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两会前夕!央行派连续发声:赤字货币化不可取

(原标题:两会前夕,央行派连续发声:赤字货币化不可取)

据国内媒体报道,在“两会”即将到来之际,一场围绕“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讨论正在热烈展开。

在财政体系人士看来,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需要前所未有的政策来匹配,目前实施“财政赤字货币化”具有合理性。至于法律的限制,则可以由人大特别授权来解决。

央行派人士则坚决反对,认为这个口子一旦开放,就从根本上放弃了对政府财政行为的最后一道防线,最终很可能出现恶性通胀。

争论缘起

所谓“财政赤字货币化”,本质是政府在财政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不是通过向市场发债“借钱”的方式来为融资,而是靠自己“印钱”来为赤字融资。

这里说的“印钱”,即政府指定央行“印钱”,具体形式可以是让央行永久性地持有政府发行的债券。

4月27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一场会议上表示,“在新的条件下,财政赤字货币化具有合理性、可行性和有效性。”随后,关于这一话题的讨论便迅速火热起来。

刘尚希当时表示,面对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需要前所未有的政策来匹配。他提到:

现在整个货币运行状态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通胀的机理也发生了改变,财政、金融的结合可以考虑突破传统的财政不能透支的老思路。

过去之所以强调财政不能透支,是因为担心赤字货币化会导致恶性通货膨胀,而现在看起来这种可能性非常小,几乎为零。国外十多年来的量宽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因此,需要反思现有的经济理论包括货币理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可以实行新的组合。

他还提到,即使有通胀问题也有办法对冲,货币发行引发通胀有滞后性,可以打时间差,不影响在一定规模、一定程度上进行赤字货币化。“至于法律的限制可以由人大特别授权来解决。”

根据此前的安排,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将于5月22日在北京召开,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将于5月21日在北京召开。

央行派的反对

在距离“两会”开幕还有数天之际,央行派人士今日接连发声,表示“财政赤字货币化”并不可取。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在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微信公众号文章中表示,如果开了“财政赤字货币化”这个口子,就从根本上放弃了对政府财政行为的最后一道防线。

马骏表示,在多数国家(包括中国)的现行法律框架下,是不允许政府(财政)直接向央行借款或直接向央行发债的。

这是因为,历史上许多曾经允许财政向央行借款和发债度日的国家都发生过恶性通货膨胀,国民党时期的中国、70-90年代的智利和秘鲁、最近的委内瑞拉等都是例子。

道理很简单,一旦政府认为它可以无限量、无成本地从央行获得融资,其财政支出行为就会严重丧失纪律,其兴趣点会从努力增收节支转向如何花钱来获得当前“民意支持”或解决各种无穷多的“燃眉之急”。

马骏表示,对当下的中国来说,虽然疫情对经济和财政收支造成了短期的冲击,但从二季度开始,经济复苏势头已经相当明显,财政收支情况也会逐步好转。

因此,他认为没有必要大动干戈,以增加长期经济金融风险为代价,打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央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政府债券”的法律底线和对财政行为约束的最后一道防线。

中国央行原副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吴晓灵也在《金融时报》微信公众号文章中称,应该从紧安排财政支出,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维护财政纪律,维护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吴晓灵建议,让社会资金在一级市场买入政府债券,如果市场流动性有问题,则央行通过二级市场买卖政府债券提供流动性。

央行从一级市场买进,央行缺乏主动权,对财政纪律的制约有限,因而各国央行一般不从一级市场买进,甚至国家立法禁止央行从一级市场买入。

她认为,中国市场仍有一定的政府债券容纳能力,中国央行没有必要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政府债券,应该通过公开市场买卖政府债券向市场提供必要的流动性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