乡”:新移民政策规定,每年最少有2.3万名移民需要被安排到大城市以外地方居住和工作3年,才可取得永久居民资格。当局把墨尔本、珀斯、悉尼和黄金海岸4地,定为新移民不能实时定居的城市。

炒房团被赶走,这个国家房价暴跌,跌得比金融危机时还惨!

目前,技术移民和留学移民是大多数中产家庭拿到澳大利亚绿卡的主要方式。这种政策安排等于要求移民若想居住在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就必须要去“广大西部农村”锻炼几年,大多数家庭都将很难一步实现定居悉尼和墨尔本的规划。

此前,澳大利亚一直是全球移民热门目的地,2018年8月澳大利亚统计局宣布该国人口首次达到2500万人。而在2008年-2018年的10年中,移民就为澳大利亚贡献了62%的人口增长,若不是因为移民的大量涌入,澳大利亚想达到2500万人口就需要再等33年。

事实上,澳大利亚这种“关门”的趋势早在2018年就体现了出来,当年,澳大利亚接纳了162417名永久性移民,比上一年减少了10%以上。

建筑工人就业受到影响

也许澳大利亚政府限制外资和移民的措施抑制了房价过快上涨,但这对建筑技工的就业构成了毁灭性的影响。

据《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招聘网站Service Seeking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建筑与服务行业的岗位数量在去年暴减20%。据ABC新闻报道称,今年2月的澳大利亚建筑工人招聘广告数量同比又下降了14%。

这种趋势在几个大城市体现得尤为明显,阿德莱德建筑技工岗位减少了23%。悉尼紧随其后,减少19%。布里斯班、墨尔本及珀斯均呈现低迷趋势,建筑技工岗位分别减少16%、14%以及11%。

Service Seeking网站首席执行官莱维特(Jeremy Levitt)称,房地产市场 “自由落体”,对建筑技工造成显著影响。

炒房团被赶走,这个国家房价暴跌,跌得比金融危机时还惨!

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3月该国获批建设的住房量下降了0.6%

莱维特表示:“虽然目前的项目还能消化吸收一大批建筑工人,但是未来新工作机会的减少,将给他们未来的收入带来压力,同时将经济拖入衰退。”

数据显示,悉尼部分城区建筑技工工作岗位减少幅度高达64%,而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的部分城区降幅也分别达到74%和63%。

墨尔本班诺克本(Bannockburn)与修打兰溪(Sutherland Creek)所受打击最为严重,岗位降幅达到74%。而布里斯班的伯班克(Burbank)也录得63%的最大降幅。

莱维特称:“蒙达林(Mundaring)是珀斯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区。珀斯市场多年来一直在下滑,而且可能还没有触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