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美股熔断都在亏?这群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大赚特赚

(原标题:美股熔断,都在亏钱谁在赚?答案揭晓:这群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大赚特赚)

在3月的美股暴跌中,对冲基金PershingSquare Capital(PSC)创始人比尔· 阿克曼(Bill Ackman)成功地利用了恐慌,顺应市场的方向,用2700万美元赚了26亿美元,一时间被投资人士传为佳话。

除了阿克曼之外,华尔街还有一位著名投资人,詹姆士·西蒙斯(Jim Simons ),截至今年4月14日,他创立的文艺复兴科技旗下“大奖章基金”(Medallion)获得了24%的收益。在市场恐慌情绪蔓延的3月,大奖章基金获得了9.9%的回报。

令人吃惊的是,这还是扣除了佣金之后的收益率。如果按照扣除佣金之前计算,大奖章基金今年4月14日之前的收益高达39%。

大奖章收益率高达39%

毫无疑问,今年3月份的美股是熊市,不少平时人们耳熟能详的投资“大佬”都损失惨重。

比如被誉为”股神“的巴菲特,2月27日美股开始大跌时,巴菲特旗下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以平均46.40美元的价格买入了97.6万股达美航空。4月初,巴菲特通过6笔减持交易,以22.96-26.04美元/股的价格区间出售了美国达美航空1298.62万股的股票,约3.14亿美元。这笔投资如果按24美元的平均出售价格算,巴菲特亏损幅度近50%。

3月3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对纽约梅隆银行(当日均价39.69美元)进行增持,增持后持有纽约梅隆银行8900万股。4月7日-8日,伯克希尔·哈撒韦以35.3-35.8美元的价格,合计减持86.91万股纽约梅隆银行股票,持股比例降至10%以内。按照均价计,减持股票价值约3090万美元。粗略计算,这笔减持交易约亏损360万美元。

据中国新闻网,截至4月10日,伯克希尔在股票中已经损失465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亏损3255亿元,占其股票持仓的19%。

而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3月份亏损16%,第一季度累计收益率为-23%;有“捡股者”之称的拉里·罗宾斯(Larry Robbins)旗下的旗舰对冲基金Glenview Capital在第一季度下跌了30.47%。

但总有人能抓住其他人抓不住的机会,据华尔街日报,截至4月14日,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旗下的大奖章基金今年累计收益率达39%。扣除佣金之后,大奖章基金依然拥有24%的收益率。

大奖章基金能实现如此惊人的累计收益,主要由于其在今年三月逆势上涨,实现了9.9%的收益。

据CNBC,大奖章基金的管理规模在100亿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700亿。以百亿美金的管理规模估算,今年以来收益约3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接近300亿;扣除管理费和业绩分成后,该基金净赚约2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接近170亿。

不过,据华尔街日报,大奖章基金的高昂收费也是业内知名。美国对冲基金行业普遍的管理费率是2%,外加20%的业绩提成。而大奖章基金向投资者收取至少36%的业绩提成,另加5%的管理费。相当于赚的钱有4成被大奖章基金拿走,但即便如此市场依然趋之若鹜。不过让粉丝们伤心的是,绝大多数投资者想买也买不到。因为目前大奖章基金仅向公司员工、前员工和少数老客户开放。

事实上,大奖章基金自1988年创立以来,就一直是文艺复兴科技的旗舰基金,业绩一直十分优秀,几乎每年都碾压标普500指数,仅仅在1989年录得过一次-4%的负收益,其它年份全是超高的正收益。更为难得的是,这只基金的特点就是能够在每一次大风暴中大展身手,不但能够全身而退,而且能取得比平时更高的收益率。

(1988-2018年标普500指数和大奖章基金年度收益率对比,来源:DFA, Gregory Zuckerman)

在被称为“金融大鳄”的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最辉煌的1988到1999年中,其总收益率达到1701%,但这也比不上大奖章的2478%。大奖章基金在1990到1999年的十年间,夏普比率高达1.89,远远超过同期共同基金行业最巅峰比尔米勒的0.64。

CNBC称,1998年至2018年的二十年之间,大奖章基金在扣费前的复合年化收益率为66%,接近70%;扣除管理费和业绩分成后,该基金的年化收益率依然达到39%。2000年,科技股股灾,标普指数跌超10%,大奖章基金却大获丰收,扣非后净回报98.5%,接近翻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大部分对冲基金亏损,大奖章却实现82%的扣费后净收入回报率。

而大奖章基金之所以能获得如此优秀的表现,与其管理人——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创始人西蒙斯密切相关。

从密码专家到投资天才

西蒙斯20岁从麻省理工毕业,23岁在加州伯克利拿到了数学博士学位,神童和天才的名号一直伴随着他成长,随后他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哈佛大学数学系最年轻的教授之一。

上世纪60年代,深陷越战泥潭的美国政府极力搜寻着在破译密码方面有特长的人。而当时他们找到了数学天才西蒙斯。

西蒙斯在数学方面的天赋和专研,让他深谙加密技术,极大地帮助了美国政府破解代码和跟踪潜在军事威胁。但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作为一个反战主义者,西蒙斯公开发表了反对战争的言论,之后没多久,他就被解雇了。被解雇后的西蒙斯来到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大学(Stony Brook University),当数学系主任。

1978年,西蒙斯离开石溪大学创立私人投资基金Limroy,该基金投资领域广泛,涉及从风险投资到外汇交易。最初主要采用基本面分析方法,例如通过分析美联储货币政策和利率走向来判断市场价格走势。

但是对于数学家西蒙斯来说,基本面分析难以成为一种科学。西蒙斯每天看看报纸,然后判断一下股票或者外汇的走势。时间拉长看,基本面投资的收益率在西蒙斯眼中变成了随机漫步,难以用数学性来解释收益率。

于是他在1988年关闭了Limroy基金,重新创立了完全基于数学的对冲基金——大奖章。

据《The man who solved the market》一书,西蒙斯在最初接触投资时其实一直在主观和量化之间左右摇摆。他在国防部的时候研究过用hidden markov model对股票市场建模,但应用到交易中后不是很成功。但西蒙斯的模型经过多年优化,优化方式包括将频率提升到一天一次、从使用日线数据改为使用日内数据、将下单量调整到与盈利概率正相关等,最终步入了辉煌时代。

采用计算机算法交易

查阅文艺复兴科技的招聘历史,会发现他们只招数学、物理及统计等背景的博士生,不招金融背景的员工。但在外界看来,这恰巧是大奖章能取得超高收益率的秘诀之一。

作为一名数学教授,西蒙斯也是最早相信人工智能的投资大师。机器有着远超人脑的运算和学习能力,通过对于各类资产走势规律的学习,就能轻松打败人类。

从创立文艺复兴科技之初,西蒙斯就相信这个世界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有着必然的规律。而为了探究这些必然规律,就必须掌握大量的数据。而处理这些数据,就必须有最先进的运算能力。

文艺复兴科技主要通过对历史数据的统计,找出金融产品价格、宏观经济、市场指标、技术指标等各种指标间变化的数学关系,发现市场存在的微小获利机会,并通过杠杆比率进行快速而大规模的交易获利。大奖章基金的投资组合包含了全球上千种股市以及其他市场的投资标的,模型对国债、期货、货币、股票等主要投资标的的价格进行不间断的监控,并作出买入或卖出的指令。

基金的全部交易也都有计算机自动执行,极少有人为干涉。公司超过35000台服务器每天能处理30万亿个字节的信息,寻找市场中潜在的错误定价,并从中盈利。

大奖章基金并不会去预测股价的上涨或下跌,而是通过资产之间的关联,从错误的定价中盈利。这是一种高级版本的“统计套利”策略。计算机会在同一时间持有数千个投资品,包括股票,外汇,商品和期货,持有时间从几毫秒到几个月。

这个庞大的交易算法还具有自我学习能力,能够不断迭代更新,交易操作复杂无比。

为了建立这些程序模型,文艺复兴科技公司雇佣了大量的非金融背景的专业人士,包括数学家,物理学家,社会学家和统计学家。在公司位于东锡托基特的办公室里,有三分之一的雇员都拥有博士学位。

艺复兴科技公司官网上的招聘信息

1989年,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管理资金的规模仅为2000多万美元,而现在,该公司管理规模已破千亿美金。据该公司今年2月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13F报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文艺复兴科技资产管理规模达1301亿美元,直追桥水基金的1600亿美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和大奖章基金仅对内部人士开放不同,文艺复兴科技为外部投资者提供两个基金,即:文艺复兴机构股票基金(RIEF,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ies Fund)和文艺复兴机构多元阿尔法基金(RIDA,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Diversified Alpha)。

不过,这些面向外部的基金可就没有大奖章这么风光了。截至4月10日,RIEF收益率只有-10.4%。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