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易纲: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

“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经贸体系,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背景;建设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应有之义;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必然要求。”在日前举行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央行行长易纲如是说。

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开放取得积极进展。包括彻底取消银行、证券、基金、期货、人身险领域外资股比限制,不断扩大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持续提高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程度等。

易纲表示,金融业开放是互惠互利的。金融是竞争性服务业,开放竞争有助于中国自身金融业发展和效率提升。而外资进入中国市场,也能更好地分享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红利,实现互利共赢。同时,要持续推动金融业开放,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金融展业环境。

易纲强调,要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推动开放理念和模式的转变。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主要包含两方面内容,一是对外资金融机构实施国民待遇,指与中资金融机构拥有同等待遇、地位和权利,二是负面清单管理,即“非禁即入”,除了清单上的禁区,其他领域、业务和活动皆可从事。这将进一步放松对外资金融机构在国内经营的限制和束缚,减少业务申请流程和行政约束,同时负面清单的存在可以做到在扩大开放的同时保护部分敏感领域,避免出现过度开放而诱发金融风险的问题。

联储资管投资研究部总经理袁东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国负面清单越来越精简,限制的内容越来越少。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推动落实“非禁即入”,是我国加快金融开放,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举措,有助于在保持国内金融体系稳定的前提下,利用全球资本和先进投融资经验,支持国内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时,也有助于推动国内金融业参与国际竞争和合作,进而提高国内金融机构的国际竞争力。

此外,易纲指出,尽管我国金融业开放步伐很快,但外资在机构准入和展业限制解除后,仍需申请诸多许可,面临不少操作性问题,对金融业开放的诉求依然较多,这表明金融业向负面清单管理的转变还有不少工作要做。

袁东阳认为,未来要重点推进的工作,一是优化营商环境,提高政策制定的透明度;二是打破刚兑,特别是打破基于地方隐性担保的刚兑。

在王有鑫看来,一是应该尽快梳理、制定和公布负面清单名录,明确开放领域和禁止开放领域。二是应进一步强化宏观审慎调控能力,丰富逆周期调控工具,重点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外币融资、汇率等领域的波动风险,对外资流入的领域、行业和方向进行动态监控,做到稳定有序开放。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刘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