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益舞台 > 正文

支教不只是选择,更是改变的力量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张蕾和学生们玩游戏

到今年7月,张蕾在甘肃会宁农村的支教生活就要结束。对于这位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姑娘来说,一个学期的支教经历尤为难忘。在她的潜意识里,支教地区的经济条件都很差,孩子们吃不饱穿不暖、无学可上是普遍现象。但几个月下来,张蕾对“支教”二字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支教不仅仅是为了让贫困地区的孩子有学上、有人教,更是为了尽己所能,改变贫困地区教育资源不平等的现状。

张蕾的话或许能引发共鸣:面对城乡差距以及农村教育资源匮乏、分配不平等的现状,很多公益组织和志愿者都愿意投入到支教项目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哪怕影响一个孩子、一个班级也是有价值的。而随着教育问题尤其是农村教育不断得到重视,公众对支教意义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支教不只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工具,是弥补贫困地区教育资源匮乏的一种有效手段。

弥补贫困地区教育资源不足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1)

上课

2016年年初,张蕾通过笔试、教案设计、试讲等一系列环节,最终通过了彩虹公益社筛选,成为甘肃会宁地区一名乡村小学支教老师,教三四五年级英语,三四年级品德与社会、科学等课程。“这里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大部分孩子可以吃饱穿暖,”张蕾在总结自己的支教感受时谈到,“会宁县是有名的状元县,对教育很重视,但就农村小学而言,教育资源仍很匮乏。”

彩虹公益社的支教地点主要是西北地区乡村小学。由于一些农村学校规模偏小,教育部门以及社会力量对当地的投入更偏向城镇学校,导致农村学校教育资源十分匮乏。这样的学校往往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教师数量严重不足,教师结构出现断层——老教师面临退休,而由于待遇以及发展空间等问题,年轻的教师又留不住。

张蕾谈到,“学校最缺语言方面的老师,由于当地老师方言较重,英语单词的发音不太标准,而离开了英语老师,孩子们回家没有任何英语听力训练的来源。此外,音乐、美术等艺术方面的老师也很匮乏,孩子们很难得到艺术的启迪。”

因此,彩虹公益社项目官罗晗非常认可支教项目的价值,“我觉得支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我们就是在教育资源不平等的大背景下开展工作,支教确实能弥补当地教学资源的不足。”据罗晗介绍,彩虹公益社的服务地区现在已经进入到一个孩子想上学、也有条件上学,但是学校的教育质量不好这样一个阶段,而大凉山地区还停留在孩子想上学、但是没学校可上的阶段,“因此,我觉得支教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因地制宜的教育创新模式,给当地学校注入了一股新鲜的力量。”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2)

小组合作搭建纸塔

近年来,农村学校和城市学校在硬件上的差距在一点点缩小,而在教育资源分配等方面,两者差距还很明显。为中国而教理事荆攀表示,“社会对教师职业的认知已发生变化,由于待遇、晋升空间等现实问题,教师对很多人来说已不再是一个特别吸引人的职业,尤其是在农村地区。这进一步加剧了教育资源不平等现状。”

为孩子们提供成长陪伴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3)

体育课

在张蕾看来,支教是否有意义,最终还要从孩子们身上去看,只要有一个学生因为他们改变,努力就没有白费。但支教不只是上课那么简单。在农村地区,很多支教学校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因此支教期限设计、项目的可持续性以及效果都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孩子们不需要怜悯,他们需要的是能够有尊严地生活。”谈到彩虹公益社支教项目的理念,罗晗表示,“我们的长期支教老师招募坚持宁缺毋滥的原则,志愿者至少要坚持一个学期。因为我们的服务对象是孩子,他们很容易受到外界影响,所以必须要重视志愿者的筛选,把人员更替带来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4)

彩虹公益社老师和孩子们在一起

在课堂上,张蕾和彩虹公益社的其他支教老师一直坚持一个主题:陪伴。

对此,罗晗表示,“对处于成长阶段的孩子来说,学好文化课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有人陪伴,给予他们精神上的引导。我们要做的,一是新鲜知识理念的引入,二是成长的陪伴,这才是长期支教的意义,短期见效快的那种结果不是我们的目的。”因此,每堂课老师们都会收集孩子对老师和授课内容的反馈,今后还计划为每一个学生建立档案,以帮助后来的志愿者在最短时间内了解学生情况,进入工作状态,并持续发挥正面的影响。此外,机构还会派专人到支教点进行督导,去听志愿者讲课,和孩子进行沟通,以便及时了解他们的想法和诉求,保证教学质量。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5)

一个手电筒、一张白纸,孩子自己动手剪纸人、写故事,就构成了一堂简单的皮影课。

而在支教期限设置方面,为中国而教的要求更为明确:志愿者将作为一线全职教师,到农村任教两年,并且统一纳入学校管理。也就是说,这不仅仅是一次支教行动,更是一份工作。荆攀表示,之所以设置两年的期限是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方面是对于儿童来说,以完整的学年安排支教老师的教学,可以避免孩子因老师频繁更换而产生的被抛弃感,因为很多孩子是留守儿童,他们的心理比较敏感,这样能够减少对孩子的心理伤害;另一方面,从经验上来说,两年是一个老师适应并且能够做出成绩的时间——对支教老师来说,第一个半年是适应期,第二个半年是稳定期,老师可以开始做事并且能够做好;到了第二年老师就有了清晰的目标,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并且开始做出成绩。”

荆攀表示,每年都会有支教期满的志愿者申请留下,他们或是因为不舍,或是希望继续自己的教育创新。而到了支教的第三年,志愿者们能够做得非常好,并且还可以指导新来的志愿者,“因此我们也在考虑开放在岗志愿者第三年的申请,一方面对推动当地教育发展有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证项目的可持续性。”

将公益资源引入农村教育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6)

北川羌族自治县邓家希望小学操场。“有配套设施、无任课教师”是很多贫困山区学校普遍存在的问题。

为了解贫困山区小学教学现状以及对支教项目的需求,5月24日,记者跟随志愿者实地走访了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邓家希望小学。邓家希望小学紧邻北川老县城,距离地震遗址纪念馆6公里,现有在校师生278人。据了解,这所学校的学生全部为农民工子弟,来自特困家庭。学校地处偏远,经费紧张,正式教职工只有12人,师资力量十分薄弱。和张蕾所在学校情况类似,这所学校也亟需英语老师。由于待遇太低,很多英语老师最长坚持一年时间,最短的一个月就会离开,导致学校英语课无法正常开展。

当天,沃尔玛中国与四川省扶贫基金会合作,在邓家希望小学发起了“梦启航”支教基金项目。该基金将用于为学校聘请音、体、美和英语专业教师,支持师范专业高校学生在四川边远小学开展支教活动,从而缓解山区学校艺体教师缺乏的局面。

事实上,类似的支教基金和彩虹公益社、为中国而教等公益机构更多的是发挥平台的作用。借助这个平台,可以引入教育领域的专家指导,联系企业里有经验的培训师,凝聚公益领域的合作,并将这些资源整合在一起,通过支教这个切入点引入农村。“在提供资源和平台的情况下,我们希望鼓励和倡导更多年轻人关注和投身乡村教育,能在现在和未来持续促进农村教育的变化和发展,共同推动教育公平发展。同时,我们也希望提高公众对教师职业的认知度,让更多人关注公益,共同推动公益人才的进步。”荆攀谈到,“在不断的探索中,我们也会产生新的想法。除了支教过程中对于志愿者老师的支持和培训之外,我们还计划将当地的老师、校长包括教育部门带动起来,加强与他们的沟通和支持,从而形成合力,提高工作效果,更好地促进乡村教育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