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房产 > 正文

周小川:国有资本划归社保基金是在为养老金预筹做准备

(原标题:周小川:国有资本划归社保基金是在为养老金预筹做准备)

2019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曁中国金融论坛年会12月21日在京召开。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在会上表示:“虽然全国社保基金确实还有不少钱,但是我们人口基数很大,预筹资金在全球看起来属于相当低的。”他表示,中国有大量的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一部分股份划为社会保障基金,是增加预筹资金的一种潜在可能性。

“从全球趋势来看,不同程度上逐渐从现收现付制,即福利基准型(DB型),逐渐移向预筹积累,即供款基准制(DC型)。”周小川表示,中国国情与其他国家不同,存在大量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可用来填补DB向DC过渡的空间,目前划拨10%的国有资本可能还不够。

周小川表示:“对中国来说,一方面养老金的欠债是在国家资产负债表的负债方;另一方面,在国家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由于历史上价格、税收扭曲造成的国有资本积累,还有通过借钱发债积累国有资本,将这些资本还原为养老金核算或保持国有资本经营体制核算,哪个效率更优值得探讨。同时,这也涉及制度选择及对效率的分析,我们仍有很大可能性来填补上述缺口。”

为未来养老金顺利发放做准备,各国到底明确需要多少预筹积累资金?周小川举例称,澳大利亚去年公布的预筹资金约占GDP的125%,各个国家不一样,澳大利亚算是比较高。他提到,中国的预筹资金占GDP比重大概小于10%。

周小川提到,从DB转向DC,增加积累,一种办法是名义账户,新参保的年轻人都可采用DC,但中年人、老年人可能要建一个空账,即名义个人账户,保持对个人的激励,但里面实际没有钱,使用类似国债的利率计算其回报,以实现代际平稳过渡。

另外有一个可能性,即历史还原法。例如我国1999年正式取消福利分房,很多单位房改按照工龄、职位算分,折算回去。这种对隔代人的处理办法可供养老金改革借鉴。另外,中国存在城乡差别、所有制差别,可按照历史情况,采用历史还原法,在养老金改革制度转变中解决代际不公平问题。

来源:中国证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