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证监会立案调查 一年暴涨16倍大"妖股"要崩了?

(原标题:深夜突发!证监会出手:立案调查,一年暴涨16倍大"妖股"要崩了?)

中国基金报 泰勒

写进教科书级别的16倍老庄股要栽了?20日晚间,证监会宣布对中潜股份立案调查。

中潜股份:因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重大资产重组终止股票复牌

中潜股份10月20日晚间发布公告显示,公司于10月20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公司同日公告,公司原拟筹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联合创泰科技有限公司100%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立案调查期间,公司不具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条件,因此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公告显示,公司股票自2020年10月21日(星期三)开市起复牌。

值得注意的是,中潜股份已经不止一次筹划跨界收购且均终止或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2020年3月12日,中潜股份披露有关收购大唐存储的《股权收购意向书》,此后的3月13日至4月2日公司股价累计涨幅达130%。

然而,10月9日,中潜股份披露公告称,由于未能就主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经审慎考虑并与友好协商,公司终止对合肥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收购意向。

在2019年间,中潜股份推动了一系列跨界动作,其中包括1元收购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投资1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以收购加增资的方式收购上海招信100%股权等。

截至目前,北海中潜业务停滞,上海招信股权已出售。但与此同时,该公司股价自2019年5月初至今涨幅已接近8倍。

1年涨16倍的妖股

说起这只创业板公司,那可是大有来头,其堪称“2020年最妖股票”——仅一季度涨幅就高达194%,

而从2019年5月9日算起,直到今年4月2日期间,中潜股份曾实现了累计上涨1692.1%的“壮举”,股价最高一度摸至219.48元/股,成为市场中妖股的代表。

中潜股份颇有些“名不见经传”,他原是一家专业生产潜水装备产品及提供潜水服务的提供商,主要从事适宜各类人群涉水活动防护装备包括但不限于潜水服及其配套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等。

自2019年三季度起,这家公司股价突然开始异动,之后一路涨至219元/股的历史高位。

炒股都看什么?基本面?开玩笑。中潜股份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如果老老实实看着基本面,你可能已经错过10倍大牛股了。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既没有过硬的技术支持,也没有亮眼的销售业绩,股价暴涨,凭什么?这背后,中潜股份的秘密武器是——“碰瓷蹭热点式投资”!

大数据火,收购大数据企业!

黄金涨价,收购黄金企业!

芯片行业在全球爆发,中潜股份立马试水芯片领域!

碰瓷式炒作

于2016年登陆创业板的中潜股份,主营业务是潜水装备生产及提供潜水培训及休闲体验服务。

之后,中潜股份先后多次披露跨行业收购或对外投资的公告,拟进入大数据、5G、云计算等领域。

2019年7月24日,中潜股份披露《关于收购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的公告》,本次交易作价为人民币1元。北海慧玉为一家以互联网信息技术、大数据技术为主营业务的企业,注册资本20万元,2019年4月25日才成立,截至2019年6月30日,北海慧玉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为人民币0元。但在2019年8月16日因交易对手方去世导致股权转让无法执行而终止收购北海慧玉,同时中潜股份为继续推进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领域的业务布局与产业融合,投资设立了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海中潜”)。

大数据技术也需要有应用市场。因此,中潜股份欲收购一家名为“苏州森瑞特黄金珠宝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森瑞特”)在黄金领域为用户提供全黄金产业服务的公司,并计划将场内黄金白投资交易业务拓展为大数据技术新的应用场景,利用北海中潜科大数据技术,将信息推送到贵金属用户受众群体中。

2019年9月27日,中潜股份宣布和深圳蒂瑞诗分别以1元的对价取得上海招信各50%的股份,上海招信拥有一家全资子公司即苏州森瑞特,中潜股份通过收购和增资方式取得上海招信51%的股权从而间接控制了苏州森瑞特。不过和北海慧玉类似的是,上海招信也是一家空壳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海招信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为0元。

蓝图是这么规划,但由于北海慧玉原团队核心技术人员离世,中潜股份一直未能聘请到合适的替代人员,难以在技术支持及经营思路上进一步有效拓展,北海中潜的业绩也未能达到市场期望,加上疫情爆发,如今北海中潜的业务已处于停滞状态,中潜股份表示不排除最终出售北海中潜资产的考虑。

在大数据等领域的试探性转型并不顺利,中潜股份又开始尝试了新的产业投资方向,即聚焦于芯片半导体领域投资。

进入2020年,中潜股份的炒作仍未终止。

3月12日,中潜股份发布了收购芯片公司——大唐存储约84%股权的公告,涉及“芯片”概念股,收购意向书披露后,该公司股价涨幅明显,并一时成为资本市场的热议对象。

公司股价自此一路走高,从不到80元一口气涨至最高时200元以上。

这次中潜股份选择收购的大唐存储虽然不再是空壳公司,但也存在着利润持续下滑及是否具备持续经营能力的风险。大唐存储2019年度和2020年1-2月净利润分别为-810万元和-250万元。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中潜股份10月9日公告称,由于双方未能就主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经审慎考虑并与对方友好协商,于2020年9月30日签署了《<股权收购意向书>之终止协议》,一致同意终止上述《股权收购意向书》。

收购突然终止,引起深交所高度关注。在向公司下发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说明双方未能达成一致的商业条款的内容及未能达成一致的原因,对收购大唐存储事项的披露是否客观、准确,公司是否存在通过信息披露配合股价炒作的情形。

同时,就之前公司披露“大唐存储专注固态存储控制芯片设计、研发、生产、安全固件算法研发及固态硬盘的销售,是国内少数掌握商用最高安全等级国密商用算法芯片技术的公司”等表述,关注函要求说明是否存在夸大宣传及误导投资者的情形。

9月27日,中潜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正筹划以发行股份/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深圳市英唐创泰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英唐创泰”)所持有的联合创泰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联合创泰”)100%股份。因相关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司股票自2020年9月28日开市时起开始停牌。

公开资料显示,联合创泰是一家电子元器件产品的授权分销商,主要代理线锁定在国际上知名的资源型产品,拥有全球著名主控芯片品牌MTK(联发科)以及全球三家全产业存储器供应商之一的SKHynix(SK海力士)等产品的代理权。经过多年市场开拓及行业沉淀,联合创泰已拥有多家互联网云服务行业头部客户,并且与这些客户形成战略及通路服务的多维深度合作。

到了今晚,基金君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这次并购又是黄了。

而这一系列的操作,随着每一次并购信息披露,中潜股份股价都应声而涨。

神秘私募与“海外赌王”入局

长期以来,中潜股份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不温不火。直到2019年,仰智慧入场,改变了中潜股份股价走势。

仰智慧有着“海外赌王”、“济州岛赌王”等称号,早年创立蓝鼎投资集团,靠房地产发家;2012年期,开始进军韩国济州岛,布局旅游地产和博彩业,还在菲律宾租地推进综合度假村项目等。

去年5月,正值中潜股份开启暴涨模式之初,仰智慧、刘勇及北京泽盈开始入股上市公司。

其中,私募公司北京泽盈旗下产品频频增持中潜股份达到举牌线,暴涨时间线与买入时间线高度重合。2019年11月份披露的一则公告显示,自2019年5月9日-2019年10月30日期间,北京泽盈通过旗下基金,以集中竞价方式多次买入中潜股份,以2.9亿元成本合计买入上市公司5.71%的股份。

其后不久,仰智慧和刘勇等人又通过股权转让方式拿到了中潜股份大部分股权。

随着深圳爵盟放弃行使对应的中潜股份表决权,持有公司24.46%股权的香港爵盟成为了单一持有公司股份表决权数量和比例最大的股东,仰智慧成为公司实控人。

被质疑坐庄嫌疑

尽管总市值较大,但中潜股份真正的流通股占比并不算高。

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中潜股份前十大股东中,深圳市爵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爵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盟爵”、“香港盟爵”)持股比例分别为31.81%、24.46%,自然人刘勇持股9.38%,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 顺势1号、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下称“泽盈投资”)分别持有2.05%、0.9%、惠州市祥福贸易有限公司、北京贰零壹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33% 、0.84%,另外叶芳、吴蕙琳、黄芬三名自然人分别持有1.13% 、0.77%、0.75%的股份,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合计73%。

Wind数据显示,中潜股份的股东户数也急剧减少。截至3月20日,中潜股份的股东数已从2019年年中的近1.2万户,下降至3900户;户均持股数从3.71万股,增长至4.4万股。今年9月,股东数环比虽有所增加,但仍然只有7755户。

8月24日、9月3日两个涨停的交易日,中潜股份换手率分别只有1.56%、1.74%,成交额也分别只有2.76亿元、3.51亿元。9月9日,大涨中该股全天成交甚至萎缩至3.31亿元,换手率1.58%。

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潜股份营收1.05亿元,净利润仅49.7万元,同比分别下降54.88%、95.84%;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089万元。

最新数据显示,中潜股份的市值为200亿,也就是说,不到50万的利润撑起了上百亿的市值,市盈率被推上2万倍。

21日该股复牌,估计又是一场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