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美联储“放水”又出新花样,能管用吗?

美联储“放水”又出新花样了。

美联储日前宣布对长期目标和货币政策策略声明进行更新,将寻求实现2%的平均通胀率长期目标。此前,相关政策表述是致力于实现通胀率位于“对称性的2%目标”附近。

外界普遍认为,这是美联储货币政策框架近十余年来最显著的一次变化。

改了什么?

引入平均通胀目标意味着什么?

分析指出,美联储的两大目标是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更新通胀率长期目标表述后,美联储在就业方面将淡化对低失业率可能导致过度通胀的担忧;在物价方面将在通胀率持续低于2%时采取适当货币政策,容忍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超过2%,以实现平均通胀率2%的长期目标。

简而言之,其背后隐含含义是:防止通胀过高已不再是美联储首要关注点,即使通胀超过2%,其也将保持一段时间按兵不动。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赵雪情表示,在新框架下,美联储打破了长期以来对通胀率的上限控制,试图最大程度改善劳动力市场与就业水平。长期来看,美联储对于通胀和就业指标同时“宽松”,并将就业改善提到更高优先级,意味着在经济形势不发生本质性改变的情况下,低利率货币政策环境将长期持续存在。

招商证券国际发布的一份报告亦认为,这一系列变化同时也暗示, 即使在经济扩张期间中,加息也不会轻易到来,因为超低失业率或将不再成为今后收紧货币政策的充分理由。

在瑞信董事总经理陶冬看来,美联储此举试图通过修改规则,尽量拉长超宽松货币政策长度,以期将美国经济拉出泥沼。他认为,当前美国量化宽松数量惊人,利率杠杆的边际效率十分低迷,美联储希望通过加强资金对量化宽松力度和长度的预期,来刺激资本市场、刺激资本投资。

为什么改?

不过,尽管此次调整被看作美联储货币政策框架十余年来最显著的一次变化,但其决定却并不令市场意外。

谈及美联储作出改变的原因,浙商证券分析师李超指出,美国经济增长预测中值持续下移,潜在增长率持续萎缩导致中性联邦基金利率被动下行,掣肘美国货币政策调整能力:经济繁荣时,美联储仅能将利率水平维持在略高于其有效下限的水平;经济衰退时,通过降息刺激经济的空间又受极大限制。

中金公司研究部亦指出,过去10年来,美联储面临两个挑战,一是通胀持续处于低位,削弱了美联储政策利率抬升空间,也就限制了美联储在应对衰退时的降息空间;二是通胀迟迟不能达到2%的目标,可能导致市场通胀预期不能被很好锚定,存在预期下行风险。

为应对挑战,美联储于2018年11月宣布开启政策框架审视,考察美联储货币政策策略、工具、以及沟通方式,是否足以完成国会赋予的保障物价稳定和充分就业的双重目标。美联储原本预计在2020年中前完成并公布最终结果,但因新冠疫情而被迫延后。从近期美联储官员表态,以及此前公布的7月FOMC议息会议纪要看,市场原本预计美联储在9月议息会议上宣布评估结果的概率较大。  

因此,尽管“靴子”较市场预期稍微提前落地,但本次调整总体符合市场预期,此前关于平均通胀的可能性已被市场研究和讨论。

能管用吗?

然而,上述政策框架调整能否取得预期的实质效果,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赵雪情表示,平均通胀目标框架虽然有助于将通胀预期锚定在更接近2%的水平上,用未来的“余额”补偿过去的“差额”,在不用降息的情况下达到降低实际利率的效果,但如果市场遵循相同逻辑,以实际利率作为判断货币政策松紧的指标,那么该政策措施也存在失效可能。

“我认为这是一个只顾眼前的政策”,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杰弗里·萨克斯更提出质疑,美联储释放信号要增加货币供给并大幅增加流动性,但具体运用的经济学理论或逻辑是什么却并不清晰。从宏观层面上,美联储的最新政策并不会给美国经济带来实质性影响,其对通胀的观点可能在半年或一年内被证明是错误的。

谈及美联储此举对中国的影响,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美国零利率、低利率政策延续较长时间对中国而言有利有弊。一方面,全球主要经济体宽松货币环境为中国宏观政策及“六保六稳”实施创造了良好外部条件;另一方面,这也凸显了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价值,有利吸引资本流入、推动资本市场发展。

但管涛提醒,中国亦要应对好随之而来的三大问题:一是人民币汇率或将再度面对升值压力挑战;二是在全球低利率环境下,须关注外资大量流入会否带来资产泡沫;三是通胀调控面临一定挑战。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