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找不到观众?影视公司比惨:他亏5000万 我亏3亿

(原标题:找不到观众?影视公司比惨:他预亏5000万,你亏1亿,我亏3亿)

每经记者 温梦华 张春楠

对于影视行业来说,降温仍在持续。2019年上半年,内地总票房311.7亿元,同比下滑2.7%,这也是近9年来的首次下滑;上半年观影人次8.08亿,同比少卖出去9000万张电影票!

最近上市影视公司陆续发布的业绩预告都非常难看:华谊兄弟预计上半年亏损3.25亿至3.3亿元;北京文化预计上半年亏损4800万元至6800万;光线传媒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为8500万元至1亿元,同比下滑超95%;万达电影预计上半年净利润4.81亿至6.18亿元,同比下降超55%;唐德影视预计亏损7250万元至7750万元;华策影视预计亏损5500万元至6000万元;当代东方预计亏损4500万元至6000万元;印记传媒预计亏损9000万元至1.35亿元……

申万行业分类的26只影视动漫股中,有15家已经发布业绩预告,其中有7家公司在今年上半年亏损。上述业绩预告披露后,北京文化、万达电影的股价在周一均创下新低。今年以来,在上证指数上涨超17%的背景下,北京文化下跌超15%,万达电影跌幅超20%,华谊兄弟、光线传媒股价几乎没有上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粗略计算,截至7月16日收盘,华谊兄弟、北京文化、光线传媒、万达电影4家电影公司今年以来市值合计蒸发超97亿元。此外,申万行业分类的文化传媒股近一月内的跌幅也在2%左右。

龙头电影公司业绩下滑

对于电影公司来说,2019年上半年的日子并不太好过。在已披露的传媒股半年度业绩预告中,电影民营队列中,万达电影、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的成绩单“数字”纷纷出现下滑。这4家电影公司中,万达和光线虽然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但尚处于“盈利”之列;相比之下,华谊和北京文化则均处于亏损中。

公告显示,万达电影预计2019年上半年实现盈利4.8亿元~6.2亿元,但不及上年同期一半,上年同期实现盈利13亿元。而光线的下降幅度明显,超95%,预计上半年实现盈利1亿元左右。在业绩大幅下降的原因中,两家公司均指出,报告期内电影票房收入与利润同比下降。

光线传媒称,公司2018年出售新丽传媒股权为2018年一季度“成绩单”带来约19亿元投资收益,而2019年则没有这样的资产售卖。

万达电影则表示,2019年5月,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成,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需要对上年同期报表数据追溯调整。

相比万达和光线,华谊兄弟“亏损”的态势仍在延续。2019年上半年华谊兄弟预亏超3亿元,其电影和实景娱乐业务均未能带来好成绩。

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华谊兄弟上映的影片《云南虫谷》及《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累计票房总共仅1.5亿元,其中《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票房不及20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大幅度下滑。而受市场环境影响,实景娱乐业务收入也较上年同期下降。

与此同时,被给予厚望的暑期档也未能成为“强心剂”,随着《八佰》《小小的愿望》等热门电影的陆续撤档,对于华谊兄弟来说,都不是利好消息。

此前因投资电影《战狼2》《我不是药神》而名声大噪的北京文化,今年上半年预计亏损4800万元~68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08.51%~253.72%。但北京文化称,受电影项目收入确认周期影响,电影《流浪地球》等影视作品尚未计入上半年业绩。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流浪地球》是今年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超过了46亿元,在中国电影票房总榜上排名第二,仅次于《战狼2》(56亿元票房)。

电视剧公司华策、唐德均预亏超5500万

电影院留不住观众,电视剧公司的日子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目前,头部的电视剧公司慈文传媒、华策影视、唐德影视、华录百纳也均交出上半年的业绩预告。

报告显示,4家公司中,慈文传媒和华录百纳预计上半年将实现盈利,不过华录百纳是由亏转盈,慈文传媒相比去年同期则下滑超过50%。而华策影视和唐德影视则是预计亏损,其中唐德影视预计亏损最大。

作为电视剧第一股的华策影视,上半年预计亏损5500万元至600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0%左右。报告期内网剧方面公司主要确认收入的项目仅有3个,电影方面确认收入5个,票房表现平平,其中《地球最后的夜晚》还曾因营销问题引发争议。

华策影视在年报中给出下降原因称,出现了公司规模化的前期投入处于相对高成本阶段,播出则处于价格相对理性阶段的情况,导致该部分项目的利润空间受到较大影响。

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经历了一系列“黑天鹅事件”事件、备受拖累的唐德影视表现更为惨淡。唐德影视预计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将亏损7000万元左右,较上年同期下降180%左右,而上年同期盈利9000万元。

在业绩变动的原因中,唐德影视称受行业环境影响,电视剧项目整体销售进度仍然低于预期,重点投资制作的《一身孤注掷温柔》正在与相关意向播出平台进行积极沟通;此外,已完成首轮发行的电视剧《花儿与远方》和《计中计》于当期将该等电视剧期末保留的存货余额全部结转,对公司利润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日前一则“高云翔与董璇离婚”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热搜。虽然截至目前未得到相关证实,但唐德影视依旧再次受到“牵连”,截至7月16日收盘,唐德市值已经降到24.79亿元,从3月29日(当天唐德影视市值77.24亿元)高云翔被爆出性丑闻开始,跌幅超六成。

相比之下,2019年上半年华录百纳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6000万元左右,而上年同期则亏损2.67亿元。对于业绩变化,华录百纳表示,利润较前期大幅增长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积极开拓并新增大客户所致。

电影院比制片方还焦虑

相较于以前的爆款和黑马,撤档和改档成为今年暑期档的关键词。7月15日,电影《刀背藏身》官微发文称:“由于市场原因,电影《刀背藏身》取消原定于7月19日的公映安排。感谢期待,感谢关注,感谢支持!”这也是继《八佰》《少年的你》《伟大的愿望》后,今年暑期档第四个宣布撤档的“种子选手”。

但总还要有片可看。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梳理,除撤档外,还有《扫毒2》《未来机器城》《银河补习班》等6部影片宣布提档。

比撤档更令人忧心的是今年的大盘走势。根据国家电影专资办的统计,截至6月30日,2019上半年总票房为311.6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7个百分点,这也是同期电影票房9年来的首次下滑,其中,国产电影票房净减少超32亿元,成为拖累大盘的主要原因。

比票房更重要的是观影人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有8.08亿人次走进电影院,同比下滑10.3%。影院培育的观众正在流失。

除影响上游外,比片方更焦虑的是影院。“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大盘好起来,整体来看,影城亏损得多,也关闭了很多门店。影城很叫苦连天,我们也是看天吃饭,今年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可能吃饭都成问题了,很困难。”有多位影城经理曾对记者表示。目前披露业绩预告,旗下有院线的万达电影和幸福蓝海都提及大盘下滑对公司利润造成影响。

而电视剧行业,2018年以来的税收调整、资本外移、爆款缺位等一系列震荡,还在持续当中。“2018年我们还没有感受到生产规模的下降,但是今年会更加明显地感受到。”清华大学教授尹鸿在今年的北京电视剧春交会上表示,“曾经我们不缺钱,但是现在不缺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我们要重新适应缺钱的日子,缺钱的日子对质量要求反而更高了。”

除市场震动外,政策变化也成为电视剧行业的不稳定因素,例如对古装剧的管控限制正变得更为严格。去年1~6月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共有95部古代题材作品,而今年同期古代题材作品的数量仅为34部,同比下滑了超过六成。

“受影视行业景气度下降和影视行业监管趋严的影响,电视剧项目整体销售进度仍然低于预期。”唐德影视在业绩预告中表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