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房产 > 正文

这个贫困县被冰雪改变 如今闻名亚洲房价涨了三倍

(原标题:崇礼:风口上的滑雪产业)

时至今日,即便对滑雪毫无兴趣的人,也不会不知道“崇礼”的名字。

当2015年7月31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上,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举起“Beijing 2022”的标牌,崇礼,这个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的山区县城在一夜之间得以与首都比肩。

从1996年第一个雪场建立,到如今拥有7家建成营业的雪场、300余家酒店宾馆,每年至少接待上百万人次的滑雪者,20年间,崇礼完成了从贫困县到“冰雪小镇”的进化。这背后,是中国的滑雪运动,从竞技体育到精英运动、再慢慢走向大众的转变,也代表了中国滑雪产业整体的起步过程。

被冰雪改变的贫困县?

20年前,崇礼人对“滑雪”毫无概念,但现在,每见到外地来客,他们说的第一句话都是:“来滑雪的吗?”

崇礼与滑雪的渊源始于1996年。当时,为了在民间推广滑雪运动,1949年后中国第一位全国滑雪冠军、时任国家体委滑雪处处长单兆鉴,开始在北京周边寻找一处适合大众滑雪的场地,崇礼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形条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位于内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境内有众多坡度适中的山脉;在区域小气候的影响下,这里冬季降雪早、雪量大,平均气温零下12℃,存雪期超过150天。要建滑雪场,崇礼的先天条件与东北还有一定差距,但在华北地区已称得上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崇礼距北京240多公里,单程交通,只需几小时车程。

经过多次考察,单兆鉴和投资人郭敬在崇礼建起了第一家滑雪场:塞北滑雪场。雪场是在喜鹊梁北侧开辟出的一条山道,雪不够的地方,就以5毛钱一袋的价格请农民背雪上山,填平后用铁锹拍实,生生靠人工铺出了一条300米的雪道——这就是崇礼滑雪场的开端。

以今天的标准看,塞北滑雪场的设施十分简陋,也没有缆车,从雪道上滑下来后,只能靠一辆吉普车运上山。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人们的热情。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都成了国内最早一批滑雪发烧友。

上一页 1 23456789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