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中国商业协会联盟 > 正文

商会是如何帮助老字号企业焕新生的?

QQ图片20160607103220

在商会体系下,老字号企业不再是单打独斗的个体,商会是企业的“娘家”,企业遇到了困难或棘手的问题,可以向“娘家人”倾诉,商会义不容辞地伸出援手,成为凝聚老字号企业抱团取暖的港湾。

帮助老字号保“命根子”

知识产权是老字号企业的“命根子”。然而,不少老字号却因此陷入难以自拔的危机之中。

2014年年末,程旭代表老字号企业内联升向北京市西城区大栅栏琉璃厂商会献上了一面锦旗。这也是商会成立一年多以来,收到的第一面锦旗。

事情源于三年前的鞋业老字号内联升鞋业有限公司与侵权企业福联升鞋业有限公司的商标之争。河北一家名为福联升的鞋业公司于2009年注册了“福联升”商标。内联升以商标侵权之由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福联升”商标的建议。后经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两商标构成近似商标,“福联升”商标不予核准注册。福联升公司因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当时出于偶然性的因素,法院对此事的理解可能有些出入,宣判福联升胜诉,其商标也因此合法了。”内联升总经理助理程旭告诉《经济》记者。

然而,近几年福联升鞋业公司疯狂开店扩张市场,并在招商过程中假借内联升之名,同时其粗制滥造的布鞋也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最关键的是,福联升的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内联升的权益。一审败诉后,我们联系律师,要求二审。听说二审胜诉的概率较小,当时真是心焦如焚。”程旭说。

正当内联升内外交困之时,北京市西城区大栅栏琉璃厂商会伸出了援助之手。商会为内联升提供免费的资源支持,帮助内联升联络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工商局、法院等相关机构,为其支招,并指导企业了解相关司法程序。同时,商会还帮助内联升联系多位人大代表在“加强老字号知识产权保护,打击仿冒品牌”的倡议书上联名签字。最终,经过多方努力,2014年11月的二审,内联升取得了胜利。“在此次商标之战中,作为政府与企业沟通桥梁的商会给予我们很大帮助。”程旭赞叹道。

无独有偶,南京市的“中华名小吃”金春锅贴也曾遭遇被人恶意抢注商标的尴尬。创建于清末的金春锅贴于2009年因宁海路改造,网点拆迁而停业。其后,该商标被个体经营者抢先注册,并以金春锅贴的名义另选址经营。待老字号金春锅贴重新营业时,却陷入商标被人抢注的尴尬境地。鼓楼区老字号商会会长闻伟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说,“好在金春锅贴的营业执照等资料比较完整,也具有合法的字号登记手续,最后通过司法调解在服务类项目上获得优先经营权。”

尽管“金春锅贴”这一商标已被注册,但在商会的帮助下,老字号重新注册了“佰年金春”的商标,“我们也算是抢救性地保护了老字号。”闻伟感叹道。

老字号的商标之争,背后隐藏着某些经营者以钻营、投机、欺骗等卑劣的手段窃取他人劳动成果的不诚信行为。曾经引起轩然大波的王老吉加多宝之争,其实就是目前国内许多老字号商标状况的一个缩影。闻伟告诉记者,我国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尚在建设期,不够完善,有些老字号企业处于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状态,容易被人钻空子。“因此,每个老字号都要注重保留自己的历史档案,并重视商标的登记注册,保护好自己的权益。”

闻伟告诉记者,运用商标、专利、知识产权等法律措施保护老字号自主品牌,是老字号商会的职责之一。目前商会已经对所有成员单位所拥有的字号都进行了完整的档案记载,在遇到字号使用权或商标争端时,商会在开展调查的基础上通过舆论影响和介入司法调解等措施予以解决。

此外,不少老字号协会也在积极地保护老字号的知识产权。中国商业联合会中华老字号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张健告诉记者,“我们也设立了法律顾问,只要老字号企业有相关需求,我们会为他们提供无偿援助。”

老字号不必纠结于做大

老字号企业的经营历史较久,“老字号之所以存在,跟当时的经济、历史、文化等因素相关。”张健表示,地域性是多数老字号企业的共性,即老字号企业对于某些地区的人而言是耳熟能详的,而其他地区的人则不甚了解。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老字号企业都适合通过连锁或跨区域经营的方式做大。“事实上,老字号企业不一定能做大,但可以做强。”张建说。

对此,程旭表示,内联升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也曾通过线下门店扩张的路径发展,但随着房租水电费成本的高企,好的门店资源也被一线品牌所把持,“目前内联升在实体店扩张的速度正逐渐放缓,外埠经销商的分布也不均匀,这也为内联升发展电子商务留有很大空间。”

张健表示,老字号要做强,除了发展电子商务,还必须创新。譬如,根据消费者的需求,以及市场需求做营销定位和市场调研,再进行创新。同时,老字号企业要明白“酒好也怕巷子深”的道理,还应该积极地进行品牌营销,注重品牌的宣传与传播。“事实上,商协会可以帮助老字号创新,但有些老字号未必听取意见。”张建无奈地说。

老字号玩出新花样

老字号不怕比老,他们更希望看到其他老字号做了哪些吸引年轻人的新鲜事。

闻伟告诉记者,年轻人永远是消费的主力军。老字号不应只被老一辈人所知晓,而应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为年轻人设计产品,抓住他们的心。鼓楼区老字号商会帮助老字号企业将餐饮文化与乡村旅游结合,同时紧密结合互联网思维进行创新,深获年轻人的大力追捧。例如,金春锅贴店在连续开设社区店时还对接快递公司,在供应市民早中晚餐的同时多渠道为社区提供便民取件服务;三六九面馆将城区店和江宁乡村农家乐分店有机融合、互动,将小吃推广到农村,将乡村旅游引入店堂,形成旅游文化和小吃文化的联动。不仅增加了营业收入,还宣传和提升了品牌知名度。

据闻伟介绍,鼓楼区老字号商会在推广老字号品牌上,积极联系高等院校、研究机构等社会力量开展老字号研究、保护和促进工作,挖掘整理老字号传统产品和技艺,提炼提升老字号优秀经营理念和文化;利用电视、互联网、微信微博等媒体加强宣传报道,及时传递老字号企业的最新动态,营造促进老字号保护和发展的良好氛围,赢得全社会对老字号的关注和支持,真正实现老字号品牌的复兴;积极组织实地展览、品鉴和推广,比如每年的饮食文化节、老字号社区行等活动;及时提请政府部门将老字号保护和发展工作纳入全区整体规划,特别是在城市改造建设中涉及老字号企业拆迁时力求保证经营场所,并加快老字号品牌集聚区建设。

在商会帮助老字号企业的同时,会员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建议。每年9月份,北京国际设计周会在大栅栏举办。程旭曾向大栅栏琉璃厂商会建议:将老字号与设计周结合,通过设计师的创新设计为老字号树立新的形象,营造新的氛围,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关注老字号。“目前琉璃厂商会正在进行活动策划,我们也很期待未来的效果。”

事实上,中华老字号协会在这方面已走在了前面,自2013年起,已成功举办了两届“老字号时尚创意大赛”,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我们希望老字号能够在时尚方面多下功夫,从而更加符合现代消费者的需求与消费理念。”

商会成了“居委会”?

“大栅栏琉璃厂商会为区域内的老字号企业做了很多实事。”做为商会理事之一的内联升颇有体会。程旭告诉记者,尽管平时老字号企业都在一条街上经营,但彼此之间并无过多的横向交集。商会给老字号企业创造了一起交流经验的机会,甚至碰撞出跨界合作的火花。“去年十一期间,内联升和全聚德联手搞活动,凭在全聚德吃饭小票到内联升购买布鞋可享有一定折扣的优惠。”

商会还积极地向老字号企业传达相关政策,提供资金项目支持等,帮助老字号企业用最低的成本获得更多的资源。“上个月,商会组织我们去宁波考察当地老字号的发展,同时考察有无异地开店或与异地企业合作的机会。商会组织的活动帮助老字号开拓视野,找到更多的发展机会。”程旭说。

“老字号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会碰到很多繁琐、棘手的事情,商会则主动调动内部资源,为老字号保驾护航。”程旭告诉记者,老字号门口总遇到违章停车的情况,商会与交管部门沟通,顺利解决这一问题。在琉璃厂,荣宝斋门口曾遇到一个打着“宝荣斋”旗号的无照摊贩,若是打官司,耗费企业时间和精力,而商会通过与工商部门等进行协调,让老字号企业头疼的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商会的确为老字号企业出力不少。”程旭称赞道。

此外,有企业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反映,近年来租金成本的高企也增加了企业的成本。鼓楼区老字号商会会员以眼镜、百货、餐饮等为主,在店铺的租赁和使用上,采取抱团取暖、内部优先的原则,为会员推荐合适的房源。商会在与相关部门沟通中遇到适合的店铺资源,也积极为会员推荐,实现资源整合与共享。

商会鼓励企业参与老字号评选

自2006年,商务部正式启动了“振兴老字号工程”,对全国老字号进行重新认定,截至目前已有1128家企业被评为“中华老字号”企业。近年来,各省各地区也在发掘老字号品牌,积极推动老字号评选活动。

事实上,一个地方的经济繁荣离不开“老字号”在背后的推动,若能树立起老字号的形象,那么还将对当地的人文环境产生深远的影响。针对 “海南老字号”评选,海南省商业会会长刘宏和如是说。

海南省潮汕商会秘书长王醒光告诉记者,老字号评选意义重大,无论从实体经营、质量保证、企业诚信等方面,老字号都具有榜样作用。“老字号评选”对企业发展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商会也在积极鼓励企业积极参与评选。

据王醒光介绍,目前海南省第一批将评选出60家老字号企业,潮汕商会申报了6家,其中涉及实体、销售、房地产等行业。“我们是参加评选中较为积极的商会,因为我们看得很清楚,老字号评选可以促进企业创新,提高企业竞争力,尽管有一些企业比较低调,但作为商会,我们还是鼓励企业积极参与。”

近年来,商会在助力企业发展上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而商会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清楚地认识到如何利用商会的资源为自己排忧解难。

来源:商会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