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旅游 > 正文

豪华邮轮逃离中国:被"中国大妈吃垮"背后的真相

中国邮轮旅游市场骤然降温。

一方面,在经历了十年高增长后,2017年中国邮轮旅游客流量增速大幅放缓;另一方面,皇家加勒比、诺唯真等多家国际邮轮公司竟不约而同地在中国市场做起了“减法”,部分原本为中国游客量身打造的船只,最终却被迫离场。

有人说,是中国大妈“吃垮”了这些邮轮。玩笑背后究竟隐藏了哪些真相?

诺唯真喜悦号 来源:诺唯真游轮官方微博

现象 | 中国邮轮市场骤然降温 外资豪华邮轮集体“出逃”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邮轮旅客出入境人次为495.5万,同比增长8%。值得一提的是,过去十年,中国邮轮旅游客流量增速大多保持在40%~50%,甚至更高。

中国邮轮旅游客流量增速大幅放缓的同时,越来越多的外资豪华邮轮正在“逃离”中国市场。

先是2017年年初,在中国运营长达3年之久的蓝宝石公主号选择离开中国,被派往欧洲到新加坡航线。随后,公主邮轮也宣布,2018年09月~2019年,盛世公主号将暂别中国,转至澳洲邮轮市场运营。

2017年9月,皇家加勒比旗下海洋水手号宣布离开中国市场,被派往美国市场;2018年2月,歌诗达邮轮旗下维多利亚号也离开中国市场,转投欧洲市场。

2018年7月,诺唯真游轮公司的一则公告再次轰动了整个邮轮市场。根据公告内容,诺唯真旗下豪华邮轮喜悦号将于2019年4月离开中国,执航阿拉斯加航线。

公开资料显示,喜悦号是诺唯真游轮公司专为中国市场打造的新型豪华邮轮,总吨位达16.8万吨,最大载客量4930人,2017年6月28日从上海开启首航。

对于喜悦号离开的原因,诺唯真游轮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向宇澄表示,此次调整是公司整体的战略规划所需,中国市场至关重要。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信心没有改变,对长期在华发展的决心更是坚定。

据了解,2020年初夏,诺唯真之勇号将投入中国市场,但相较于喜悦号,之勇号的规模和档次都要差一些,之勇号总吨位7.6万吨,最大载客数为2018人。

值得一提的是,诺唯真游轮CEO弗兰克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喜悦号驶离中国市场,并最终定位于阿拉斯加航线,是因为公司更加看重欧美游客船上的二次消费能力,而这一切都是中国游客所不具备的。

据《2017年中国邮轮发展报告》,2017年,世界各地游客在嘉年华邮轮累计二次消费达到100亿美元,包括在邮轮酒吧、高档餐厅、健身房以及免税店等二次消费,占整体嘉年华邮轮2017年全年年收入的7.3%。

而数据显示,85%以上中国游客并不会在邮轮上进行二次消费,12%的中国游客会把钱花在免税店和赌场上,只有3%的中国游客会光顾邮轮上的酒吧、高档餐厅。

豪华邮轮上部分设施 中新经纬 高晓锳 摄

有过邮轮旅游经历的林女士告诉中新经纬,曾经六天五晚的行程,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船上的餐食,“24小时不间断,服务员态度也都很好。待在船上的那几天,除了吃饭和偶尔打打乒乓球,我基本上都没怎么出过房间。”

中新经纬了解到,多数邮轮上的餐食配备都相当豪华。以诺唯真喜悦号为例,船上提供各种精致美食、饮料、冰淇淋……24小时任吃任饮,吃货可一天回本,颇受中国大妈欢迎。以至于有媒体报道称,正是这群一边喊着减肥、一边暴饮暴食的中国大妈“吃垮”了豪华邮轮。

“中国大妈吃垮豪华邮轮”的说法虽显夸张,但却反映出外资豪华邮轮在中国市场当前的困境。

分析 | “老龄化”“同质化”“价格战”等难辞其咎

在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黄璜看来,中国邮轮市场还尚未到饱和的阶段,此时增速放缓且有企业退出,并不是一种正常现象。他认为,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居民休闲时间不足、上班族“有钱无假”。

“邮轮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全新的产品,市场没有完全渗透,纯粹是因为休闲时间不足,导致很多人无法去享受,客观上压制了大部分需求,以至于市场被迫放缓。”黄璜向中新经纬分析称。

黄璜指出,虽然中国潜在市场很大,但真正有时间、有钱进行邮轮消费的群体是有限的,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部分群体仍以中老年游客为主。“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邮轮市场呈现出一个显著的特征,即中老年游客比重过高。”

途牛旅游网对外发布的《中国在线邮轮旅游消费分析报告2018》显示,2017年,年龄在30~59岁的游客是邮轮游的主力军,占比达48.5%;其次为60岁及以上的游客,占比达27.5%。

“然而,经过前几年的快速增长,中老年游客市场逐渐饱和,中国邮轮市场的增速也随之放缓。”黄璜表示。

至于外资豪华邮轮为何陆续退出中国市场,黄璜认为主要是受需求、利润驱动。他提到,邮轮公司与旅行社之间的包船模式,进一步压缩了邮轮公司的利润空间,最终使其处于“不运营亏损、运营也亏损”的尴尬境地。

“由于中国邮轮市场真正能够形成购买力的市场比较小,导致各个邮轮公司、旅行社之间为争夺客源大打‘价格战’,与此同时,产品的同质化更是加剧了这场‘价格战’。”黄璜如是说。

中新经纬走访北京地区多个旅行社发现,从国内出发的邮轮,多是开往日本、韩国,航线大同小异。“由于受市场因素的影响,今年的国际航线大多是去日本的,韩国不靠岸。”北京地区一家大型旅行社销售人员向中新经纬介绍。

黄璜提到,“价格战”对于行业来说是一种伤害,表面上是让利于消费者,但从供给端来看,这是不可持续的,“企业如果不能在获得合理报酬的状态下进行正常运营,就只能硬撑,撑久了,服务质量可能就下降了,甚至还会带来一些深层次的问题。现在最明显的问题,就是那些打不起‘价格战’、实力较弱的企业将率先退出市场。”

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王立平也认为,长期低价运营是促使外资豪华邮轮退出中国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受旅行社包船模式分销影响,国内邮轮市场已经被‘做烂’,邮轮船票订得越晚越便宜的技巧已深入人心,黄牛通过做空邮轮船票盈利进一步拉低了票价。受此影响,外资高成本豪华邮轮纷纷退出或减班。”王立平表示。

据了解,今年9月3日,天海邮轮旗下的新世纪号邮轮已结束在中国市场的所有运营。

天海邮轮旗下新世纪号邮轮 中新经纬 高晓锳 摄

破局 | 变客源地为目的地

中国邮轮市场如何才能做到健康、高速发展?黄璜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中国由客源地转变为目的地。

“目前,中国所有的邮轮母港都只是出发地,中国整体来说是邮轮旅游的客源地,而不是目的地。中国拥有丰富的沿海旅游资源,通过邮轮,将这些资源进行可持续、最大限度的开发,丰富邮轮旅游路线。”黄璜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

9月27日,交通运输部、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促进我国邮轮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提出,将大力发展邮轮入境游,支持开辟多点挂靠航线,提升境内外岸上旅游品质,加强与长江等内河及沿海游轮市场的衔接,拓宽邮轮境外市场营销渠道,吸引外国游客来华乘坐邮轮等。

10月1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本市邮轮经济深化发展的若干意见》,将建设国际一流邮轮港口、全面提升邮轮旅游品质设为重点任务,并提出到2022年,上海邮轮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接待量位居全球第三,跻身世界邮轮港口第一方阵;到2035年,建成国际一流邮轮港,形成完备的邮轮经济产业链。

同程旅游邮轮事业部CEO孙杰曾向媒体表示,中国邮轮市场连续10年保持40%~50%的高增长后,2017年开始出现增缓的迹象,2018年也被称之为分水岭,“短期调整对于邮轮产品来说利大于弊,同程旅游2018年暑期邮轮人均消费稍涨的迹象,表明市场可能在向更注重消费质量和体验的方向发展,整个邮轮旅游市场或将因此获得新的发展空间。”

同时,王立平认为,在邮轮消费降级、邮轮乘客高龄化、乘客船上消费不足的背景下,外资高端高成本豪华邮轮公司水土不服逐步退出,有望提高本土低成本邮轮的竞争力。

来源:中新经纬客户端 作者:闫淑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