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陪玩监管风暴过后:陪聊、直播、抽奖成敛财新业务

新的监管风暴砸在了陪玩头上,却没料到他们早已金蝉脱壳有了新玩法。

9月18日,陪玩平台一派APP发布声明称,永久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这是继比心之后第二家公开声明关闭陪玩功能的平台。

前不久,新京报曾报道称,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比心、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等7款陪玩类型APP被无限期下架。

陪玩平台人人自危,但关闭陪玩业务究竟是壮士断腕还是做做样子,还要画一个问号。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有陪玩平台在声明关闭陪玩功能后,仅关闭了部分娱乐性陪玩功能,占据主要业务的王者荣耀等游戏陪练仍正常运营。还有部分已从应用商店下架的陪玩平台,在私下为用户提供新的下载通道。

实际上,经过多次点名,大多数陪玩平台早已开拓了陪玩之外的新业务,陪聊、唱歌、抽奖、直播等,甚至这些服务已经超越游戏陪玩成为平台支柱业务。

有老用户称,“游戏陪玩早就是一张皮了,目的是用陪玩把用户引过去,然后再引流到直播间。”不少陪陪表示,通过游戏陪玩很难赚钱,大多数在中后期都会转向做直播间主持或者陪聊等。

聊聊天就月入百万的造福神话总是从内部传开,越来越多的陪陪开始由兼职转向全职,期待能傍上一个愿意为他花钱的老板。相应的也有越来越多的“老板”沉溺于陪陪的甜言蜜语,一掷千金。

走过软色情风暴的陪玩平台,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永久性关闭”或是障眼法?

“将永久性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这是某陪玩平台被监管后声明里的内容,至于什么是“涉及’陪玩’的功能”,其在官方声明里写的是“具体详情以站内公告或咨询客服为主”。

声明发出后,记者打开APP测试,发现王者荣耀、LOL等热门游戏的陪玩功能仍然正常运行,只是下架了部分五子棋、连连看、贪吃蛇等小游戏的陪玩功能。其客服对此的回应是,“下架五子棋、连连看、手绘、签名设计等10个技能,其他游戏技能暂时不受影响。”

但据陪玩老用户张奇表示,“五子棋这些本来就没什么人用,之前是用来下聊天单的,后来它开了声优等聊天室,就没人再用五子棋下聊天单了。”

对于仅下架部分功能的原因,平台负责人回应称,“我们目前把娱乐性陪玩下架,留下的是电竞类的,应该把陪玩和电竞陪练分开。”但对于具体哪些是娱乐性陪玩,该平台没有给出明确回应。

依照上述负责人描述,电竞陪练将向着更专业、有职业资格证的方向发展,她提到,2019年,工信部电子竞技分会针对电子竞技陪练师从业者开展的技能认定项目。

“职业退役选手或者平台信用分高于700的,基本都可以达到专业技能门槛。”她说。

目前打开一陪练平台APP,首页推荐的大神,左上角多数有紫色电竞师的标识,根据该平台描述,电竞师即指已经获得中国通信工业协会颁发的“电子竞技陪练师”的认定证书,该证书的考试需要理论笔试和实操考试两轮。

不可否认,设置门槛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遏制陪玩市场乱象,但现实是,仅靠职业玩家完全不足以支持整个陪玩市场的需求,截至目前,陪玩平台仍保留着业余玩家的注册和接单入口。

这些平台陪练师在注册的时候,通常没有什么门槛,记者尝试在陪玩平台注册王者荣耀大神(陪练师),只需提交一个游戏主页截图和头像,几分钟便通过了申请,准许接单,最初的接单价格是5元/局,随着大神分的增加,单价也会随之增加。

而大神分的高低和活跃度、订单收入、评价等有关,其中比重最高的便是订单收入。

关于目前的整顿情况,上述负责人表示,“具体留下哪些,目前还没确定,只能是说我们现有的平台的用户,所有的用户在使用方面不受影响,至于怎么整顿,我们在等主管部门的意见。”

抢麦犹如“选妃”!

游戏陪练早就是一张皮 聊天、抽奖、直播打赏成支柱业务

“作为一个陪玩平台,关闭陪玩功能还能留下什么?”这是不少用户的疑问。

实际上,现在很多陪玩平台已经不再局限于游戏陪练,而是衍生出了陪聊、直播等功能,这部分业务日渐壮大甚至已经成为主营业务,陪玩平台伴伴的开屏标语便是“派对交友上伴伴”。

记者查看多个陪玩平台,发现均存在FM、情感、聊天等功能,这些功能被单独分在“娱乐”区。

陪玩老用户张奇表示,这些功能都是由以前的五子棋功能演化而来,主营聊天业务。

这部分的运营模式并非用户自主点单,而是以“派单厅”的模式,派单厅里有1个主持位、一个BOSS位以及6-8个上麦位,BOSS也就是陪陪们口中的“老板”,上麦位指的就是陪陪。

“老板”进入派单厅说出自己的需求以及价格,符合要求的陪陪们便会抢麦,轮流向老板一句话介绍自己,如果这一轮没有满意的还可以选两轮,整个过程犹如皇帝“选妃”。

有陪陪小温告诉记者,如果想要在陪玩平台挣钱,最终都是去派单厅做陪聊、主持或者唱歌,“只靠一局10几块的游戏陪练能赚到什么啊。”

派单厅的定价通常由老板自己定,厅里只设置最低价格,可以要求陪陪一起陪玩游戏、陪聊天、陪看电影、唱歌等,声优厅点单的起步价通常在每小时几十元,但这只是最基础的消费,除此之外还有包厅、插队、打赏等服务。而在情感厅的价格更高,情感厅分为女频、男频,在这里用户会花钱让陪陪问自己问题或者互动玩游戏,13.14元可以被1个陪陪问3个问题或者互动1分钟,花费188元可以包走中意陪陪一小时,到小房间私聊。

派单厅每周会设置贡献榜和魅力榜分别对“老板”的金额和陪陪收到的打赏额排序,每周一清零。记者在周五随便点开了其中一个厅,魅力榜最高已经达到了646.4万,等同于6.46万元。而贡献榜最高的一人贡献钻石608.6万,等同于6.08万元。

而这仅是一个厅一个人五天的收入和贡献,整个厅来看,最高达到上百万。从每周总贡献榜来看,最高级别达118级,张奇称,118级约等于900万流水消费,这些消费中不只包括打赏,“平台会不定期搞各种花样活动吸钱。”

在以情感为底色的派单厅,CP就是一种可行且见效快的吸钱方式。在一些陪玩平台,如果老板要和某位陪陪绑定CP,需要花费1314元。官方介绍的玩法是随着陪伴时长的增长会返还部分金额,最多陪伴1314小时可返还1314元,如果想要解绑仍需付费,付费额随陪伴时间的增加而减少,陪伴小于168小时解绑需要888元,也就是说,如果是绑定后在168小时内再解绑需要2202元。

而这个绑定CP的福利是,两个人在主页、资料卡可以展示CP标识,以及解锁专属礼物等,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回报。

老板们用金钱为陪陪们买面子的事在这里非常普遍,有时还会遇到两位陪陪的老板在直播间较劲的情况,在这种对垒的刺激下,钱会越刷越多。张奇表示,经常有老板会给陪陪刷上万的全服礼物,“虚荣啊,整个APP都能看到,会发公告。”

类似的还有冠名,点开情感厅可以看到所有厅的名字后缀均有一个“XX生日快乐”,张奇称,“这在行话中叫做冠名,520半天。”冠名分为日冠、周冠、月冠,时间越长价格越高,这一天打开情感厅就可以刷屏的看到陪陪的名字。

除了利用情感劝人消费,还有一些赌博性质的活动。张奇就是开箱子的受害者,“我在陪玩平台抽奖开礼盒前前后后花了5万元,基本全赔了。”

不管赔还是赚,平台都会从中抽成,张奇最开始的时候充了600抽到2000元,平台抽成37%之后,张奇还能净赚860元。尝到甜头的张奇开始沉迷抽奖,只是后来便是赢少输多,直到砸进去几万元之后他才幡然醒悟,这可能是一场骗局。

一位用户表示,自己每天的活动轨迹就是抽奖、派单厅,抽奖、派单厅.......

被裹挟的陪陪和老板

陪玩平台的聊天室如何让你一掷千金的?

打赏、送礼物、PK.......这些套路看起来和各大平台的直播模式类似,但不同的是,直播是用户的自主选择,而在陪玩平台上,很可能是被动消费。

张奇表示,自己最开始了解到陪玩平台是通过游戏直播,“本来只是想去找人一起打游戏,后来刚上线就有一些人来找你,把你往聊天厅引。”

通过游戏主播引流是陪玩平台常见的推广方式,游戏主播会在直播的时候通过平台点陪玩,并呼吁粉丝去关注该陪玩,精准的用户定位可以同时带动陪玩以及平台用户的增长,头部主播单场直播可为陪玩引流上万人。

某头部游戏主播直播画面。

这些用户最初接触平台可能只是想点陪玩,但是进入平台后,便会被平台的陪陪主动搭讪引到直播间,记者仅上线浏览了30分钟就收到了5位陪陪的主动私信。

主动私信是陪陪们的一项考核指标,参与派单厅的陪陪多数都加入了公会,由公会统一管理,每个公会都会对陪陪设置一定的KPI,包括一周试音几次、主动私聊几次、接单几次等等,“完不成要求的指标就会被扣钱”,小温说。

除了公会会对陪陪进行赏罚管理,平台在规则设定上也有意鼓励陪陪“主动出击”。在增加大神分的维度中就有一条是主动参与接单,此项满分分数是25分。

加入公会的要求很简单,记者尝试报名一家公会的陪陪,对方甩过来一个表格,内容包括账号名称、登记、设备、有无经验等基础信息,填完表便可以进入直播间考核,考核内容包括试音、问问题、表分挽留(表白分手挽留)、才艺,这些都是在派单厅经常会被用到的活动。

一位陪陪表示,有的公会还需要交入会费,价格在200-300元,而考核通过后还有一项培训,“主要告诉你啥不能做、怎么接单之类的很简单的事情。”该陪陪说。

在这场氪金游戏中,老板是被动的,陪陪也是。和游戏陪练不同,派单厅的陪陪们通常是全职工作,因此他们需要努力赢得老板的喜爱,接更多的单。

“谢谢姐姐点我单啊,我今天试音快100次了,就接了2单,你让我这个数字由2变成了3。”在接到记者的点单后小温说到。小温告诉记者,在他们的公会每个月每天试音达到50次,活跃天数达到20天,就会奖励88元的钻石,“我想拿这88块啊,所以就拼命试音。”

“在任何平台都是陪陪比老板多。”一位公会管理者说,30元一小时的陪聊,记者提出需求后,几秒钟的时间,6个麦就满人了,后面还有在排队的,等待老板下一波选择。

狼多肉少的环境下,陪陪们更愿意结交一个固定的老板,一方面能为自己的单量托底,摆脱四处抢单的困境,同时也能获得更多的额外收入。“陪陪如果看你有消费能力,会想各种办法让你去给她刷礼物。”张奇多次遇到这种情况。

但是他也坦承的说,软色情这一方面平台治理效果很明显,大多数陪陪也不愿意再冒着风险做擦边球生意,小温说,“我也不想搞那种,可能挣不到钱还会被封号。”

记者围观派单厅数日发现,经常有老板会为熟悉的陪陪一掷千金,而陪陪们为了哄老板开心也是练就了一身武艺。

除了最基本的能聊,最重要的是要掌握老板的喜好,萝莉音、少女音、御姐音、少年音等,一分钟的时间陪陪小温熟练的向记者展示了不同声音的自我介绍。

很多陪陪一晚上各个房间抢麦试音,可能都不会有一次被选中,小温表示,自己曾连续7次抢了同一老板试音,该老板对他说,“为什么第一次没选择你还要上来,不知道有个词叫识趣么?”在接连7次相遇后,老板送了小温一单。(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奇、小温均为化名)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