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房产 > 正文

这个贫困县被冰雪改变 如今闻名亚洲房价涨了三倍(9)

“2011年,初、中、高级都算上,中国大概卖了2万双雪鞋;到2016年,这个数字是2.6万双,其中还有很多是像我这样每年一出新品就要买上几套的发烧友。基于中国这么庞大的滑雪人数,这个增长、转化率太低了。”张岩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作为对比,上个雪季,滑雪单板的世界第一品牌Burton在美国卖了30万块,在日本卖了十几万块,但在中国,只卖了3000块。”

下一站,度假

但眼下,在中国这个庞大、新兴的滑雪消费市场中,入局的玩家们已经把目光放到了比雪道更远的地方。

滑雪是季节性很强的行业,“一年闲三季”是雪场发展的普遍瓶颈。而且,滑雪场的投资很大,成本回收的周期往往在20年以上,因而如何在市场完全成熟之前存活下来,是摆在运营者面前的难题。伴随着消费升级,滑雪之外,引入滑雪度假的概念成为当前行业的大方向。

首先朝这个方向进军的是大连万达集团。2012年,万达总投资200亿元人民币建造的万达长白山国际度假区开业。这里有43条总长达到40公里的滑雪道,还有高尔夫球场、温泉浴场,以及凯悦、喜来登和威斯汀等多家豪华酒店。这是业内公认的里程碑事件。“从那时起,老雪场都在扩建,大资本带着新雪场进来,可以说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伍斌说。

万科也紧随其后。2014年,占地20万平方米的吉林万科松花湖度假区开业。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冰雪事业部首席执行官丁长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在建设时参考了北美多家大型滑雪度假区的商业模型,进口了包括缆车、压雪机等在内的顶级装备,引入了日本的服务标准,目标是打造成世界级滑雪场。2016年雪季,松花湖的客流量达到34万人次,仅次于万达长白山和万龙。

崇礼也在这条道路上迈进。无论是万龙、云顶,还是最新入局的太舞、富龙,在滑雪度假的潮流中,虽然市场定位各不相同,但在理念上颇有共识:打造大型、高标准、四季经营的滑雪度假区。滑雪是吸引客流的一个手段,但真正要出售的不仅是雪票,而是一种升级的生活方式。

为了吸引青年人,富龙在雪场里设置了山顶咖啡屋和DJ广场。2016年,他们联合国际啤酒品牌科罗娜共同举办了雪地音乐文化节,邀请多位国际知名DJ、艺人到场演出,让游客们在滑雪之余,一边欣赏雪景,一边品尝现场调制的鸡尾酒。他们还组织过创意集市,雪友们可以在这里发现原创的配饰、手工艺术品,感受来自异国的文化风情。

云顶也组织过冰雪主题的嘉年华。他们在雪场建起了冰屋,备好了热红酒,滑雪者们结束一天的运动后,背靠雪山喝上一杯,仿佛身处阿尔卑斯山。

赵琼说,云顶的游客以出生于1983年到1992年的年轻人居多。他们的50后、60后父母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儿女多受过高等教育,经济比较宽裕,视野更宽,消费习惯也从父辈的节俭转向了“要对自己好一点”。对于这样的客户群体,雪场已不单纯是个滑雪的地方,还要能提供更专业的服务,以及告诉他们“该怎么玩”。

“就像苹果(公司),它告诉你,不再需要按键了,因为有了触屏;不再需要硬盘了,因为有了云。现在的中国滑雪市场,消费者也需要引导,我们通过活动、举办国际赛事,告诉大家,滑雪可以是什么样的,什么是滑雪文化,什么是高级范儿。”赵琼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云顶已经引入了马拉松、山地自行车、露营、徒步等夏季项目。眼下,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4年后的冬奥会,也因此有了更宏大的目标:到2025年,云顶将在原定开发88条雪道的基础上,再开发88条雪道,届时,雪道总长度将达200公里。“我们想把崇礼打造成世界十大滑雪胜地,我们站的高度,面对着的是世界。”

由万科集团投资的汗海梁滑雪场将于2019年在崇礼开业。这将是崇礼的第9家、也是规划中的最后一家滑雪场。据了解,万科计划投资约200亿元人民币,雪场建成后将拥有90条雪道,总长度130公里,最高落差达810米,雪场面积共计450公顷,可同时容纳2.5万人滑雪,还有80种不同活动场地,成为教育、培训、生活和山地运动多主题的特色度假地。

正在施工的京张高铁也将赋予崇礼更大的想象空间。2019年通车后,从北京到崇礼的时间将缩短至50分钟。“以前,中国没有度假的生活方式,旅游就是拉到一个地方购物;现在,则是衣食住行游购娱,但未来的度假消费市场,人们将更关注全家在一起和享受时间。未来的中国一定是全球最大的滑雪市场之一。”丁长峰说,“未来中国的第一个百万人次的滑雪场,一定是出现在崇礼,而不是别的地方。”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上一页 1 23456789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