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要降准了 何时降?周五或是重要观察窗口

货币政策保持“稳”字当头。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7月7日召开的国常会指出,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要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有效性,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几个重点内容跟投资有关:

1、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要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有效性

2、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3、推动绿色低碳发展,设立支持碳减排货币政策工具,以稳步有序、精准直达方式,支持清洁能源、节能环保、碳减排技术的发展,并撬动更多社会资金促进碳减排。

4、在试点基础上,于今年7月择时启动发电行业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线交易。

5、稳步扩大行业覆盖范围,以市场机制控制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共进行了三次降准:

1月,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3月,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占比考核达标银行给予0.5或1.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优惠,并对此次考核中得到0.5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优惠的股份制商业银行额外降准1个百分点。

4月,下调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本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

或开启普惠金融定向降准

此次国常会表示,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要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有效性,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从国常会的表述看,针对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的问题,货币政策主要通过降准来应对,这应该指定向降准。毕竟当前经济增速无忧,无需启动全面降准。

而定向降准很可能是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所谓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是指央行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而对符合考核标准的商业银行实行的准备金优惠政策。央行于每年对金融机构上年普惠金融领域贷款相关数据采集完成后实施考核,根据不同情况银行可享受额外下调0.5、1.5个百分点不等的存准率优惠。

回顾来看,央行2018年1月25日首度开展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释放流动性3000亿;2019年则是1月25日考核,释放流动性2500亿。2020年则是3月16日考核。今年监管部门一直没有公布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的消息。

据21世纪经济日报记者梳理,历年普惠金融动态考核落地时间基本与某旬缴准期重合。现行准备金管理体制下,缴准时间为每月5日、15日、25日,遇节假日顺延。如果开启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今年可能进行考核的最近的两个时间点为7月15日、7月26日。

回顾来看,最近一两年,降准均由国常会先发声,而后在两周之内落实。

比如,去年3月10日(周二)召开的国常会要求,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3月13日(周五)央行即宣布了相关的降准措施。

再如,去年3月31日(周二)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进一步实施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引导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优惠利率向量大面广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支持扩大对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重产业的信贷投放。

去年4月3日(周五),央行公布称,将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因此,此次降准如落地,可能本周五就会有相关措施宣布。

但前述定律也有失效。去年6月17日召开的国常会提出,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力度解决融资难,缓解企业资金压力。但此后并无降准措施落地。

总之,本周五傍晚可能是个重要的观察窗口。

中金固收则认为,降准的目的是适度引导货币市场和债券利率回落,缓冲上游价格过高对下游行业和中小企业的影响。因为二季度央行问卷显示企业贷款需求已经放缓。如果四季度经济增速低于疫情前,那么利率低于疫情前也是合理的。

“至于降准进一步刺激上游价格,其实也不用担心。因为虽然资金面可能偏松,但政策层面收紧了地产和基建,社融增速回落。收紧地产和基建以及放松供给端约束就可以降温上游价格。”中金固收称。

如何理解“降准以支持中小微”

对于国常会会议表述再现“降准以支持中小微”,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可能出于几个方面考虑:

一是从基础货币投放的角度看,过去都是外汇占款是主要基础货币投放的渠道,近几年外汇占款规模总体保持稳定,所以央行补充基础货币投放、补充流动性方面主要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加公开市场操作。MLF目前余额处于历史高位,但MLF总体相对降准期限较短,另外MLF有一定成本。降准可释放长期流动性,有助于商业银行更好地做好资产负债的管理,目前也还有降准空间。

二是在当前后疫情时期,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仍然是货币政策的重要内容。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从去年4月以来一直没变,银行报价点差也保持不变,银行总体负债成本偏高。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需要从银行负债端降低成本。监管部门近期也有一系列加强对负债端管理的措施,包括对互联网存款、结构性存款、创新存款等加以规范,上个月又对存款定价机制进行了调整。

“这些措施有助于银行降低负债成本,引导银行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特别是对中小微企业的实际贷款利率。”温彬称。

三是从降准方式看,可能还是会倾向于定向降准,特别是针对中小金融机构的降准,进一步鼓励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时机选择的主要考量还是通胀水平的高低,从5月PPI、CPI数据看,目前还有一定通胀压力,但PPI高点可能已过,下半年趋于回落走势;CPI总体上也会在温和通胀的区间,所以也为降准提供了可能。如果6月通胀趋于回落,在三季度末实施定向降准可能是比较好的时间窗口。

来源: 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