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移民留学 > 正文

王子公主领跑学中文为哪般? 汉语热也需冷思考

“各种颜色皮肤各种颜色的头发,嘴里说的念的开始流行中国话”,用这句歌词来形容2017年风靡全球的“汉语热”一点都不过分。英国、西班牙、比利时、荷兰的王子公主们更成为这波学习热潮的领跑者。

“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已经不仅是一句歌词。那么,汉语热为何不断升温、又将如何延续?仍需透过现象冷静思考。

点击进入下一页

特朗普向习近平夫妇展示外孙女阿拉贝拉中文演唱的中文歌曲 (央视新闻截图)

汉语热席卷全球

关于学中文的话题,因美国总统特朗普外孙女能说一口流利中文而成为今年的热门。无论是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呼吁英国儿童“不要再学法语,改学中文。”还是各国王子、公主课程表中出现中文,亦或是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花80多万(人民币)年薪给女儿招中文保姆,都是今年汉语热的一个缩影。

“疯狂”学习热,也使国外创新的汉语教学方法引发关注。在欧洲首家中英文双语学校韦德小学里,老师不只是单纯教孩子讲汉语,同时还部分使用来自中国的教材,用中文教数学、艺术、地理等所有学科。学知识的同时学习语言,“浸入式”汉语教学成为这所学校独有的特色。

点击进入下一页

塞浦路斯中文学校两名塞浦路斯和奥地利混血小女孩在展示自己书法课上的作品(图:英国华闻周刊)

此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大力支持也为”汉语热”打CALL助力。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韩梅梅创办了该国第一所中文学校,为了寻找教学的场地。她“大胆”的想到了尼科西亚市政厅,虽然周围人都觉得不可能,但她还是决定要试一试。结果对方竟然答应了,并且愿意提供项目经费。谈及今后发展,韩梅梅信心百倍,她说:“要让学中文成为一个大趋势,让当地人从3岁就开始学中文。”

中文有多热?多个国家已经纳入国民教育体系。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英国已将汉语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成为英国初、中等教育中的重要内容之一。2016年9月,英国教育部推出“卓越汉语教学”项目,投资1000万英镑,计划4年内培养至少5000名能流利使用汉语的中学生,同时培养100名中文教师。英国政府更是提出2020年汉语学习人数要达到40万。

雅罗斯拉夫尔国立师范大学是俄罗斯国内语言学的地区研究中心,该中心发布《汉字文化:汉语在俄罗斯的传播趋势》报告称,在俄罗斯开设汉语的高等学校已逾百所,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喀山和远东地区,一些中小学也开始引入汉语教学。到2020年俄罗斯将最终把汉语作为外语纳入国家统一考试。

2016年以来,南非、毛里求斯、坦桑尼亚、喀麦隆、赞比亚等非洲国家也纷纷将汉语纳入国民教育体系。

点击进入下一页

毛里求斯学中文人数上涨。图为考生参加2017年度第二次汉语水平考试(HSK)及汉语口语水平考试(HSKK)。(图: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

另据教育部及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在京发布的《中国语言文字事业发展报告(2017)》白皮书指出:截至目前,共有67个国家和地区,通过颁布法令、政令等形式,将汉语教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 。

新“汉语热”的助推器

是什么助推汉语热?有人认为是名人效应。在英国,王室重视政要呼吁被认为是掀起“学中文热”的一个重要原因。

点击进入下一页

英国精制绘图公司总裁罗宾・伍兹在发布会现场演示汉语学习App的书写学习功能。(图:欧洲时报 侯清源摄)

美国石英财经网站刊文称,美国名人子女学中文的现象引领着美国“汉语热”的新一波浪潮。“这波‘汉语热’最有意义的是,它已席卷(美国)中小学生,其热度还在上升。”美国弗吉尼亚大学东亚系主任罗福林说。

随着互联网科技的飞速发展,过去几年,包括手机应用程序等在内的中文学习在线资源猛增。谷歌搜索“中文学习应用程序”,能出现超过3000万个结果。英国广播公司(BBC)还推出了免费线上中文课程,从最基础的四声开始教起,有清晰的真人发音,以及生动的情境教学。在中国普及的微信也成为汉语学习者与母语为中文的人交流、学习汉语的平台。

“汉语热”离不开海外华文学校的功劳。据史料记载,海外华文教育发端于1729年印尼华人郭郡观创办的“明诚书院”。如今,华文教育已发展为在海外植根最深、覆盖最广、最为有效的中华语言文化教育形式,约两万所华校散布世界各地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深入推进,也令许多国家华文教育迅速升温。

点击进入下一页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柬埔寨涌动“汉语热”。图为暹粒华文学校中山学校的柬埔寨学生正在朗读中文。(人民日报记者于景浩 摄)

此外,遍布在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孔子学堂对推广中文和中华文化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根据国家汉办数据,目前,全球已有146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525所孔子学院和1113个中小学孔子课堂,其中,“一带一路”沿线有53国设立140所孔院和136个课堂。专家预测到2020年底,海外学习汉语的人数将达2亿。

很多知名专家和智库都认为,孔子学院极大的带动了全球范围内的“汉语热”和“中国热”,助推了中国从世界语言大国到世界语言强国。

学中文有“前途保障”

“中文是一门新兴语言,因为中国正崛起为一个政治经济大国,”爱丁堡大学语言学教授安东内拉-索拉切(Antonella Sorace)说,“学习中文被视为一项不错的投资。”

“21世纪将是属于中国的,要让下一代更好地融入新世纪,必须让他们学会普通话。”投资大鳄罗杰斯在给宝贝女儿的信中,提到让孩子们学中文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的经济正在起飞,未来它会变成一个远比现在重要的世界级选手”。

另据BBC中文网报道,英国最大的雇主组织——英国工业联合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拥有外语技能的员工大受雇主欢迎,其中汉语人才备受热捧。

据统计,海外中文教师缺口量已超过500万,且薪资水平颇高。在美国,中文教师的年收入已突破10万美元;在西欧,年薪在8万欧元左右。中文外教“走红”世界,成为华人又一新兴高薪职业。

在欧洲首家中英双语小学韦德小学校长乔安娜•华莱士看来,无论家长是哪国人,他们都认为自己的孩子必须掌握中文。来自新加坡、自称“虎妈”的古鲁纳坦说,她让孩子上韦德小学的理由是,教学方式有趣,孩子在这里上学有“前途保障”。

在许多国家和地区,精通汉语、了解中国国情、熟悉中华文化,成为青年就业的一块“敲门砖”,学习中文承载的是他们“改变人生、改变未来”的期望。

保加利亚南部村庄莫斯利安的居民也在埋头苦读,钻研汉语字词。而支持他们的动力正是每年源源不断来到这里的中国游客。莫斯利安村长Siyka Surkova表示:“中国游客的数量每年递增,这对我们也有好处。”这与近日菲律宾移民局部分官员将开始学习中文的原因相似。菲律宾移民局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至11月,来自中国的游客达79.6487万人次, 学习中文以便能够和抵境的中国游客沟通。

“全球化”概念的提出者阿尔布劳,79岁开始学中文。每周一次的中文课堂,已经坚持一年。他的书房放着厚厚一摞汉语教程。“现在一周一次课太少了。我还只会用中文说‘我叫马丁,我是教授’,”他感叹,“没能更早学中文,是我这辈子一大遗憾。”

在阿尔布劳看来,汉语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代表着另一种思维方式和世界观,“如果我从18岁就开始学习,那将成为我人生一笔巨大财富”。

“汉语热”的“冷思考”

以上种种,“汉语热”可以说势不可挡。外国人学汉语的热潮真的到来了吗?

从宏观上看,据国家汉办数据,2016年参加HSK等国际汉语考试的考生已达65万,比六年前多出一倍,全球开设的考点达也已达1066个,学习汉语的热潮无疑已经到来。

具体来看,“汉语热”出现冷热不均的现象。就美国而言,数据显示,近60年来,美国高中生学习中文的人数增长迅猛。截止到2017年,已有1145所美国高中开设了中文教学课堂,占所有开设外语教学课堂高中的6.4%。

这样的变化跟美国华裔群体有关吗?对比美国各州华裔人数和高中学习中文的人数这两项数据,发现存在很大的相关性。

要说学中文的热情,英国甚至盖过了美国的风头。欧洲大陆学习中文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数据显示,近年来,欧洲各国高中生学习中文的比例跟其他外语比起来并不高,中文仍是小语种的一种存在。

此外,从学习汉语的阶层来看,多集中在中上阶层,外国普通老百姓对中国仍然缺乏直接接触,对中文的应用也相对较少。

“汉语热”其实质是一项跨文化交流活动,这一过程将不可避免的遭遇到文化差异的挑战,“汉语国际传播”要有意识的做到“入乡随俗”,尽量在不是汉语独立品格的前提下做到与差异文化完美结合。

其实,“汉语热”也并非新现象,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和北京举办奥运会等重大事件节点前后,国外都一度出现过学习汉语的热潮,随着中国的发展,汉语学习的规模有了显著提升,但地位仍不高,国际官方场合使用汉语的比例仍不高。汉语热该如何延续下去?而非“一阵风”值得深入研究。

点击进入下一页

12月20日,第四届世界华文教育大会在北京闭幕。图为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党组书记、副主任许又声(左)向法国小熊猫学校校长罗坚海外华文教育示范学校授牌。 中新社记者 崔楠 摄

可喜的是,在日前召开的第四届世界华文教育大会上,来自世界55个国家和地区的近600位华文教育界¬代表汇聚一堂,探讨如何深化华文教育标准化、正规化、专业化建设,弘扬中华优秀文化。

未来,我们期待海外华文教育逐渐走出唐人街,“汉语”走向世界的舞台。

来源:中国侨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汉语 中文 王子 公主