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恒大地产今付境内债利息2.32亿元,债务能够软着陆吗

原标题:恒大地产今付境内债利息2.32亿元,恒大债务能够软着陆吗?

中国恒大(3333)债务风波持续发酵之际,"白武士"尚未现身,22日仍有好消息传出。中国恒大旗下恒大地产22日发公告指出,该公司境内债"20恒大04"的利息,将于今日(23日)如期支付。

据统计,该批债券应付利息约2.32亿元(人民币,下同)。

恒大地产22日早上在深交所发公告称,总额40亿元的境内人民币债"20恒大04"将于2021年9月23日支付利息,债券付息方法为"已通过场外方式协商解决",但未有解释"场外方式"的具体细节。 据彭博计算显示,该批债券应付利息为2.32亿元。有业内人士表示,"场外方式"的付息方法,一般出现在发行人有兑付困难的情况,或意味债券要进行展期、分期支付,甚至降低利率。

恒大部分境内人民币债券概况

国际投行持巨额恒大债券

不少外资机构持有恒大债券,令人担心恒大的风险或波及海外金融市场。投资研究机构晨星(Morningstar)数据显示,基金巨头贝莱德、投资银行汇丰和瑞银,是恒大债券的最大买家。 

数据显示,贝莱德在今年首8个月增持3130万元恒大债券,令所持的恒大仓位,占其17亿美元亚洲高收益债券基金资产的1%。截至今年7月,汇丰在恒大的仓位增加了40%。瑞银截至5月亦增持了25%仓位。不过,今年首7个月,富达投资、品浩投资管理、安联等基金龙头,则对恒大的仓位减码最多47%。另外,有报道引述彭博数据显示,日本政府管理的养老基金也持有恒大债券,仓位在众多国际机构中排名第9。

人行前顾问:恒大或被拆成4块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正密切关注中国恒大事件发展,但相信中国中央政府有工具和政策空间来防止恒大财务风暴演变为系统危机。 内地和国际机构纷纷关注恒大事件,人民银行前顾问李稻葵声言,恒大集团或面临分拆,公众熟知的恒大恐不复存在,预计会被拆解为4大领域,包括房地产开发、金融、电动车及其他商业企业。 

内地《经济日报》发预警称,个别房企出现债务危机,是房地产行业长期高杠杆、高负债模式下蕴藏风险的集中体现,有关模式如不改变,可能还会有更多企业走向危机。

【投资周记】

应让恒大债务软着陆

从今年5月底媒体报道中国恒大(3333)控股的盛京银行因买入大批恒大债券被监管机构调查的消息曝光以来,恒大开始了自成立以来最严峻的危机。迄今,危机不仅没有缓和的迹象,反而越演越烈,并有向整个房地产业扩散的可能。 中国恒大面对的危机,简单形容就是"债务危机",准确些形容就是"因现金流快速枯竭引发的债务危机"。据悉,内地当局将恒大危机定性为"流动性危机而非资不抵债",不管是"资可抵债还是资不抵债",没有现金,企业都是死路一条。

客观分析,恒大今天的困境,与内地房地产业流行的"高地价、高杠杆、高周转"经营模式有很大的关联。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内地房地产业,特别是民营房地产企业,主流的经营模式大概是这么个套路:一边利用拍地逐步推高地价,一边将买来的土地抵押给银行获得开发贷款,地价上涨之下,地产商利用银行的"开发贷"经常可获得大量贷款,而建设过程中可通过占用供应商和建筑商的资金获得大量无息资金等;预售开始后,又可通过银行按揭回笼资金;最后剩下的货尾还可通过资产证券化一类的手段变现。

恒大无法融资且现挤兑现象

但是,在"房住不炒"的原则下,房地产企业获得的金融支援开始受"三条红线"的规管,大量高杠杆的房地产企业受制于负债率太高而无法继续获得银行融资,自有资金不足的问题开始陆续曝露,不断有大型房地产企业债务爆雷出现违约。 恒大现面临的困难也大致如此。据今年中报数据,恒大的短期和长期银行贷款合计约5700多亿元(人民币,下同),应付帐款9500多亿元,在踩红线被限制银行贷款的情况下,又要还债又要开发,现金流变得极度紧张。由于大量占用供应商资金且有大量商业票据、理财产品无法兑付,恒大已出现信用危机,不仅无法融资,且出现了挤兑现象。 如果未来一段时间,恒大既无法获得融资,又不能通过卖楼套现还债,还无法顺利变现手头其他资产,恒大债务就有很大机会出现硬着陆,不但因其庞大规模给上下游带来重大震荡,且或令市场对类似"高杠杆、高周转"模式企业的信心危机加剧,资金离开这类企业,造成大量高杠杆企业因无法融资而被迫进入挤兑模式,重演类似恒大的债务危机,对地产行业造成重大打击。 房地产行业上游连着政府土地销售、建筑用水泥、钢材,中间连着建造工程,下游连着装修、建材、家电、汽车等,全程牵连着金融系统,产业链很长。若房地产企业大量倒闭,必定引起大量上下游企业同步出现危机,其对经济的打击远远超出房地产业自身,一旦危机扩大造成整个房地产市场的失控大跌,带来居民家庭财富大缩水和银行的大量坏帐,有引发金融危机的可能,不可不慎。

难靠常规融资手段取新资金

要防止恒大债务危机的扩散传染,避免引发行业危机,较好的办法是让恒大债务实现软着陆,有序释放债务压力。从目前情况看,解决恒大债务危机的关键是协助恒大获得现金,避免因现金流断裂而被迫破产,引发震荡。由于恒大债务庞大,信用风险已曝露,除非政府救助,否则靠常规融资手段取得新资金基本不可行。 因此,恒大获得现金的主要手段应该是依靠资产变现,从恒大手头的资产看,主要有三类:楼盘,土地储备和其他资产。土地储备变现需要将土地卖给其他房地产开发商,但民营房地产商目前普遍资金紧张,国企房地产商也趋谨慎,很难大量购买恒大土储,因此靠出让土地储备回笼资金的机会有限。至于加快楼盘变现的最大困难是政府对银行按揭的限制,若可适当放松,料有助于恒大的楼盘变现。其他资产的变现则要靠内地当局牵线和鼓励,协助恒大寻找有兴趣的买家,而恒大须有足够的变现决心和价格弹性。 作为房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恒大的债务危机对内地房地产业有一定意义。对所有高杠杆的房地产商来说,若无法通过融资获取资金,保持现金流安全的最重要手段就是尽快通过卖楼回笼资金。从这个角度讲,政府适当放宽按揭政策有一定必要性。否则,很多高杠杆的房地产商,就会陷入既借不到钱,又卖不出钱,还要还债的死局,大面积债务危机的爆发就很有可能。 

华大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 杨玉川

来源:香港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