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后浪们"的而立之年:近300人出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原标题:“后浪们”的而立之年:已有近300人出任上市公司“董监高”-证券日报网)

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

中国国家统计局对于青年的年龄段定义为15岁至34岁。当很多人还在盘算着能过几年青年节的时候,部分“90后”已开始在资本市场扮演起重要的角色。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了解,在A股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董事长是一名“95后”,共计18位董事长的出生年份在1990年之后。在上市公司董监高的阵营中,“90后”人数已经达到100人。如果将出生年份放宽至1988年,这个名单上董监高的总人数达到了296名。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我们正处在一个发展变化十分迅速的年代。“迅速抓住科技创新机会,把握时代发展脉络,恰好是在互联网时代下成长起来的‘后浪们’的优势所在”。

那么,是当下的时代塑造了资本市场的“后浪们”,还是“后浪们”加速了时代的变化?那些活跃在资本市场的青年们又在经历着怎样的人生?

《证券日报》记者邀请了一位拟上市公司联合创始人、一位上市公司子公司CEO、一位科创板上市公司的研发总监,向大家展示他们的“而立之年”。

印奇:“刷脸”的男人想要赋能时代

“我们都是这个大时代的见证者和建设者。”谈及年少立业的感触,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印奇告诉《证券日报》记者。1988年出生的他起步很早,时至今日,他和两个同学共同创办的旷视科技已经有了9年的发展历史。

在印奇看来,缺乏资源和经验是年少创业的劣势也是优势。“我们没有什么包袱,也没有什么担心失去的。我们的优势就是年轻、大胆,敢于试错。”印奇告诉记者。

时间倒回至2006年,清华大学“姚班”确定了首届学生名单。经过笔试、面试层层关卡,印奇等人从全校大一、大二共147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加入“姚班”的大多为新生中的尖子生,知名的“姚班”成员还有无人驾驶公司小马智行创始人、在大学生计算编程领域具有“楼教主”之称的楼天城、福布斯全球30位30岁以下金融天才、国际信息编程奥林匹克比赛金牌选手邹昊、光流科技创始人胡伯涛以及被斯坦福大学聘任的马腾宇等人。

在这里,印奇遇到了他的同学以及创业伙伴唐文斌。5年后的2011年,两人携手学弟杨沐一起创办了如今的旷视科技。

“大学期间,我前前后后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待了4年多。我所参与的人脸识别项目让我认识到,一旦人脸识别的图像搜索技术有了关键的突破,消费级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及智能家居等将马上成为现实。”谈及创业初衷,印奇回忆称,“我那时想,这至少是一个万亿元级的市场。我清华的同学唐文斌与杨沐也非常赞同我的看法。”

如今,这个由几个年轻人创建的公司已经启动上市计划。2019年,旷视科技确定公司资本化方向。2019年8月25日,旷视科技向港交所提交了IPO招股书。今年4月份,又有报道称旷视科技或将同时筹备科创板上市。

2014年,旷视科技与支付宝展开合作,因协助德国总理以“刷脸”的方式购买邮票而一战成名。印奇也因此一度被戏称为“刷脸的男人”。但印奇的野心不限于此。他或许并不满足公司上市、并不满足创办一家成功的公司,甚至不满足于仅在AI视觉有所建树。

他想要成为时代变革的推动者。

2019年1月份,旷视科技宣布进行品牌的战略升级,将公司名称从“Face++”升级为“MEGVII”。宣布将以人工智能驱动物联网产业发展,基于自主原创的深度学习框架,打造人工智能算法平台Brain++,进军人工智能底层生态建设。

2020年3月份,Brain++宣布开源。“我们希望能够吸引一些优秀技术人员给出更好的建议,一起贡献代码、共建更好的深度学习框架。”印奇如是说。

印奇给旷视科技的定位是赋能者。“我们期待能够真正激发市场的创造力,让传统产业和中小企业都能用上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技术,加速人工智能产业落地。”印奇如是说。

杨骥:程序员学霸也得读《霸道总裁》

米读CEO杨骥是一个典型的“别人家孩子”。

5岁上小学,15岁跳级读浙大,本科毕业后赴美读硕士,先后在Facebook、优步等名企就职。如今年仅29岁,已有8年工作经验。

当下的职位则让他实现了年少时每天读小说的梦想。2004年,还在上中学的杨骥第一次接触到了网络文学,课余之时,杨骥时常徘徊在天鹰、龙的天空等网络文学论坛。“当时绝大多数网文都是免费的。”杨骥回忆称,网络文学能够向读者收费其实也不过是最近几年的事,在他看来,其实网络文学可以满足更多样化读者的阅读需求。

“网络文学创作者需要的不仅是活下去,还需要扬名立万。”杨骥认为,作者们必须要拿到稿费,但在此基础上也不该以缩小读者群体为代价。“对于读者群体而言,目前能够接受付费阅读的用户经济实力都不差,一线、二线城市用户占比偏高,这就会导致作品和作者群体更倾向于迎合一线、二线城市的偏好。”

他告诉记者,米读希望能够以免费阅读、广告分成的方式,推动阅读的“下行”,提高作者的收入、打破优质作品的读者群体局限性。

这会不会只是看起来很美?

“其实,我是个程序员。”杨骥告诉记者,“我是程序员出身,虽然为了管团队、管业务,已经五六年没有写代码了。我们目前还无法通过代码写作,但代码能够很好的作用于内容的筛选与分发上”。

“一味地冲击流量和规模有着明显的瓶颈。”杨骥谈道,“内容平台能够吸引用户的本质还是内容本身。我们的编辑团队与数据、技术结合得更为密切,能够实现更精准的内容推送与广告分发。随着米读阅读生态的扩大,我们能够反哺给用户更多的广告分成和阅读资源,这是与其他网络平台不一样的地方”。

杨骥至今每天晚上还要读一个小时网络小说。甚至为了了解产品,了解用户,杨骥也在强迫自己每个月读一本类似《霸道总裁》的女频小说。“我现在还是完全看不懂,很多事情我看的还是有点懵。”谈起女频小说的阅读体验,杨骥笑称,“但作为一个从业者,我需要理解它背后拥有的市场逻辑”。

如今的米读仍走在一条竞争激烈的道路上。在网络阅读市场上,已有阅文集团等先行者在前,在免费阅读的赛道上,也有番茄、七猫等竞争者跃跃欲试。2019年,米读母公司趣头条的整个年度营收约为55亿元,仅及阅文集团同期的六成。2019年,趣头条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1.38亿,同期阅文已实现月活跃用户达到2.2亿人。

初出茅庐的米读想要打破阅文们深耕行业十余年所打造出的付费阅读模式,这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

但这或许也恰恰是让这位“90后”热血沸腾的地方。

“颠覆者最难的地方,同时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你需要不停向前跑。而且你跑的这条路可能没有一个先行者能给你很多的意见。”杨骥告诉记者,“我是一个真正的‘90后’,一直处在一个比较折腾的状态。米读需要破局,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成为推动米读破局的颠覆者。”

曾思洁:研发小程序 月活突破两亿

“曾思洁更愿意在中午或者晚上接受采访。”在正式接触到这位金山办公的“90后”之前,金山办公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平时会比较忙,我中午不用休息,晚上时间会更多一些。”这位金山办公的年轻研发骨干随后在电话中进一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在近期没有采访的午休时间中,他在读一本书,名字叫作《瞬变》。

曾思洁也曾有午休的习惯。“后来不歇了,给了我更多的时间去沉淀和思考。”曾思洁告诉记者,“疫情让我们看到云办公方式的不同可能性,市场和用户对我们的期待很高,我们需要更细致地打磨产品,产品的节奏也需要跟上用户的成长。”

谈到目前的工作节奏,曾思洁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每天的工作,都需要和用户保持沟通,研究用户遇到的场景和问题,有的时候和用户的交流,可以持续到晚上10点甚至更晚。

2011年,刚刚走出校园的曾思洁第一次站在金山办公位于珠海的办公大楼前。

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彼时,移动互联网正值爆发前夜,就在那一年,金山软件将办公事业部业务分拆出来成立金山办公子公司,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拓展移动办公软件领域。时至今日,金山办公早已凭借掌握移动端的先机实现弯道超车,公司旗下核心产品WPS的月活跃用户人数(简称“月活”)已经突破4.11亿,海外用户月活突破1.12亿,覆盖46种语言,服务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成为全球最主流的办公软件产品之一。

今天的人们将2011年形容为移动互联网元年。但在那个时点,移动互联网趋势尚不明朗,金山办公对于手机版产品的投入一度受到市场质疑。这家公司在2011年这个特殊的年份迎来的新鲜血液曾思洁就见证了公司因敏锐捕捉趋势而抢占先机的完整过程。

时代的变化以及金山办公对于趋势的捕捉影响和启发了当日的曾思洁。他仍在拥抱变化,保持专注,以及持续自我开启。

历史似乎正在重演。2018年,微信小程序进入快速增长阶段。这一年6月份,曾思洁带领着一个仅三四人的小团队迅速推出的金山文档小程序版本。最初,这个小团队预估到2018年底金山文档小程序的用户数量能够500万,而事实上,在2018年,金山文档小程序的用户总量以超过8000万,截至目前,该产品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2.39亿。

“我觉得我们做得还算挺不错的。”曾思洁谈道。

“很快‘00后’们也要登场了。”谈及年龄问题,曾思洁表示,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比同龄人更出色的“90后”,也认为人不该为年龄所局限。“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快速变化的行业。相比于年龄的确定性变化,我们还会面临着更多不确定性的变化。”在曾思洁看来,“行业的每一次变化都是惨烈的,就如每个人在每个阶段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但如果能够以不被打败的乐观态度去应对,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近三百名董监高亮相A股

上市公司转型决心渐显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粗略统计,截至目前,已有百名“90后”董监高亮相A股市场。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已经出现了18位出生年份在1990年之后董事长。其中,最年轻的董事长来自顺灏股份,出生于1995年。公司董事长同样较为年轻的公司还有聚飞光电以及三圣股份,两公司董事长的出生年份均为1994年。聚杰微纤、大禹节水、申科股份等公司董事长的出生年份亦在1990年之后。此外,另有7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出生年份为1989年,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出生年份为1988年。

此外,“90后”们的身影也在以上市公司监事会主席、总裁(总经理)、财务总监以及董事会秘书的身份活跃在A股市场。据记者粗略统计,A股上市公司中已经出现了23位“90后”监事会主席、14位“90后”总裁(总经理)、7位“90后”财务总监以及38位“90后”董秘。如果将出生年份放宽至1988年,这个名单上董监高的总人数将达到296名。

在江瀚看来,“90后”们在资本市场的活跃并非仅意味着财富的接班和转移。“江山代有才人出,年少立业并不是这个年代特有的现象,当年的比尔·盖茨以及戴尔也是如此。”

“我们能够看到‘90后’创业者和高管们更多活跃在互联网、科技创新等领域。”江瀚告诉《证券日报》记者,“9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这意味着互联网时代下成长起来的“90后”们更能敏锐地捕捉到时代发展的新的迹象和趋势。

江瀚同时谈道,在当下环境中,以年轻人为核心也展现出相关企业进行科技创新、甚至进行全面科技化转型的决心。“在新的环境下,前辈们的经验正在失效,把握住时代发展的脉络才能把握住未来。”

“如果说每个时代都会有自己的比尔·盖茨,那么未来的比尔·盖茨可能就出自今天的‘90后’阵营。”江瀚如是说。

来源: 证券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