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欧美电荒加剧 英国电价一年暴涨7倍 资源股也狂飙

风停雨驻,清洁能源也捉襟见肘!

受极端高压、大面积干旱等极端天气侵袭,欧洲大力发展的风力与水力发电量在年内骤降,此外,天然气价格上涨造成的发电成本上升,以及经济复苏带来用电量需求进一步加大,欧洲主要地区电力价格较去年翻了一倍有余,更有个别国家涨幅超7倍。受此影响,多个行业生产收到波及,逐渐走高的成本让很多工厂减产甚至停工,更有专业人士认为电价上涨将会间接加大全球性通胀压力。

全球迈入“碳中和”时代的背景下,可再生能源是公认的未来发展方向,但在电价飙升之际,关于是否应该过度“依赖”清洁能源,和以煤电为代表的传统发电方式是否应该被过早舍弃,逐渐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能源价格的巨大涨幅,或将让市场重新审视清洁能源的可靠性以及化石能源的重要意义。

能源危机?电价年内已飙升

受全球经济复苏、货币宽松以及碳中和等目标影响,2021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能源价格也随之走高,欧盟主要经济体电价较1年前普遍高出1倍有余。

据统计,截止今年的9月份,欧洲地区电力价格成倍增长,以英国为例,该国每兆瓦时电价已经涨到了285英镑,打破了从1999年至今22年的历史记录,而这一价格比2020年同期电价暴涨了700%。

电价的飙升也是横亘在制造业面前的难题。9月16日,法国最大的糖生产商Tereos公开警告称,电价飙涨极大地抬升了生产成本,未来不排除部分工厂减产、甚至停产的可能。与欧洲情况相似,电价也影响了美国的企业生产。高耗电的化工、金属加工业,5月以来的生产修复进程,明显慢于低耗电的计算机电子业。

据CNN报道,英国几家钢铁制造商已经停止运营,挪威的一家化肥公司正在将氨产量削减40%。彭博社报道称,德国巴斯夫尽管可以自己生产所需80%电力,但仍无法完全消弭电力供给不足的影响。

电价的上涨已经也波及到大宗商品的生产端,以锌为例,全球最大锌冶炼企之一Nyrstar NV周四表示,将在一天的高峰时段削减荷兰一家大型工厂的产量。

过于依赖可再生能源?

国际电价飙升的背后有多重因素,但主要可以归咎于风电、水电的“停摆”,以及火电成本激增等。

开源证券赵伟分析表示,过往10年,欧美的煤炭等传统能源发电占比持续下降,风电、水电占比大幅抬升。然而,风力水力发电更容易受到气候影响,波动很大,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欧洲自年初以来,由于分别遭遇极端高压、干旱天气,欧洲风电、美国水电发电量骤降。为填补缺口,欧美火电发电需求激增。

MarketWatch也表示,“受及短期天气影响,今年夏天的风停了,南欧的水力(发电)也干旱了,需要继续加强火力发电。”

因此,电价飙升的核心原因在于天然气产能有限以及用电需求的增加导致的价格抬升。

据报道,从去年冬天开始,气温低于预期,导致建筑物供暖所需的电力需求高于以往,这反过来又导致天然气储量显着减少。与此同时,清洁能源产量的下降恰逢欧洲经济强劲反弹,这意味着企业需要更多的能源去生产,时间的重叠进一步助推了天然气价格上涨。

根据彭博社数据,在荷兰交易的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去年上涨450%以上,并创下每兆瓦60.63欧元(71.39 美元)的历史新高。英国、德国和法国的天然气价格也飙升至历史新高。

上涨的天然气价格也提振了从事天然气生产的公司的股票,如EQT、Range Resources、Cabot Oil and Gas和Antero Resources等,年内涨幅分别达到57.28%、204.18%、和223.12%。

对于天然气价格走势,高盛预计今年年底与明年年初可能会迎来进一步上涨,因为几年的冬季温度较以往更为寒冷,“任何偏离平均值(气温)的情况都可能引发价格飙升 。”此外,高盛分析师 Samantha Dart表示,如果欧洲的冬天比预期的要冷,那么欧洲可能需要与亚洲竞争液化天然气供应。“这可能会推动TTF和JKM(日本-韩国液化天然气的市场价格)走高。

在全球主要大国严格推行“碳中和”政策的背景下,煤电被走在环保前列的欧洲逐渐弃用,转而大力补贴可再生能源。然而,风电、水电固然低碳环保,但其“看天气发电”的不稳定特点也是弊病之一,全力转向清洁能源是否值得商榷?

如果说倡导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全球公认的“潜规则”的话,欧洲猛涨的电价也引起美国媒体的警惕,近期就有一些反对过度依赖可再生能源的质疑提出。The Hill撰稿人SAMANTHA DRAVIS日前刊文称,“美国政策制定者在朝着完全禁止化石燃料的危险道路前进。”她在文章中表示,当需要天然气和煤炭来弥补风能的短缺时,很可能会让美国出现前所未有的能源价格上涨。

“在现阶段,化石燃料在能源结构中根本无法被替代,而巨额补贴和惩罚性政策的成本正将美国消费者置于风险之中……两党需要通力合作、面对现实,以防美国发生欧洲式的能源危机。”

业内人士:将进一步加大全球通胀压力

能源成本的上升也带动了大宗商品价格的提升,甚至进一步加剧了全球性通货膨胀的预期。

以铝为例,欧洲金属产业协会表示,对于地区铝生产商来说,电力成本可能相当于每吨2000欧元(2345美元),约占铝总价格的80%。在电力成本的推高下,铝价也持续走高。伦敦金属交易所 ( LME ) 的报价被用作实物合约的参考,截至发稿,伦敦金属交易所铝价上报每吨 2929美元,距离数天前创下的3000美元历史新高仅一步之遥,而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铝价年内已经上涨近50%。

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Daniel Kral,表示,能源价格上涨将“加速欧元区的整体通胀”。数据统计,欧元区能源消费价格指数已经升至199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8月份欧元区总体通胀率升至10年来高位。而根据欧盟的数据,能源成本、食品价格以及工业品价格的异常上涨推动了通胀率的走高。

开源证券赵伟指出,欧美电价持续大涨,将进一步加大全球的通胀压力。

今年以来,海运、钢铁、油气等全球多数中上游行业,价格纷纷升至历史高位。这背后,既与需求保持增长有关,同时也极大程度上受到供给弹性受限的支撑。对于这些中上游行业而言,在遭遇疫情及碳减排政策对产能的压制之外,欧美电价飙涨引发的部分相关企业减产、甚至停产,无疑将使它们的产能弹性被进一步压缩。中上游行业产能受限下、价格的长时间高企,意味着本轮全球通胀将高烧难退。

来源:券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