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海外投资 > 正文

中资海外收购热潮引争议:中国是否买断全世界?

星岛环球网消息:2016年上半年,中方企业海外投资继续掀起热潮,真正的跨国公司逐渐崛起,仅上半年对外投资总额已达到1210亿美元,超过2015年全年投资总额,同时超过美国同期海外1066亿美元的投资总额 。此次中国收购潮在各方引起激烈讨论,国外卖家在热烈欢迎投资的同时,仍保留关于中方支付能力和政策监管等方面的隐忧。

数据:中国是否买断全世界?

面临美国大选和英国退欧等政治不稳定因素,中方投资的并购热潮与2013年以来全球其他地区的投资寒冬形成了鲜明对比,更有外媒称“中国买断全世界”。

2016年中方投资占全球投资总额的21%,在每一个行业几乎都占据了主导地位。上半年全球跨国投资总额仅为580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来自北美和欧洲的投资总额分别下跌了27%和18%,同时,中方企业海外收购的强劲势头也不足以弥补整体亚洲地区投资下跌27%的颓势。

据商务部统计,中国公司在2008-2014年间的对外直接投资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14%。投资目的地仍以发达国家为主,2015年在北美和欧洲地区投资占比82%。但由于“一带一路”的战略带动,中国企业同样越来越关注在亚洲的投资机会。

中方对外投资目标逐渐从能源和矿产转向高新技术和旅游业,倾向于追逐科技、品牌和专项技术,将其带回中国,着手建立地域多样化的投资组合。今年上半年内,中国企业在高新技术领域的海外投资达到260亿美元,远远超过去年同期的95亿美元。

其中民营企业投资在很多领域开始反超大型国企,2015年民营企业投资达到207宗,国有企业虽数额较大,但数量仅为80宗。私募股权基金与财务投资者的国外并购趋势显著,投资者希望寻找具有“中国视角”的海外资产,2015年的数量相比前期的高点几乎翻了一倍,总额达到161亿美元 。

大事件回顾: 金额大溢价高

· 中国化工集团以430亿美元现金收购瑞士农业化学巨头先正大,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海外进行的最大并购,也是全球范围内史上第二大并购案例。此前,美国孟山都曾欲以450亿美元收购先正大,但未成功。

· 万达以35亿现金美元收购旗下拥有蝙蝠侠、超人等好莱坞经典人物的美国传奇影业,这次交易是中国企业在海外最大的一宗文化并购,王健林成为美国好莱坞影视制作业的第一位中国老板,同时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院线运营商。

· 富士康以35亿美元控股夏普66%股份,达成了史上最大一笔外国公司收购日本电子产品企业的交易。

· 海尔宣布以54亿美元收购美国通用电气的家电业务资产,希望通过并购提高海尔在美国市场的份额。

· 同月,海航宣布以60亿美元收购美国信息技术企业英迈,创下中国企业收购美国IT集团最高纪录。作为著名的收购爱好者,据悉海航还有意收购美国卡尔森酒店集团、瑞士航空餐饮供应企业佳美集团、南美航空集团Avianca等知名企业。

· 美的集团宣布将以不超过40亿欧元的价格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大厂库卡集团股份,持股由13.5%增加至30%,成为第一大股东。

机遇与风险并行 几家欢喜几家愁

普华永道在2016中国企业并购市场展望报告中提出:2016年中国大陆企业海外并购将继续保持超过20%的增长,财务投资的数量将持续增长,科技领域将继续火热,一些投资者将以业务地域多样化为目的进行海外投资,真正的跨国企业将随之出现。就今年目前数据来看,增长水平将远超于此项预期。

德意志银行亚太地区主管Mayooran Elalingam认为,中国企业的并购热情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对高新技术的需求、人民币贬值预期、和中国国内经济增长放缓趋势是驱使中国公司进行海外投资的主要原因。

摩根大通全球并购部主管Hernan Cristerna则提醒道:在此轮中方投资热潮中仍需谨慎考量与中方买家交易过程中的风险和可持续性,一些客户对中国买家的态度在过去6个月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变化,从一开始急求中方买家的迫切心情转变为对一部分买家的深深忧虑。

中联重科(4.180, -0.01, -0.24%)原有意以34亿美元收购美国重工企业特雷克斯,但在5月截止日期前因价格分歧导致计划流产;而原出价140亿美元拟收购喜达屋集团的安邦保险也在与万豪集团间的竞价中突然退出,收回了此前的收购要约。

纽约资产管理公司Perella Weinberg合伙人Dietrich Becker表示了相似的担忧:由于中方投资多为现金收购,卖家需特别注意与中方交易过程中的诸多不确定因素,包括兑现最终报价的能力和政策的不确定性。

中国公司主要依靠负债进行海外并购,然而今年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已由2011年的0.9%上升至2016年的1.75%,银行体系的潜在风险很有可能负面影响中方企业的对外投资行为。

美国快捷半导体公司就拒绝了来自中国华润微电子和华创投资在今年2月份25亿美元的报价,反而接受了另一个美国公司更低的报价,因为快捷认为美国公司的方案更为可靠,而中方的报价很有可能无法兑现。

政策上,由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核,清华紫光表示放弃收购美国硬盘驱动生产商西部数据37.8亿美元的计划;此前出于同样原因,飞利浦也撤销了将旗下一家照明产品子公司出售给金沙江创投的计划;中国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曾欲收购芝加哥股票交易所,导致45名美国议员联名致信美国财政部,要求对此项收购进行全面、严格的调查。

关于中方企业对外投资发展的风险问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董事长张晓强在2016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发表了与外方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此类投资不一定风险更大:“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步伐加快,与国际机遇有关,也与中国企业国际化经营能力与综合竞争水平提升有紧密联系。中国企业的重大境外投资已有很多成功案例,包括吉利收购沃尔沃、双汇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等,都在并购后实现了双赢局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