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环球华商 > 正文

撑起一省经济增速,她才是中国最牛大妈!

原标题:身价70亿,撑起一省经济增速,她才是中国最牛大妈!

星岛环球网消息:和大多数朴实的中国大妈一样,陶华碧不懂互联网、不爱欠人钱。

不一样的是,她身价70亿,凭借一罐麻辣酱掌控着大江南北餐桌上的菜品。

日产120万瓶,使得“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老干妈”不仅仅是一句简单的口号,老干妈之所以能成为海内外华人中脍炙人口的辣椒调味品品牌,它的秘方在于把产品当做最好的营销。

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却红遍全球的老干妈背后,有什么“简单粗暴”的生意经?

1.零负债的纳税大户

2014年,“老干妈”再次被贵阳市国税局评为纳税信用A级纳税人,并连续多年获贵州省“纳税大户”称号。据《贵州都市报》统计,2010至2014年五年间,累计向国家上缴税款22亿元。

《贵州都市报》还算了一笔账:平均8元一瓶的麻辣酱,每天卖出200万瓶,一年用1.5万吨辣椒,1.8万吨大豆,销售额突破50亿,15年间产值增长77倍;在贵州7个县,老干妈建起了28万亩无公害辣椒基地,直接间接带动800万农民致富……

身价70亿,撑起一省经济增速,她才是中国最牛大妈!

“老干妈”公司的发展史

令人不得不佩服的是,在如此大力拉动贵州省经济的同时,老干妈还是个零负债的企业。

陶华碧身上早已贴上了三个标签: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

上市融资对任何企业来说具有非常大的诱惑力,而在老干妈的发展过程中,始终没有这三项计划。陶华碧始终坚持:“有多大能力做多少事情”。

老干妈不上市的理由听起来十分不专业:“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甚至受到了不少的讽刺和批评。据“蓝科技”分析,实际上,这是对权力、金钱的克制。

而老干妈“三不政策”的背后,很大的底气是来自数量庞大的现金流。公司创办20年以来,老干妈始终坚持现款现货原则,全部依靠现金流运转,不积压货品。

无论是收购农民的辣椒还是把辣椒酱卖给经销商,陶华碧永远是现款现货,“我从不欠别人一分钱,别人也不能欠我一分钱”。从第一次用几十块钱向玻璃厂买玻璃瓶开始,知道现在日销售额过千万,“固执”的陶华碧始终没有舍弃这条原则。

2.拒绝一切“潮流”

生在贵州生偏僻的小山村,目不识丁的陶华碧做起生意来也特别“简单粗暴”。

1996年,47岁的陶华碧才开始专门做起麻辣酱的生意。也许对她而言,那早已不是赶潮流的年纪了。相反,她选择踏踏实实地做好一瓶麻辣酱,并一直坚持二十年如一日,甚至包装都不换。

身价70亿,撑起一省经济增速,她才是中国最牛大妈!

二十年如一日的包装

连已经说不上是“潮流”,而应该是标配的“互联网+”,在老干妈这里似乎并不成立。老干妈的发展并未依赖互联网,更谈不上拥抱互联网。对于老干妈这种传统企业来说,陶华碧更坚定地相信加号后面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关注技术,不空谈、务实、诚信,这些是老干妈最基本的经营策略。

老干妈的股东结构也极其简单,甚至也被认为落后。长子李贵山持有49%股份,次子持有50%,陶华碧仅有1%的股权。有人质疑老干妈的家族管理模式,认为家族企业就是落后企业组织形态的代名词。

事实上,老干妈依靠家族管理模式发展壮大企业绝非个例。据“蓝科技”整理,截至2013年6月30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约500家国内企业中,家族企业共有194家,占比接近40%。这个比例在国外则更高。在巴黎证券交易所前250家公司中57%的企业为家族企业。在法兰克福,前250家上市公司中有51%为家庭或个人所有,其中不乏宝马、保时捷、家乐福、米其林等知名企业。

由此可见,老干妈没赶上的职业经理人经营公司“潮流”,并不影响它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

要数老干妈最“洋气”的事,大概就只有在这瓶国民麻辣酱远销海外之后,官方网站配上了英文版本了。

3.最好的营销就是产品本身

老干妈从不做广告营销,当产品已经成为“垄断的刚需”,它只需要做好这瓶麻辣酱本身。在“互联网+”时代,消费者获得产品信息十分容易,产品的口碑也成为消费者关注的重点。

而老干妈早已赢在口碑上。

从陶华碧为了生计,每天夜里用玻璃瓶包装白天要出售的豆豉辣椒,在辣椒加工厂里亲手捣麻椒、切辣椒,到出现次品时第一时间销毁整批辣椒酱,老干妈的核心始终在于质量。

身价70亿,撑起一省经济增速,她才是中国最牛大妈!

“老干妈”对质量把控严格

凭借独特而稳定的口味,加入老干妈的菜品遍布全国餐饮饭店,他们都不敢轻易更换这瓶辣椒酱。据“苏宇管理的常识”分析,餐饮店换老干妈就等于换菜,因此,老干妈的口味本身就支撑起了它的餐饮渠道。

这就是老干妈不做推销、不打广告、没有促销,经销商还是络绎不断地来抢货的原因。

老干妈的“垄断”,还体现在它的定价上。陶华碧的价格战策略是,稳住一个合适的价格,让竞争对手根本杀不进来。

据“苏宇管理的常识”观察,以老干妈的主打产品风味豆豉和鸡油辣椒为例,其主要规格为210g和280g,其中210g规格锁定8元左右价位,280g占据9元左右价位(不同终端价格有一定差别),其他主要产品根据规格不同,大多也集中在7-10元的主流消费区间。

产品的定价体现了品牌和目标消费群体的定位。老干妈吃透了这一产品规律,其定价一直稳定,只有根据成本浮动而产生微乎其微的涨幅。陶华碧知道,价格变动,不只是企业利润和销量的变化,更是品牌定位的转移,尤其是企业具有领先市场份额的情况下,提价往往是给对手让出价格空间。

基于老干妈的强势品牌力,其他品牌只能选择价格避让,比如,李锦记340g风味豆豉酱定价在19元左右,小康牛肉酱175g定价在8元左右。然而这样的定价都难以于老干妈抗衡——低于老干妈没利润,高过老干妈没市场。

(来源:无冕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