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国是说事 | 全球经济将走出什么形态?

最近几天,越来越多经济学家,特别是美国学者和投行分析师开始讨论美国乃至全球经济出现“V型”复苏的可能性。5月份,美国远超预期的就业数据和好转的零售数据让很多人重燃希望:更猛烈的反弹即将到来。

今年全球经济衰退已无悬念。但鉴于病毒传播的速度、各国防控措施的有效性以及疫苗研发的进程等均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围绕全球经济会以怎样的轨迹复苏,各界们一直争议不休。“V”型、“U”型、“W”型、“耐克勾”型,甚至是最悲观的“L”型背后都站着不少支持者。

01

 “V”型:急速反弹

这是最好的一种情况。疫情过后,经济和市场迅速反弹,反弹的速度和衰退的速度同样快。

在疫情暴发之初,不少经济学家持这种态度,然而随着全球疫情的持续蔓延,更多悲观的声音开始出现。不过,近期“V”型反弹的支持者开始增加。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

邢自强在日前的一场线上媒体会上指出,疫情影响下,全球经济将出现“深V”衰退和反弹,复苏形势或快于2008年金融危机时,当时全球经济是“U型”衰退和反弹。

他指出,从一些高频率指数可以看出,发达经济体经济在4月底开始触底,随后开始出现复苏迹象。全球经济到明年一季度将回升至疫情之前的增速,欧美主要经济体到明年年底会回归到疫情之前的水平,用时约8个季度。

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Chetan Ahya也在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鉴于近来经济数据和各国政策行动方面出人意料的惊喜,我们对于“V”型复苏有了更大的信心。该机构经济学家认为此轮衰退将会是“急剧但短暂”的。

此前,美国公布的5月非农就业人数不仅未现大幅下降,反而增加250.9万人,5月失业率也降至13.3%。即便按照美国劳工部的测算,对数据错误进行调整,修正后16.3%的失业率也明显好于市场预期。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

根据罗汉堂所开发的“全球疫情经济追踪体系”(PET),迄今为止,PET追踪的132个经济体中,进入较稳健恢复期的共计58个,总经济体总量占全球GDP的不到一半。

追踪体系的最新数据发现,考虑到绝大多数经济体在第二季度的长时间深度收缩,其中进入恢复期的经济体在三季度会实现GDP环比正增长,而仍在低谷期的经济体进一步加剧收缩的可能性很小,这意味着三季度全球经济可能实现“V”型的复苏趋势,有别于之前一些经济学家担忧的“L“型长期衰退。

这一恢复过程需要多久才能够达到甚至超过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变数很大,主要取决于两点:

一是尚未在疫情控制上渡过关键点的重要经济体能否走上稳健恢复路径。斯宾塞表示,四月下旬以来,尽管美国经济活动“V”型恢复的态势明显,一定程度上带动了股票市场和就业市场的表现,但由于疫情控制并未进入恢复期,有出现反复的风险。

二是当前正处于冬季的南半球疫情上升特征较为明显,等北半球秋冬季到来,新一轮疫情可能重燃。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

刘元春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表示,经济的复苏形态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如果排除疫情出现第二轮反扑以及其他的一些因素,中国经济大概率会出现“V”型反弹。

其原因有二:

1、中国的复工复产情况好于预期。

2、中国所出台的一揽子政策,从其力度和节奏来看,能够帮助中国出现持续的复苏。目前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规模和实际支出量,比大家看到的量更大,乘数效应也会在目前的实施当中显现。更重要的是,中国的许多龙头企业以及主要的支柱产业的资产负债表没有出现整体性的恶化,对经济基本面的冲击没那么大。

不过,从全球情况来看,刘元春认为,在全球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之前,经济很难真正复苏,目前全球经济底部还没有显现。当然,近期欧美天量的对冲政策开始起到一定作用,美国经济参数出现一些企稳迹象,一些学者对前期的认知进行修正,开始倾向于“V”型反弹。但这只能说针对局部的、阶段性的现象。

对欧美国家来说,考验还在后面。这些国家的疫情还存在很强的不确定性,复工复产还没完全到位,社会问题、政治问题还没得到很好的解决。更重要的是。世界疫情第二波是以欧美为主体,第三波则以南美、印度、非洲等国为主体,其形势如何演变,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所以判断世界经济会“V”型复苏还是偏乐观。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复工复产情况良好,经济循环步入到常态化阶段,复苏进程比想象的好,这在全球是独树一帜的。目前中国经济的最大挑战不是内部循环的问题,而是世界经济是不是会在二季度末或三季度出现新一轮下挫,从而对外部环境带来新一轮的冲击。当然,新冠肺炎疫情的黑天鹅属性非常强,仍然需要加强底线管理。

02

“W”型:折线式复苏

“W”型比简单的“V”型反弹更为复杂,它包含着疫情反弹等因素可能带来的二次滑坡风险。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前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

罗奇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与其说全球经济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将呈现“V型”快速反弹或“L型”深度衰退,不如说将呈现“W型”折线增长,因为,尽管全球经济状况有望在疫情结束后快速改善,但这主要体现在供给端,需求端活动正常化则存在较大困难。

通常来说,被压抑的消费需求会随着情况好转而释放,从而推动经济实现强有力的“V型”复苏。但新冠疫情之下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消费行为正受到挑战,并将发生改变。如果需求端不能跟随供给端复苏的脚步,全球经济改善进程将难以持续,全球经济复苏将“不会呈现直线增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

王一鸣近期在一个线上论坛上表示,疫情的不确定性,带来全球经济衰退程度的不确定性。现在大家的基本共识是,这次全球经济衰退可能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

王一鸣指出,即便全球疫情在今年年中或者7、8月份得到控制,未来的全球经济走势会怎么样,现在分歧仍非常大。目前大多数人认为“V型”反弹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未来全球经济更可能的是“W型”的增长。

“W型”就隐含了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既反映在供给端——全球供应链的收缩和调整依然还是不确定的;也反映在需求端——包括企业和家庭债务水平的上升以及市场预期的变化和消费行为的变化。

03

“U”型:从开始衰退到复苏

会经历很长时间

此前多家外资机构认为,全球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将经历一个较长的恢复过程。

根据5月份末路透发布的一份调查,94位经济分析师中,有69位表示,复苏要么是“U”型,有较长一段时间低谷期,要么像一个对勾,复苏速度不如下降速度那么快。只有15位受访者预计会出现强劲的V型复苏。

富达国际上月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全球经济将大概率出现U型复苏,这种可能性约为60%。” 

富达国际全球资产管理首席投资官Andrew McCaffery说,在此情景之下,预计各国经济限制性措施将在夏季逐步解除。虽然政府将在货币及财政政策方面提供更大支持,但是鉴于一系列挑战的出现,当中包括通胀下降、失业率高企以及陷入衰退,可能引发一些经济情况的长期变化,从而逐步形成“新经济秩序”。

桥水基金创始人雷·达里奥也指出,全球正在进入一场与1930年代类似的大萧条,这将需要数年的金融和经济重组,再加上创新能力才能从中恢复。

高盛则三次下调今年美国GDP增速预期,并在上月转变了“V”型复苏的看法,认为美国经济将呈“U”型缓慢复苏。

04

“耐克勾”型:复苏速度慢于衰退

与V型复苏相比,这种复苏节奏会相对慢一些,某些时候会呈现横盘状况。

据财富中文网报道,穆迪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指出,V字型复不太可能发生,因为疫情正在“对经济造成严重的结构性损害。

相反,他认为经济将呈现耐克(Nike)标志的勾型或对勾型复苏。

他认为,随着未来几个月业务迅速增长,人们可能会感觉像是“V”字型复苏,但在出现可以广泛使用的疫苗或疗法之前,重启会呈现出另一种态势,经济将会横向发展。

另据一份对美国31位经济学家的问卷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者(58%)认为,美国经济很可能是缓慢的Nike勾型复苏。

05

“L型”

这是相对来说最为悲观的预测,即经济在持续衰退后维持低位运行。目前持这种观点的经济学家相对较少。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朱民认为,未来全球经济的走势有三种可能性:一个是“V”型的强烈反弹;一个是“U”型缓慢反弹;还有一个是“L”型的经济走势;

目前来看,全球经济在乐观的情况下,将会出现“U”型走势。也就是说,经过三个季度的相关政策干预,全球经济有可能会在2021年出现逐渐反弹;但是,如果疫情延续下去,那么全球经济受其影响将会在未来出现“L”型走势。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