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环球华商 > 正文

马云呼吁“像治理酒驾那样打假”

星岛环球网消息:京华时报报道,3月7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其新浪微博呼吁两会代表委员们关注制假售假问题,“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

记者注意到,两会期间,打假话题受到广泛关注。有全国政协委员表示,我国还缺乏足够严厉的方式治理假冒伪劣“毒瘤”。全国政协委员陈晓颖3月7日也表示,要健全法律,严厉执法,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击假货。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对京华时报记者说:“要让假货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马云呼吁代表委员关注和推动打假

马云在微博中表示,这几年自己认为最经典的司法进步就是酒驾治理。假如没有“酒驾一律拘留、醉驾一律入刑”的严刑竣法,今天中国要多出多少马路杀手!再看假货,绝大部分制假售假者几乎不承担法律责任,违法成本极低而获利极丰,很难想象假货如何才能打干净!

马云在博文中举例,对涉假行为的法律规定,很多国家奉行严刑重典,如美国,初犯处10年以上的监禁,重犯20年以上,公司会罚到破产,连携带使用假货的人也会面临拘留,如此才有了今天美国的创新环境。但在国内,公检法部门去年投入了巨大的力量打假,而众多案犯仍不能被绳之以法。

马云呼吁,假如改变入刑标准,治理假货的结果肯定会大不一样:社会会形成共识,司法机关有法可依,政府部门杜绝权力寻租;更重要的是这代表了我们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创新的决心和真正的行动,代表了我们社会的重大进步。因为假货对中国的伤害,远远不是我们看到的假货本身,而是对创新的伤害、对勤奋诚信之人的伤害,对国家未来的伤害。

他在微博最后写道:法律的修改、完善和进步是一件非常专业严肃的事情,也是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我们会一直坚持打假,也会一直坚持呼吁、呐喊,为我们自己和孩子们亲手打造一个“天下无假”的时代。

委员建议对制假售假加重刑罚处罚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提交的提案就包括《关于对制假售假行为加大打击力度的提案》,他建议加重对制假售假的刑罚处罚。

“当前打假的形势非常严峻。”朱征夫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制假售假不仅破坏交易公平和诚实信用,还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和社会安定,因此,必须加大打击力度。

他关注到,去年以来,媒体曝光了许多制假售假的案例。如2016年2月,济南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环境侦查支队公布消息,济南市食药环侦支队查获一起大量非法经营的人用疫苗案,涉及国内24省区市,300多人涉案,其中包括疾控部门的工作人员,涉案金额5.7亿多元。

今年1月16日,媒体报道了天津静海区独流镇多家假调料作坊用工业用盐加色素勾兑太太乐、王守义等假冒伪劣调味品,流向北京、上海等多地。同日,多家媒体曝光福建莆田假鞋“鬼市”。

朱征夫认为,目前制假的触角已经延伸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从食品、药品、日常生活用品,到工农业生产资料,甚至文化、精神产品,在国民的日常生活中达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但制假售假方式,却更加隐蔽。

他举例,以生产、销售合法产品为掩护,暗地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真假难辨,有的制假作坊转移至废弃的仓库、营地等场地。另外,真正的制假售假组织者往往在幕后暗中操控,形成“老板不出面,马仔当先锋”的组织形式,致使真正组织者较难被抓获。

打假多年,为何难根治?朱征夫认为,这跟各地处理制假售假时“以罚代刑”不无关系,“有些执法人员甚至以此作为增加单位收入的一种手段。致使制假售假行为更加肆无忌惮。”

朱征夫对京华时报说,他建议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大打击力度。如鼓励各地制定地方法规,强化行政执法手段,建立多个部门联动执法机制;严格执行刑法第140条到150条规定的对各种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的量刑标准,对制假售假达到法定数额者严惩不贷;严格执行刑法第213条到220条关于侵犯知识产权罪的量刑标准,对侵犯商标,专利和著作权的犯罪行为予以严厉打击。

我国缺乏足够严厉的方式治理假冒伪劣“毒瘤”

3月7日,政协委员、原中信21世纪副主席、中信国检董事长陈晓颖在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上表示,我国缺乏足够严厉的、创新的、利用信息化的方式来监管假冒伪劣问题,要健全法律,严厉执法,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

全国政协委员侯欣一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说,制假售假在生活中甚至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谁没买到过假货?谁没受过假货欺骗?”

阿里巴巴曾公布数据,2016年全年,其平台治理部门共认定和处理制假售假案件线索4495条,案值均高于目前刑法所规定的5万元起刑标准。执法机关接收线索1184条,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制假售假受到刑事处罚的比例不足1%。

对于1%的比例,侯欣一说,现实情况或许“更糟糕”。他认为,打击制假售假,首先消除地方保护,严惩其背后的“保护伞”。“一些制假售假企业在地方上长期存在,监管部门会全然不知吗?由于其能一定程度上解决就业和税收,造成地方政府怠于监管。”

另外,“黑作坊”多是偷偷摸摸在运作,假货往往是在集贸市场、地摊上销售。打击制假售假中,确实存在发现难、取证难。通过宣传鼓励群众举报,这不失为一种解决途径。

朱征夫同样建议,地方政府官员要提高领导对制假售假的认识,杜绝以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来换取税收和政绩。对于关键的领导职位,落实打击制假售假责任制。要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全民产品质量意识;设立多种举报手段,鼓励全民积极参与打击制假售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