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中国稀土业绩连亏7年 蹭上热点"仙股"频坐过山车

0易信微信QQ空间微博更多

(原标题:中国稀土业绩连亏7年 蹭上热点“仙股”频坐过山车 )

近日,A股稀土概念火势不减,蔓延到了港股。凭借其响亮的名字,自2012年起连亏7年的仙股,中国稀土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稀土”)股价频频坐上过山车。

早在1999年就在联交所上市的中国稀土,由于稀土价格低迷以及国内稀土矿持续被六大稀土集团整合,公司已经连亏七年,近几年股价更是一直低于1港元/股。

日前,缅甸稀土进口被禁止,这对于严重依赖进口的中国稀土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中国稀土董事长钱元英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同相关方面沟通,争取早日实现稀土矿进口。”

因稀土大热“躺赢”

股价频坐“过山车”

截至5月28日收盘,中国稀土全天振幅达21.51%,但这并不是近日来其股价最刺激的一个交易日。

此前5月21日,中国稀土一天之内就成功上演股价翻倍的大戏,盘中上涨幅度最高更是达到135.14%,涨幅达108.11%。成交金额为5.99亿元,相较前一日720万元的成交额暴涨83.2倍。当日收盘报收0.77港元,股价创2015年8月以来新高,但是因为中国稀土近几年股价一直低于1港元/股,所以即使暴涨一倍,也没能将其从仙股中拉出来。

中国稀土的股东看到此景此景,更是以实际行动证明对公司的“不好看”。在股价暴涨后的第二天,5月22日,中国稀土的最大股东YY Holdings Ltd就立即减持了4000万股,每股作价0.57港元,套现约2280万港元。中国稀土当日的股价也应声下跌27.27%。

稀土被誉为“工业黄金”,包含17种稀有化学元素,其中一些元素是军工、新能源等产业中许多尖端科技以及新兴产业不可或缺的原料。

中国稀土虽然顶着“国字头”,但其实是一家私营企业,是最早、也是唯一在A股市场之外登陆的稀土上市公司,于1999年10月15日在中国香港联交所上市,鼎盛时期市值高达近百亿港元,但是其业绩自2012年起,我国开始启动稀土战略收储工作,进一步限制稀土矿的出口之后就开始一路下滑。

年报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7年,中国稀土总营收从21亿港元一路下滑到6.37亿港元,跌幅近七成。2018年受益于稀土整体出口增加及价格上涨,中国稀土营收反弹至9.02亿港元,但是其净利润依旧为亏损状态,2012年-2018年,中国稀土分别亏损约6.8亿港元、3.55亿港元、9700万港元、2.57亿港元、1.04亿港元、8300万港元、542万港元。公司将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为近年来稀土价格的下行。

有稀土行业专家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国内以六大稀土集团为主的产业整合还在继续,私营稀土企业都在进一步被整合,供应一直是个大问题,业绩亏损并不意外。

缅甸进口禁止令出台

中国稀土业绩或雪上加霜

近段时间,稀土概念股大涨,与稀土价格大涨不无关系。

卓创资讯提供给《证券日报》记者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24日,氧化钕最新335000元/吨,环比上月涨62500元,涨幅22.9%;同比去年涨12000元,涨幅3.7%;氧化镨钕最新335000元/吨,环比上月涨70000元,涨幅26.4%;同比去年涨15000元,涨幅4.7%;氧化镝最新1960元/千克,环比上月同期涨490元,涨幅33.3%;同比涨810元,涨幅70.4%。

尽管因为稀土大热,沾名字的光“躺赢”,但中国稀土今年的日子恐怕将更不好过。

5月中旬,云南腾冲与缅甸边境关口已正式进行封关,禁止所有稀土业务相关商品进行进出口贸易,不接受任何稀土相关商品的报关,稀土矿已经无法从缅甸出口到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稀土在2018年年报中指出,稀土原材料供应方面,由于国产的稀土矿材仍然受主要国有企业控制,本集团所用的大部分稀土矿材为国内贸易商从东南亚进口。

对于中国稀土来说,禁止从缅甸进口稀土可以说是雪上加霜。如果该政策一直持续下去,原材料依赖进口的中国稀土或面临无生意可做的局面。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进口了41400吨稀土,较2017年激增167%,成为全球最大的稀土进口国,缅甸、美国、澳大利亚位列2018年中国稀土三大进口国,其中自缅甸进口中的稀土量占整个稀土进口份额的50%。

上述专家还表示,除去宏观因素的影响,这件事对稀土行业影响很大。我国去年从缅甸进口那么多稀土,主要是因为国内供应短缺。缅甸是南方稀土企业获得矿源的主要国家,但这一来源也是不稳定的。2019年南方矿的供应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国家刚出台了暂停进口缅甸稀土的政策,我们现在同相关方面沟通,争取早日实现稀土矿进口。”中国稀土董事长钱元英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国内稀土限制开釆,应该鼓励进口才对。限制进口可能是国家出于规范化、合法化、绿色及可持续发展的考虑。

她还认为,稀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也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要加大科技创新工作力度,不断提高开发利用的技术水平,延伸产业链,提高附加值。

来源: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