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国内航线机票现“白菜价” 政策助企业自救

(原标题:国内航线机票现“白菜价” 政策助企业自救 )

“本打算趁着机票便宜,去日本玩几天呢,没想到疫情已经蔓延了,看来只能再忍忍了。”市民王先生无奈地对记者说道。

据王先生介绍,早在2018年年末,自己就关注过2019年春节前后去日本的机票价格,但是由于一些原因导致计划搁浅了,所以决定将出游计划改在2020年春节前后。虽然与去年同期相比,目前去日本的机票价格下降了两成,但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计划再次被迫中断。

客运业务整体下滑

国际航线好于国内航线

与王先生情况类似的消费者并不在少数。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主动放弃出游的消费者日益增多,对于航空公司短期的压力又有多大呢?

东兴证券分析师认为,2020年1月份,国际航线ASK(译为:可用座位公里。该指标用于表示航空公司可产生的最大经济效益)增速维持了9%左右的增速,是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主要是由于国际航线的出行计划性较强,需要提前准备,若消费者改变计划取消机票,需要承担很大的沉没成本,导致1月份国际ASK数据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下滑情况。

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航线的客座率还是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同比降幅在4%左右。

同时,受疫情影响,不仅是国际航班,国内航班的机票价格也出现了比较大幅度的下调,有些往期的热门机票出现了打折,一些需求较低的航班,机票价格出现了“白菜价”。

比如在某手机App上发布的3月3日机票价格显示,从深圳宝安机场直飞重庆江北机场的航班,票面价格为50元左右;从河南郑州机场飞往上海浦东机场的经济舱票面价格,虽然在600元到800元左右,但是也打了4.8折。

华辉创富投资总经理袁华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直观感受和业已公布的行业数据来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1月下旬以来的机票价格,相较于去年同期下降幅度还是比较大的。而相对于票价调整,对航空公司冲击更大的,是2月份以来八成左右的客流量下滑。票价叠加客座率的调整,使得机票收入甚至不能覆盖燃油和机场使用成本,更谈不上对于飞机折旧、债务成本等其他固有成本的覆盖了。目前来看,疫情对于航空公司一季度冲击很大,同时,预计二季度和三季度也会有较大影响。

私募排排网基金经理夏风光则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次疫情对于航空公司的影响有目共睹,即使是按1月份的运营数据来看,大部分航空公司都已经出现了同比下降,客运业务只是整体业务的一部分,货运业务同样也不乐观。

货运业务占比较小

需求端有望3月底前全面恢复

疫情对于航空公司货运业务有哪些影响呢?

从需求端来看,中国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受春节假期和新冠肺炎疫情双重因素影响,2020年1月份,邮政行业同比增速下降。

2020年1月份,邮政行业业务收入(不包括邮政储蓄银行直接营业收入)完成747.5亿元,同比下降12.4%;业务总量完成1081.6亿元,同比下降8.6%。

据广发证券研究员测算,假设2月底日均揽件量全面恢复,3月份同比增速至少为19%,今年一季度整体有望保持个位数增长。

国家邮政局已经于2月下旬启动了邮政快递业第二阶段复工复产工作,力争3月底以前产能恢复到六成以上,全行业有望在3月份内恢复正常。

从供给端来看,袁华明表示,考虑到货运业务在航空公司不高的收入占比(低于10%),以及航空货运业务不高的毛利润率,航空货运业务对于航空公司在疫情期间的支撑比较有限。

“航空公司短期还是需要更多的税收和费用减免政策支持,来降低经营和生存压力,期间航空公司可以通过调减航线,延缓飞机接收,减少飞机租赁数量,甚至阶段性薪酬调整等降成本方式进行自救。”袁华明说。

政策优惠配合企业“自救”

协力打赢“防疫”攻坚战

为降低此次疫情对国内航空企业的冲击,政策层面也实施了一系列举措,比如,免征航空公司缴纳的民航发展基金,对运输防控重点物资和提供公共交通、生活服务、邮政快递收入免征增值税。

据华创证券分析,从过往免征民航基金的整体影响来看,2019年上半年各航空公司缴纳的民航基金为,南方航空15.38亿元,东方航空12.05亿元,春秋航空1.75亿元,免征意味着相关成本的直接减免。

对此,袁华明表示,这些举措短时间内可以直接降低航空公司的成本,增厚利润。但是考虑到航空公司较高的刚性运营成本压力,这些举措对于航空公司的帮助是有限的和阶段性的。长期而言,国内航空公司的经营发展还要依靠航运业务需求的恢复。

夏风光则认为,从长期看,新冠肺炎疫情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只是短期负面因素,并且政策、信贷等方面的针对性扶持政策,也可以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

此外,据记者了解,为缓解企业经营压力,部分航空公司推出了企业“包机”业务,即保障了部分企业员工集中复工的出行需求,也对航空公司“自救”工作提供了新的思路。

来源: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