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房产 > 正文

杭州打击“代冻资”违规买房:堵不住的楼市投机

不少购房者为了提高摇中概率可谓使出浑身解数,一人持有多房票分散摇号、“代冻资”等现象也让杭州楼市背后的焦虑情绪在不断加重。

中房报记者 付珊珊丨上海报道

2021年首个“万人摇”项目出现。

2月5日,建发房产杭州城市公司公示了旗下项目紫璋台于2月1日至2月3日摇号登记情况。

据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是杭州1月27日以来取证的一批红盘项目之一。由于是现房销售,且总价低、价格倒挂明显、周边又有学区加持,导致该项目在过去几天引发极大关注。

根据网上登记摇号结果显示,紫璋台在登记期内共收到10795户有效资料,其中人才无房家庭682户,无房家庭10113户。

这意味着,紫璋台将成为杭州2021年首个“万人摇”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为了避免楼市过热,打击投资投机炒房,杭州已经多次收紧楼市调控政策,然而从大批红盘入市市场反应来看,效果甚微。

不仅如此,在红盘项目价格严重倒挂、“买到即赚到”的情况下,不少购房者为了提高摇中概率可谓使出浑身解数,一人持有多房票分散摇号、“代冻资”等现象也让杭州楼市背后的焦虑情绪在不断加重。

多个房票摇号依然“陪跑”

过去一周,对杭州摇号买房的人来说毫无疑问是煎熬的。实际上,从今年一月初,这种焦虑就在购房者中蔓延。

李女士是此次杭州摇号大军中的一个缩影。

早在2020年底,李女士加了多个项目购房群,这些项目基本都是被政府认定为红盘的项目。据李女士介绍,其所在购房群中,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项目取证前,大家询问和讨论最多的问题就是项目何时取证,同样的问题在不同购房群中几乎每天都有人提问,置业顾问们也无法给出确切时间,只让大家备好资料,随时待命。

1月27日,在千呼万唤中,杭州一夜之间下发了22个项目预售证,项目类型从刚需到改善、高端不等。

终于等到项目取证,但李女士面临的新问题又来了,选哪个项目?

根据杭州规定,同一批红盘项目,购房者只能选择其一进行摇号。在万般纠结中,李女士决定用自己母亲和弟弟的名义额外登记两个购房名额,以此提高摇号中签概率。

2月5日,滨江观品、嘉品、博语华庭等项目率先摇号,也拉开了此次杭州楼市史上最大开盘潮摇号序幕。

李女士登记的两个项目星创城和沐宸院都于当天公布了摇号结果,这两个项目也是此次推出的多个红盘中相对遇冷的项目。其中,星创城此次推出房源数量869套,最终有效登记数为1948户,中签率达到44.6%;沐宸院此次推出房源数量为794套,最终有效登记数为2651户,因此该项目中签率可达30%。虽然这两个项目在同期开盘中中签率较高,但李女士依然都没摇中,其最后希望都寄托于2月6日开盘的天空之城项目。

“基本没戏了。”在李女士看来,天空之城推出的房源数和有效登记户数分别为1009套、6181户,中签率约16%,比上述两项目还低,“陪跑”概率很大。

实际上,像李女士这种很可能到头来白忙活“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购房者不在少数。网上有数据粗略统计,杭州此次号称是史上最大开盘潮,集中推出了超一万套房源,线上报名摇号的人数约有10万人,这意味着仍然有约9万人摇不到房子。

随着部分楼盘摇号尘埃落定,不少焦虑的购房者已经在开始寻找新的“上车”机会。

“代冻资”乱象丛生

2020年,杭州成为继深圳、合肥等城市后新的“炒房之都”,楼市热度高居不下,购房者往往“一房难求”。

这种不断扩大的楼市焦虑情绪往往容易滋生出一些不规范的购房行为。

此次杭州一次性推出22个热点和非热点楼盘,不仅创造了杭州史上最大推盘潮,同时由于摇号冻资要求,一万多套房源背后仅冻资就高达千亿元。

以均价28100元/平方米的紫璋台为例,首套房冻资90万元,二套及全款需要冻资180万元。江河鸣翠、御潮府等高端项目冻资要求则更高,最高冻资额度超过600万元。

对普通购房者而言,冻资几百万并非小数目。

“为了冻资,我跟家人把钱从股市中提出来一部分,一来手续费不少,二来刚取出,我买的股票就涨了三个点,房子还不知道摇不摇得到,已经损失了不少。”购房者齐小名说。

更有甚者,为了冻资不惜违法违规。

2月4日,中梁沐宸院公布了一份关于购房登记的情况说明,其中直指11户家庭存在“代冻资”情形,并对其取消摇号资格。

此次严查“代冻资”源于2月3日杭州购房者对此行为的大范围声讨,不少购房者接连向市房管局反映情况。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杭州的市长热线都被购房者打爆了。于是,杭州房管部门也于当日紧急发声,要求开发商重新审核购房者冻资情况,一旦发现存在不规范冻资行为,取消摇号资格。

杭州滨江、绿城等房企也纷纷发声表示会严格审核购房材料,打击“代冻资”违规行为。

所谓“代冻资”就是缺乏足够资金的购房者利用其他方式,将他人的资金冻结在本人名下以获取摇号资格,这种模式能使购房者、掮客和银行均实现“获利”。根据网上传出的一份“代冻资”模式显示,“代冻资”的利息是千分之一/天,100万元一天就是1000元利息,且额度有限,还需要支付千分之一定金。

中国指数研究院浙江分院常务副总经理高院生表示,“代冻资”其实就是高利贷,这种违规操作对真正有摇号资格的购房者并不公平。

据一位熟悉杭州楼市的人表示,“代冻资”现象一直都有,此前银行等机构并没有明显意愿去查,实际上“代冻资”现象很容易就查出来。

除了“代冻资”,杭州这波红盘入市潮中也出现了一些楼市“怪相”。例如竞品项目的置业顾问不再是竞争关系,热门楼盘会为登记人数相对较少的楼盘分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紫璋台的置业顾问直接在购房群里“吐槽”项目缺点,从而劝退购房者到隔壁项目分流。

一位杭州本土房企营销总经理表示,其实置业顾问本意也不是“劝退”,是倡导购房者理性,不要跟风,毕竟现在杭州的限售政策跟中签率挂钩,非热点楼盘若中签率低于10%也要严格实行限售5年政策。

在不少专业人士看来,杭州之所以楼市热度居高不下,还是由于调控力度不大。若不从根本上严控,预计热度仍然会持续。

【相关阅读】

杭州购房群激愤声讨“代冻资”乱象!官方紧急出文严打购房漏洞

2月3日下午,浙江省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官微“杭州住保房管”发布消息,称将督促房地产开发企业严格审查购房家庭冻资情况,指导相关金融机构规范管理,确保冻资账户为购房家庭成员名下账户。如发现存在不规范冻资行为的,企业将取消其摇号资格。中国指数研究院浙江分院常务副总经理高院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代冻资”是一种违规操作,对于真正有摇号资格的购房者来说并不公平。

杭州严打购房冻资乱象

出台新政不到一周,杭州楼市调控又打了一个“补丁”。

2月3日下午,浙江省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官微“杭州住保房管”发布消息,宣布为坚决贯彻“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精神,维护房地产市场秩序,确保本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市住保房管局会同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和浙江银保监局,将督促房地产开发企业严格审查购房家庭冻资情况,指导相关金融机构规范管理,确保冻资账户为购房家庭成员名下账户。如发现存在不规范冻资行为的,企业将取消其摇号资格。

杭州这一紧急出台的政策,源于“代冻资”事件的突然发酵。2月3日上午,杭州众多楼盘摇号群群情激愤,大力声讨“代冻资”行为,最终成功堵上了购房漏洞。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根据杭州的新房摇号规定,购房者报名时要求提交银行的冻资证明。以绿城滨江江河鸣翠项目为例,其首套房客户须冻资300万元,二套房以及一次性付款客户须冻资600万元。而这笔冻资必须存入购房者本人的银行账户,冻资证明要与购房者本人姓名一致,否则无法通过报名审核。

简而言之,所谓“代冻资”就是缺乏足够资金的购房者利用其他方式,将他人的资金冻结在本人名下以获取摇号资格。据杭州本地媒体报道,不少购房者反映,一些资金掮客在红盘的摇号群明目张胆地兜售“代冻资”,并声称可以在多家银行的手机银行上方便地操作,还列出了这些银行名单。

甚至还有人上传了操作视频。《华夏时报》在视频中看到,登录某银行APP操作系统后,拍摄者亲自演示如何替非本人进行高额的保证金申请,并完成冻资审核。冻结资金还未到位的购房者通过银行“助力”后,可以先避开资金审核,摇中房源之后再去筹钱买房。

对于这种“代冻资”的行为,购房者颇为不满。在一些微信群截图中,《华夏时报》记者看到,购房者们呼吁大家向市房管局反映情况,希望房管局发函给各垫资银行,请他们查证冻资人与购房人是否一致,或是鼓励大家拨打12345市长热线进行投诉。而在浙江省投诉咨询平台上看到,亦有网友投诉了“代冻资”的行为。对此,住保房管局回复说:“我局已经着手相关工作,并且严厉打击此类违法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群情激愤的声讨中,滨江集团的置业顾问李某因为一个月前曾在业主群中发过“需要短期资金过渡的可以加我业主”这句话,成为众多购房者的攻击目标。随后,李某被滨江房地产“决定立即予以停职,待查明事实后予以严肃处理”,而李某只能在业主群里恳求客户们为其正名。

为何“代冻资”引起购房者极大的愤慨?原因即在于对冻资摇号公平性的损害。1月27日出台的杭州楼市调控新政升级了限售政策,规定本市限购范围内,新建商品住房项目公证摇号公开销售中签率小于或等于10%的,自取得不动产证之日起5年内不得转让。这也意味着,如果可以利用“代冻资”获取摇号资格,报名人数会大幅增加,必然影响购房者的中签率。正如一位购房者所言,“大家都成了分母”。

“(代冻资乱象)存在很简单,因为‘打新’套利,而且是暴利。购房者买到就赚几百万,没钱不需要买房的人也参与投资游戏。”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说。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也认为,部分购房家庭违规进行冻资,这其实就是一种骗取购房资格和贷款资格的行为。部分购房家庭可能在资金方面不符合要求,但是通过其他手段来进行冻资,是绕过监管来违规炒房的行为。

事实上,“代冻资”这件事实际上是购房者、掮客、银行“几方获利”。比如,网友上传的一份“冻结模式”显示,“代冻资”的利息是千分之一/天,100万1000元一天。且额度有限,有需要支付千分之一定金。按照高院生的说法,代冻资“其实就是高利贷”。

堵漏洞促进调控有效性

“代冻资”事件沸沸扬扬之际,多个房企和项目纷纷表态,承诺称将对购房家庭的购房资格进行严格审查,发现存在“代冻资”行为的将取消其购房资格。比如,绿城方面表示,“我司将对购房家庭的购房资格进行严格审查,发现存在‘代冻资’行为的将取消其摇号资格”。

滨江旗下“滨江观品名寓”项目第一个发出公告,宣布发现存在代冻资行为将取消摇号资格。而除了对李某的停职处理,滨江还强调将对下属各开发项目的购房家庭的购房资格进行严格审查,发现存在代冻资行为的将取消其摇号资格。2月4日上午,滨江房地产相关负责人提供给《华夏时报》记者的材料显示,旗下滨江观品名寓项目、杭源御潮府项目均于当日公布了购房意向客户登记汇总。

另据多家媒体报道,涉事银行也纷纷关闭了“代冻资”的通道。有涉事银行发布公告称,将根据摇号规则进行客户资格审查,后续将持续根据监管部门、房管部门的要求积极做好配合和服务工作,仅支持申请人本人名下的冻资服务。

对于此次沸沸扬扬的“代冻资”事件,受访人士普遍认为,“代冻资”等违规行为,是对市场秩序的扰乱。而堵住“代冻资”这个漏洞,也将有利于杭州楼市回归平静和理性。

张大伟表示,“代冻资”对楼市没有影响,因为这属于银行违规。同时,也证明之前的调控力度太弱。

严跃进则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次政策继续对杭州购房政策进行加码,充分说明调控“常抓不懈”:“这也说明后续各地在政策方面会继续打补丁、做细活,真正促进调控的有效性。”其也强调,这也说明,杭州后续在购房者相关资金的管控上,需要做细工作,“防范出现各类虚假的购房资金证明,以真正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为防止市民钻政策漏洞入市炒房,杭州去年便加强了对购房资格的审查力度,并多次对提供虚假购房报名资料人员进行了公开通报。

比如,2020年12月25日,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官网发布《关于提供虚假购房报名资料人员的通报(五)》,经对商品住房项目摇号登记信息进行对比甄别,发现“桂语听澜轩”、“荣望轩”两个项目中有2户家庭所提供的婚姻证明、户籍证明存在虚假、失实情况。根据杭州市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协调小组《关于实施商品住房公证摇号公开销售工作的通知》第十二条规定,决定对胡某某等2户家庭一年内不再受理其限购查档申请。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