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大楼被拍卖 付不起612万诉讼费!乐视网真没钱了?

(原标题:办公楼被拍卖,付不起612万诉讼费,乐视网要彻底没钱了?)

乐视网的运营已经举步维艰,这回连612万元的诉讼费都支付不起了。

11月5日,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300104,乐视网)现任董事长兼CEO刘延峰对外表示,乐视网目前面临的主要困难在现金流上。经过管理层与公司员工努力,目前公司现金流虽仍入不敷出,但能够勉强支撑,确保公司必要的员工工资等按时发放。

刘延峰方面称,乐融大厦被拍卖涉及的612万诉讼费已远超出乐视网目前的现金支付能力。他还称,目前还面临诉讼结果的不确定性、公司坚守员工无处可办公的境况。

与此同时,才申请个人破产不足一个月的贾跃亭却又被传“300万美元购买豪宅、转移股权、隐匿或转移资产”,引发了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

同样在11月5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消息称,近期出现的“贾跃亭300万美金购买豪宅、转移股权、隐匿或转移资产”等消息是恶意的、别有用心的谣言。

乐视网直接面临现金流彻底断裂

在乐视网披露前三季度亏损102亿元的数字后,11月5日晚,乐视网再度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暂停上市进展暨存在终止上市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19.75亿元。

乐视网现任董事长兼CEO刘延峰在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近期因公司不得不面对与乐融大厦相关的计划外诉讼费用,公司直接面临现金流彻底断裂。“公司目前处于极度困难的经营维持之中,经营现金优先用于支付员工工资、社保等人力相关费用等。”刘延峰称:公司连支付相关诉讼费用的能力都没有。

刘延峰称,乐视网最近收到了北京三中院诉讼费用缴纳通知,该笔诉讼是关于公司办公大楼被拍卖要求执行清退的执行异议,涉及诉讼费612万,否则视为公司撤诉,且无论将来诉讼结果如何,该笔诉讼费均由公司承担。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月,乐视网的办公地乐融大厦(即此前的乐视大厦)将迎来又一轮公开拍卖。

乐视网10月28日晚间披露今年3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71.69%,净利润亏损101.94亿元,同比下降584.36%。“保壳”成为已被暂停上市的乐视网年内最重要的工作。作为曾经的白马股,乐视网的股价也从2015年最高价44.72元跌到如今的1.69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达31.73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乐视网合并报表范围内长短期借款共0.42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主要为乐视网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

截至三季度末,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21亿股,冻结9.21亿股,质押8.57亿股。而其所有质押的股票早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存在发生变更的风险。

自乐视网爆发危机以来,公司员工流失严重:据乐视年报信息,其2016年的员工数是5389人,而到2018年员工数仅为456人。

贾跃亭300万美元买豪宅?

当乐视网深陷经营危机之时,有关贾跃亭个人的消息也再度传出。

近期,网上流传一些消息称,今年8月份贾跃亭购置的豪宅占地3300平方英尺,位于洛杉矶帕洛斯·维德斯半岛,距离其另一处沿海豪宅很近。同时,还有消息称,贾跃亭现持L-1签证,该签证适合于中国运转良好的各类企业到美国经商。贾跃亭的私人财产并没有完全公布,申请个人破产只是为了逃避债务。

11月5日下午,“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就此发布了一则新的微博回应,称“关于贾跃亭在今年8月购买价值超300万美元豪宅的说法”纯属子虚乌有。贾跃亭目前已经提交个人破产重组申请,任何所谓的通过大宗消费或者代理人转移资产的行为都会追溯到两年前。根据美国法律规定,任何隐瞒不报都是不可能的。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表示,极个别债权人为了超低价剥夺贾跃亭所持FF股权、进而控制FF公司,在破产代理公司EPIQ网站上上传所谓的声明,并多次向不知情的媒体进行所谓的爆料,其试图阻挠破产重组顺利推进的行为已严重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小组对此强烈谴责。

此前的10月14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还曾发布《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其中提到贾跃亭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相关公司担保的债务。而乐视崩塌以来,截至目前贾跃亭已替相关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元。

对此,刘延峰表示,关于贾跃亭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元的说法,公司之前已经发过澄清公告。“乐视网自2017年爆发经营危机以来,贾跃亭多次宣称保证偿还,但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我们也注意到了媒体关于贾先生申请破产的相关报道。在美国申请破产,适用的是美国法律,我们无法判断在美国破产对于公司债务有什么影响。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乐视网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刘延峰说,非但如此,实际上因为大股东的违规操作,使得公司在已知债务之外承受了更多的经营压力。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