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孙宏斌又喊乐视还钱了!融创要求偿还32亿元

(原标题:孙宏斌又喊乐视还钱了!融创要求偿还32亿元,嫡系辞职,85后董事长能否拯救乐视)

已经被暂停上市的乐视网仍麻烦不断。

6月12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已收到融创、天津嘉睿申请的仲裁,分别要求公司立即支付借款本金12.9亿元、19.14亿元及利息损失、违约金等款项,合计超32亿元。

早在2018年12月6日,乐视网就曾披露,天津嘉睿和融创向公司发送了《催款函》、《通知书》,要求公司偿还相关本金及利息。截至目前,上述款项仍未偿还。

自去年申请仲裁后,乐视网的相关操作让外界越发看不懂融创的思路。先是派驻乐视网两年多的高管引退,接任者是一位来路不明的人士,难免让外界认为融创有放弃乐视网的打算。

乐视网表示,公司目前面临较大的经营性和非经营性负债、融资借款偿债压力,如若公司无法偿还天津嘉睿、融创上述款项本金及利息等,公司质押资产存在被依法处置的风险。

索赔32亿元

6月12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简称“北仲”)寄送的《仲裁申请书(申请人: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仲裁申请书(申请人: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

公告显示,融创旗下公司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嘉睿”)裁定乐视网立即向其支付借款本金12.9亿元;裁定支付尚未支付的借款期限内的利息5467.5万元;裁定被支付至实际还清欠款之日的逾期借款利息;裁定支付至实际还清欠款之日的逾期还款的违约金。

裁定天津嘉睿有权对乐视网持有的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原名为“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13.54%股权及其派生权益(“派生权益”包括但不限于:因公积金、未分配利润等转增而形成的股权;基于质押股权而产生的股息、红利;基于质押股权而产生的其他派生权益。)及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50%股权(对应出资额为3.98亿元)及其派生权益折价或拍卖、变卖、协议转让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裁定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收取的本案仲裁费用及申请人支付的律师费由乐视网承担;裁定天津嘉睿为收回《借款协议》项下的债权及实现质权合同1、质权合同2项下的质权所产生的其他费用,均应由乐视网承担;如果乐视网未按照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向天津嘉睿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此外,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融创”)也直接起诉乐视网。

融创请求裁定乐视网立即向其支付代偿款项本金19.14亿元;裁定支付自代偿日起至乐视网向融创付清代偿款之日的代偿款的利息损失。

裁定支付主合同违约金3000万元;裁定融创有权对乐视网持有的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原名为“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21.4%股权(对应出资额为6685.92万元)及其派生权益(“派生权益”包括但不限于因公积金、未分配利润等转增而形成的股权;基于质押股权而产生的股息、红利;基于质押股权而产生的其他派生权益。)及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5.37%股权及其派生权益折价或拍卖、变卖、协议转让所得价款享有的优先受偿权。

乐视网遭遇二次催债

此番并非两家申请人首次催债。融创及天津嘉睿请求仲裁乐视网偿还的债务,源于早前的拆借。

2017年11月20日,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第五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拟向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申请借款12.9亿元的议案》、《关于为公司借款提供反担保暨关联担保的议案》。乐视网向天津嘉睿借入12.9亿元。

该笔借款中,乐视网将持有的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简称“乐融致新”)4231.1096万元注册资本及派生权益、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简称“乐视云”)3.98亿元注册资本及派生权益质押给天津嘉睿;融创为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总金额不超过30亿元,同时,公司以持有乐融致新8364.42万元注册资本及其派生权益为融创房地产提供反担保,担保总金额不超过3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6日,乐视网曾披露,天津嘉睿、融创向公司发送了《催款函》、《通知书》,要求公司偿还天津嘉睿2017年11月借款乐视网本金12.9亿元及剩余利息0.55亿元、无法偿还融创代乐视网垫付的中泰创盈贷款本金及利息共19.14亿元。

截至目前,上述款项未偿还。

此举系融创战略放弃?

从百亿资金驰援乐视网扮演“白马骑士”,到要求乐视网偿债32亿元,再到嫡系辞职换上疑似“马甲”董事长,融创的举动让外界疑惑不解。

乐视网曾在5月25日披露,刘淑青因个人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董事等职务,辞职后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刘淑青系融创派驻乐视网的代表,她的辞任曾引发轩然大波。

早在2017年1月,孙宏斌决定150亿元驰援乐视网后,刘淑青就作为融创的代表进驻乐视网董事会,担任非独立董事。刘淑青负责监管乐视网所有的财务进出,以限制乐视体系中原本存在的资金挪用问题。

2017年8月,刘淑青被任命为乐视网高级副总裁,负责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

当年12月,乐视网公告称,为进一步完善乐视网管理架构,促进公司各项经营工作更好开展,刘淑青被任命为总经理,同时也担任公司法人。

2018年3月,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由刘淑青接过重任。当时有乐视网内部人士对媒体称,孙宏斌留下刘淑青接管乐视网的原因,或是保住业务现状,为融创投资尽力止损。

刘淑青此番离任时机值得玩味。

刘淑青进驻乐视网已有两年多,尽管其在任期内致力于解决乐视网债务问题及恢复主业,但相关工作收效有限,乐视网终究未摆脱被暂停上市的结果。外界普遍预计,刘淑青离去的背后,是融创对乐视网回天乏术后的萌生去意。

接替刘淑青的不是融创系人马,而是略显神秘的刘延峰。

资料显示,刘延峰,男,1987年6月出生。2017年6月至2019年1月,任职于河北家兴易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家兴易购”)。

值得注意的是,刘延峰今年上半年就已进入乐视网。

今年3月,乐视网孙公司西藏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高管备案发生变化,刘淑青、韩金、李洪涛退出,刘延峰、隋伟则接替进入。今年4月,刘延峰还被乐视网董事会提名为董事人选。

有媒体指出,刘延峰在家兴易购只是一名普通的超市员工,今年1月离职。这一安排让外界认为,融创有放弃乐视网的迹象。

来源: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