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旅游 > 正文

中国人去朝鲜后惊呆了:对朝认识竟全被颠覆!

国内多数媒体传达的信息是:朝鲜很穷、封建专制、封闭落后、不文明、不安全……

赴朝旅行团一行到达朝鲜平壤,先后到朝鲜会昌郡参观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祭拜了毛岸英等志愿军烈士;参观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志愿军表彰大会会场;到朝鲜开城参观了抗美援朝战争停战协议签字遗址、板门店南北朝鲜军事分界线;高丽博物馆;参观了朝鲜沙里院社会主义合作农场;到朝鲜西部南浦港参观游览了朝鲜人民的拦海工程——西海水闸;游览瞻仰了万景台金日成故居等。

在朝鲜首都平壤先后到领袖铜像广场、中朝友谊纪念碑献花、祭拜;参观了朝鲜千里马碑、凯旋门、金日成广场、主题思想塔、祖国解放纪念碑、朝鲜中学(69学校)等;观看了朝鲜太阳节烟火晚会,参加了太阳节广场舞会;瞻仰了存放金日成主席、金正日委员长遗体的朝鲜人民最神圣的锦绣山太阳宫;参观并乘坐了深140多米建筑精美的平壤地铁。

在朝不到五天期间,行程数百公里,不乏山路土路;走过平壤大街小巷数十条,不尽楼高路畅;接触导游、接待、服务人员若干,导游讲解滔滔不绝,接待服务不卑不亢。不足五天时间,走马观花,道听途说,黄河不敢言朝鲜人民“穷”还是“富”,不能讲朝鲜社会制度“文明”还是“落后”。仅就五天之所见所闻记录如下,希望能见斑而窥豹。

1、卫生整洁。所到之地处处整洁卫生,特别是平壤,大街小巷、草坪、广场、河水、陵园……绝无纸屑果皮杂物,大小饭店门前亦无油渍,即使成千上万人活动的广场结束后也找不到一丝丢弃物。

2、无商业广告。五天的行程中见到的只有少量的标语、领袖画像、英模人物宣传画,绝无充满铜臭味的商业广告,更无坦胸露腿的色情宣传画。

3、只有国旗。平壤大街小巷、村、里、郡、道,只升、挂朝鲜国旗,没有见五颜六色的彩旗,也没见任何外国国旗或企业旗帜

4、无横穿马路现象。平壤马路宽敞而车辆很少,在交叉路口没有行人横穿马路,即使在很长时间没有车辆通过的情况下。行人都自觉走地下通道或过街天桥。无地道、天桥的路口都能遵信号走斑马线。

5 、无防盗网。所到村、里、郡,平壤大街小巷、高楼平房、商铺住宅,无一处安装防盗网。

6、无闲置房。晚上,居民楼是平壤的一道风景线,一眼望去,错落有致的住宅楼的每一个窗都亮着灯光,横竖畅成行,几无断点。没有一处鬼楼,鬼房。

7、治安秩序。所经时间有限,所见范围很小,不敢言朝鲜治安优劣,所见到的是:不仅农村、城市、居民、商店绝无防盗网,且很少见到警察。即使是在太阳节的领袖广场、体育馆前广场活动人数成千上万,也没有警车待命,不见警察维持秩序,献花祭拜人群井然有序,广场舞会欢乐祥和。

8、安全互信。旅行团的成员多为老同志,有多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朝期间,多次发生钱袋、证件、手机遗留房间或车上的事件,都安然无恙。有几次导游提醒大家:现金、手机、相机等物品都可以留在车上,不用担心。在高丽博物馆参观时,笔者不购物出馆较早,居然发现我们的车上司机不在而车门大开。

9、人的精神面貌。在朝五天,朝鲜同志见得不少,接触的不多。他们有步行的,有骑自行车的,有和我们主动打招呼的,有匆忙赶路的,见得最多的是金日成诞辰祭奠人群。太阳节领袖广场祭奠献花人群络绎不绝,有市民、有学生、有军人……,全都步行来步行去,军人中不乏两杠几星的校将军官,但不见有挺“将军肚”的,一队队的学生队伍中亦不见“胖墩儿”。

无论男女老幼,看他们的走路、打扮、体态、表情,大略可知,他们是自信的、幸福的。朝鲜五天,不曾见油头垢面、衣服褴褛、沿街乞讨的,不见衣冠不整、奇装异服的,不见成群结队逛街逛商店的,不见在太阳底下聚众闲聊晒太阳的。

据导游介绍,朝鲜实行全民三免费,一是免费教育:从幼儿园大班到高中毕业实行12年义务教育,不完成义务教育为违法;高中毕业考上大学仍为免费教育。二是免费医疗:即全民医疗免费,医疗单位医务人员包片服务到家,无论大病小病,门诊住院手术用药费用全免。三是免费住房:朝鲜实行住房分配制,根据家庭人口分配和适时调整住房面积。在此,笔者为朝鲜增加一免费——就业免费,义务教育完成、大学毕业,国家包分配工作,不存在毕业即失业,送钱找工作、花钱买工作一说。

中午赶到首都机场上了飞机,飞机滑出去又被拖了回来。空姐说,飞机没电了,要回去充电。没电就没空调,一个小时后,全飞机的人衣服都湿透了,空姐说,这个飞机马上就不用了。真正的实话实说。我等是此架飞机退役前的最后几拔乘客。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本国民航的飞机。

不过,这的确是架飞机,起飞后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平壤,我忙掏出相机,拍了第一张照片。

机场海关挺严,我们随身带的包都被检查了一遍,海关人员甚至用中文说:“手机?”我们摇头加摆手,电脑是查有没有无线上网卡,我们的摄像机也顺利过关,带的碟片说明是朝鲜电影也准许入境,总之,朝鲜海关并不像传说中那样。

出了海关,四个东木(朝鲜语“同志”的意思)来接,唯一的女士小全曾在中国上过学,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以后七天一直为我做翻译,她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北京有这么多树吗?”

从机场进市区再到羊角岛饭店,一路无比干净,仿佛回到我童年时光。童年时我常在夜晚凝望满天繁星,产生无边无际遐想,现在晚上我基本不抬头。

眼中的平壤算不上现代化的市区,也并不落后,高楼不多,也不少,大同江水不算清,也不混,马路上人和车不算多也不算少,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的感受,真的是似曾相识。

饭店门口有门童帮助拿行李,有大堂宽敞明亮,有咖啡厅可以喝茶,有旋转餐厅(第37层)可以看夜景,还有三个餐厅,三个商店,一个桑拿,一个保龄球馆,两张乒乓球台和一个小型赌场(澳门人开的)。

80欧元一张票,我们走进了五一体育场的外宾席,晚八点二十左右,参演的演员排队入场了,这之前,由数千(或许是上万)名孩子组成的背景台不停地变换图案,我一下想起了宝贝女儿,最近她起早贪黑地练,一天早晨四点回家,袜子是湿的,抽空还写了作文《我与祖国共命运》。

参演的演员入场了,他们排成一个大大的看不到尾的方队缓缓入场,我一下子意识到,这是一个民族走过来了,他们用规定的或是自己习惯的步子整齐划一地入场,这个叫朝鲜的国家就是他们的舞台,你不许它表演吗?你想用什么方式不许它表演?你想让他表演什么?这是出给全世界政工干部的一道试题。

小全说,我儿子五岁了,他一定能参加一次阿里郎。一个平壤的孩子没参加过阿里郎的表演,太失落了。

我注意到,并没有汽车接送这些孩子,他们走着,或是坐公交车?他们准时来了,演出结束后,他们会回到学校或指定地点总结,然后再回家,他们要一口气演上两个月,没有补助。

服务员会为你引座,但同时也会回避你的相机。

来源:中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