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一家初创生产企业的担忧:在手资金估计能撑6个月

(原标题:一家初创生产企业的担忧:盼望拐点,在手资金悲观估计能撑6个月)

杨先生是一家电采暖设备生产公司的负责人,公司规模不大,经营范围除了电采暖设备的生产、安装以及后期的运维服务,同时也涉及石墨烯材料的研发和投资,他名下的两家公司分别位于杭州和金华,后者也是工厂所在地。

以往的2月份是杨先生一年奔忙的开端,根据电采暖的行业特点,2~4月是抓紧开工、安装的旺季。而今年,尽管2月10日的规定开工时间越来越近,但他还没打算回到杭州。

杨先生甚至计划在政府规定的开工时间的基础上再往后顺延一周,不是不着急,而是从更长远的角度考虑,这样做更稳妥一些。特殊时期,公司经不起更大的折腾。

他的员工中有一部分来自疫情爆发最为严重的湖北地区,此外也有来自温州、台州以及金华本地的员工,这些区域疫情发展迅速。

杨先生告诉记者:“如果不做好隔离,一旦有异常,往后的损失恐怕更严重,人是最重要的,无非是多一个星期和少一个星期的问题。”

从实际角度出发,杨先生认为也的确没有匆忙开工的必要,无论是交通、物流还是客户对接,在目前的情况下都难以开展,即便是开工,员工无非也是做一些案头工作,电话联系客户,“在哪儿联系都一样。”

结合年前的库存,从短期来看,延期开工造成的损失可以通过开工之后加紧生产较快恢复的。这是他出于乐观的估计。

杨先生认为延期开工的过程中,房租、员工的工资之类的并不对企业构成很大的困扰。他的工厂位于金华当地的工业园区,政府出台了相应的优惠政策,租金这一部分的压力不大。“不过员工宿舍这一部分的租金目前看是个问题,我们正常缴纳,没理由让业主完全承担。”

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收入。

“我们的产品涉及现场的施工和安装,我们现在碰到的一个很大的麻烦是去年年终所接的订单,需要在2月份开始施工的,现在全部压在手上了。其他的客户只好通过协商将工期往后顺延。”杨先生有点急:“人手都找好了,但现在就是没法开工,相关的费用仍然在由我们承担,客户当然不着急,晚点安装就晚点再用,相应的钱也是晚点付。”

结合电采暖行业的特点,公司的产品销售出去仅仅是第一步,杨先生的公司只能拿到预付款,只有在工作人员完成施工、安装的环节之后,才能收到全部的款项。

“定金、原材料进场、施工完毕、完成一定的使用周期,一般大的订单会遵循这几个节点,分期付款。现在的情况是仅仅收到一小部分定金,连原材料的成本都覆盖不了。”据杨先生粗略估计,一季度公司的收入大概只能达到同期的20%,“我们已经有这样的心理预期了。”

而摆在实体加工制造业面前的几道坎:无人生产、无人安装,客户更无心洽谈。这也需要他和他的员工一同勉力迈过。

“实体制造行业受到疫情影响还是挺大的,首先,即便完成了机器换人的产线自动化改造,但并不等同无人化生产,总得需要人运维。”杨先生的企业在去年升级了产线,目前负责前端生产的员工大概有十几人,后端包装、物流约有二十多人。在此之前,完成相同的产量,大约需要百十来号人。

电采暖订单的洽谈是需要依托实物的,需要工人上门测量、计算、定位、安装。在目前的情况下,撇除能否上门洽谈,客户也没有心情去考虑这方面的事情,杨先生说:“因为不是刚需,电采暖设备属于消费升级类的产品,即便疫情缓解,消费者也不会马上考虑这一块,最先会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更何况这次疫情结束后的报复性消费是否能如期而至也无定论。

相比其他中小型制造企业,杨先生的企业现有条件是优厚的,已经完成了自动化改造、尚有库存、厂房租金压力不大,自有资金占比大。但即便是这样,谈到长期打算,作为企业的管理者,杨先生也不得不作出最坏的打算。

“最大的担忧是疫情的拐点何时能到,虽然产线已经做了自动化的改造,但反过来看,意味着我们在这方面的投入很大,涉及折旧和摊销,如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法开工,设备就是放在那里生锈的,前期消耗的资金也无法回笼。”杨先生说目前的资金流非常紧张,因为已经投入到产品研发和设备升级的领域了。

杨先生公司的业务范围涉及一部分投资,正常来说会保留1~2年的资金量,即便没有收入,也能存活。“但是去年我们接了许多订单,备了许多原材料,消耗了许多资金,原本是为今年的业务发展作准备的。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如果拐点迟迟不现,我们大概只能撑6~7个月。”

更为实际的情况是,即便疫情有所好转,企业也不会迅速恢复以往生产状态,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期,毕竟还是得有实际的订单做支撑。“哪能那么快啊!”

着急也没办法。杨先生说,现在能做的事就是搞一些线上培训,确保员工之间每天都聊聊天,我们几个管理人轮流当“娱乐官”,找些由头,调剂一下大家的心情,一个人在家总是容易胡思乱想的。

 来源: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