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2019年损失或超90亿美元?波音的至暗时刻还多长

(原标题:波音的“至暗时刻”还有多长)

在新CEO戴维·卡尔霍恩走马上任后,波音的压力并没有小多少。从全年交付量腰斩,到马航的拒绝,甚至连美国特朗普都出来喊话,“能快点把它(危机)处理好吗”。压力山大的波音新掌门,要做的可能不只是断臂求生,而是深入的刮骨疗毒。

过去一周,波音面临的考验一个比一个严重。首先是周二发布的交付量数据,380架飞机,成为其11年来飞机交付量最低的一年,远远落后于老对头空客的863架。经过会计调整后,波音2019年净订单数量为-87架,这种商业飞机订单取消量超过购买量的情况也是波音30年来首次出现。

第二天,也就是1月15日,马来西亚航空表示暂停接收原定于2020年交付的波音737MAX客机。在邮件中,马航表示,鉴于停产及波音737 MAX客机推迟恢复服务,该航空公司已暂停25架飞机订单的交付,且未透露何时重新交付。据悉,该航空公司原定于2020年7月接收首架737 MAX客机。

就在被马航拒绝的同一天,特朗普也开始对波音颇有微词,敦促波音迅速采取行动,解决已停飞的737 MAX的问题。根据特朗普的说法,波音的危机,会对美国经济造成重大影响。特朗普引用研究表明,737 MAX的停产可能会使美国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0.5%。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此前也发表了类似观点。

“你能快点把它处理好吗?”特朗普对波音的新任CEO戴维·卡尔霍恩下了命令。就在前两天,1月13日,临危受命的卡尔霍恩正式走马上任。在声明中,波音表示,戴维·卡尔霍恩现年62岁,曾在黑石集团、尼尔森控股和通用电气等多家大型企业中担任过各种高级领导职务。自2009年以来,他一直是波音董事会的成员,并于2019年10月11日-12月22日担任董事长。

在这个时候接手波音并不是什么好事,交付量和业绩的下滑已经不言而喻。1月29日将是波音公布2019年四季度财报的日子,届时,波音在整个2019年所遭受的损失也将一目了然。在此之前,波音曾估计,迄今为止,由于737 MAX停飞,波音的损失已经超过90亿美元。

今年前三季度,波音实现营收586.48亿美元,同比降低了19%,净利润仅为3.74亿美元,同比大跌了95%。彼时,波音还积压了价值总计达4700亿美元的未完成订单,其中包括近5500架商用飞机,价值3870亿美元。除此之外,FAA又补了一刀,于1月10日表示,因波音未能防止在737 MAX飞机上安装有缺陷的零部件,该机构正在寻求对波音公司处以540万美元罚款。

除了波音自己元气大伤之外,正如特朗普所言,在波音产业链上的其他制造商也备受打击。为737 MAX生产喷气发动机的通用电气在公司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737 MAX停飞对公司2019年的损失约为14亿美元。据CNBC报道,为737 MAX打造机身的供应商Spirit Aerosystems 10日称,由于两次坠机事故后该机型的停飞时间远远超过预期,因此计划削减约2800个工作岗位。据悉,737 MAX约占Spirit Aerosystems收入的一半。

对此,卡尔霍恩甫一上任,便于当日向所有波音员工发出了内容邮件,划定了2020年波音的几大首要任务。首先就是波音最意难平的737 MAX。过去一年中,波音一直在为737 MAX复飞不懈努力,不过事与愿违,一直未能得到监管机构和航空公司的首肯,复飞时间从9月延迟到12月,再到如今直接暂时停产。

在内部邮件中,卡尔霍恩指出,“使737 MAX恢复安全服务必须是我们的主要重点,包括与监管机构合作,以确保他们对飞机和我们的工作完全满意,以便我们能够继续履行对客户的承诺。我们将完成它,并且将正确完成它。”

不过,作为波音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坎,要跨过这个坎并不容易。波音737 MAX复飞无时间表,是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一直以来给出的说法。FAA要求波音提供修复737MAX缺陷的方案,波音仍在制定相关方案。对于737 MAX何时能够复飞,乐观的预计是2月底或者3月初,也有一些专家认为至少要等到4月底或者5月初。

除此之外,卡尔霍恩还提出了包括重建信任、聚焦价值观、卓越运营、维持生产状况、投资未来五大任务。针对波音换帅之后在业务线和理念文化方面的调整,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波音中国区相关负责人,对方并未给出具体回复,仅提供了公司的声明。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来源: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